第九十三章:酒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喵殿 书名:契约影帝
    闪烁的灯光.激的音乐.这里的每个人.似乎都被这种接近疯狂的气氛所感染.上的每个细胞.都达到了兴奋的最高点.

    当然这是除了坐在角落里.默默轻抿的手中那杯angel kiss鸡尾酒的古承恩.还有进來以后就一直沉默不言的杜云龙.

    突然只听音乐以停.灯光一暗.原本在舞池上跳得正HI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走下舞台.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双目直勾勾的盯着舞池的方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高音喇叭中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他说了什么古承恩并沒有留意去听.只是他知道那种表演.即将开始了.

    不出他的意料.男人的声音刚停.只见几个穿着华丽黑色紧衣的外国美男走上舞台.随后从舞台的顶端处缓缓的降下几根钢棍.

    美男们开始抱着自己面前的钢棍.扭动着体为台下的观众.献上一段香艳绝伦的钢/管舞.

    “走吧.”杜云龙放下手中的啤酒.站了起來.

    “表演才刚开始.”古承恩并沒有听他的话站起來.依旧懒懒的靠在座椅上.

    其实他并不是多么想欣赏.一堆男人在他面前跳钢/管舞.只是在这几个小时内.杜云龙已经拉着他逛了五间酒吧了.而且如果他的眼睛沒问題的话.这五间酒吧的客人基本上都是男人.不难看出应该都是GAY吧.

    想到自己已经和杜云庭发展到那个程度了.无论是从哪个角度上來说.都应该算是个GAY了吧.所以被杜云龙拉到这种.以前经过时连止步张望都不敢的地方.古承恩的心中纵使还有一丁点的排斥.但是还是半推半就的坐下.

    只是他不明白.杜云龙为什么每次只看了一眼酒吧的relaSHOW.就拉着他起向下一间酒吧前进.

    直到刚刚他在杜云龙的眉宇间.看到一丝的失落后.他似乎懂了些什么.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切应该只是为寻找某个人.而且是一个男人.

    “嫂子.如果你不想走的话.我不介意打国际长途去告诉我哥.你很喜欢看男人跳钢/管舞.然后回去以后.他会不会让你在他面前.把所看到的在他面前演示一遍.我就不知道了.”

    杜云龙的这句话果然很奏效.才刚说完古承恩就像股被针扎了一般.迅速站了起來.跟在杜云龙后面.走出了这间酒吧.

    只是当他回过神來之后.才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你叫我什么.”他狐惑的转过头.问站在他旁的杜云龙.

    “我叫你什么.我叫你古承恩啊.”

    “......我刚刚明明听到你叫我...叫我...”“嫂子”这两个字.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杜云龙一脸无辜的看着古承恩.“我明明叫你古承恩啊.除了古承恩.我还能叫你什么.”说到这里.他忽然双眼一亮.一挑眉.“哦.难道你想我叫你嫂子.”

    “你..”皇天后土可作证.他完全不想让这个男人如此称呼他.

    但是杜云龙似乎并沒有因为古承恩的黑脸.而收起玩心.反而是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也对哦.毕竟你已经和我大哥结婚了.而且又是处于下面的那个.我是应该叫你嫂子的.”

    “......”

    “那我以后就叫你做嫂子好了.嫂子.”

    “......你给我闭嘴.”

    看着杜云龙笑得一脸阳光灿烂的一口一个嫂子.古承恩的心中.虽然对这个女的称谓感到变扭.但是这话从杜云龙的嘴里说出.似乎隐隐的表现了杜云庭家人的一种祝福.想到这里还是让他的心感觉暖暖的.

    不过刚刚说到的上下问題.等他回去以后真的要和杜云庭好好的沟通沟通.高傲如他.可不喜欢处于女角色.这个相对弱势的感觉.

    古承恩继续跟着杜云龙向前走去.他们的脚步在一间.外观相对简陋的酒吧门口停了下來.在这条繁华的酒吧街中.这间连门店招牌上的霓虹灯故障了都不去修的店铺.显然和其他装修高端华丽的酒吧格格不入.

    但这种对比冲击感.却沒能让它在众酒吧中突显而出.反而让它的存在感被衬托得越來越弱.

    这间酒吧里并不像其他酒吧那样.播放着能让人每个细胞都HI起來的音乐.老旧的黑胶唱片机中.飘出女人轻柔的歌声.

    零零散散的几位明显是上了年纪的客人.三三两两的坐在吧台旁的桌子前.喝着酒小声的拉着家常.

    趴在吧台上睡觉的老酒保打着呼噜.那沉重的呼噜声不算大.如果不走近甚至还听不到.

    杜云龙走到吧台前.将坐在里面打瞌睡的老酒保摇醒.

    老酒保那长满白胡子的下巴动了动.鼻子以下的部位都被这厚重的胡子遮住.要不是他张开嘴打了个哈欠.还真不知道他的嘴巴到底长在哪里.老人乍一看之下.还真像传说中的圣诞老人.

    被摇醒的酒保.不耐烦的揉着眼睛.他显然对这个扰他睡觉的人感到不满.但是当看到杜云龙的脸时.老酒保那原本逐渐变得难看的表.也瞬间变得恭恭敬敬.

    杜云龙和他嘀咕了几句.转头看了看站在他后的古承恩.老酒保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长满皱纹的手掌抬了抬鼻梁上的老花眼镜.打量着静静站在一旁的古承恩.

    然后两人似乎又说了些什么.老酒保招了招手.然后说了声“Come on.”他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古承恩听见.

    杜云龙一边转头示意古承恩跟上.一边跟着老酒保走进了一扇巨大的铁门.

    这扇铁门看起來很重.但是年迈的老酒保却拉得很是轻松.似乎并不像古承恩想像中那么的吃力.

    门内一片漆黑.老酒保从隔壁的桌子上拿起一支手电筒.转头向两人说了一句“小心阶梯.”后.便跨进门内.

    不知道是不是古承恩的心理作用.他总觉得在老酒保走向这扇门时.店铺内的客人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而且如果他沒有感觉错的话.他们看着的部位应该是他的......股.

    一定是自己多心了.他想.

    想到这里他便跟着前面的两人.一同跨进了门内.铁门后面是一条向下的楼梯.楼道周围沒有任何照明.老酒保手中的手电筒.是三个人眼中唯一的亮光.

    为了不让自己差错脚滚落楼梯.古承恩只好用手扶着旁的墙壁.让他诧异的是.这墙壁似乎并不像他想象中那么脏.似乎还很干净.甚至可以说是一尘不染.应该每天都会有人.为这条黑暗的楼道做清洁.

    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绕完了这条诡异的楼梯.在他们面前出现的是一条崭新的通道.通道的墙壁上都有照明.这就不再需要老酒保手中的电筒了.

    这条通道看起來非常的新.应该是近几年才修建的.至于这条通道到底是通向哪里.做为一个唯物主义者的他也懒得多想.

    三人一路向前.空的通道中回着三个人“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突然.他似乎听到了一些其他的声音.听起來不像风声.应该是人群的喝彩声.他们越向前.这声音就越清晰.看來他们已经离他们的目的地不远了.

    刚想到这里.面前的老酒保忽然停下了脚步.用英文说了句.“请尽享受这愉快的时光.”后.便用手指关节有规律的.敲了敲那扇被镶在岩石中的.窄小的木门.

    老酒保刚敲完.木门便被人拉开.依着昏暗的光线.从这人的五官來看.不难看出这人应该拥有着亚瑞血统.

    那人的和两人说了声“Wee.”后.便将手贴心的放在矮小的门檐上.让两个一米八几的男人进去时.不会磕到脑袋.

    见杜云龙动作.古承恩也赶紧跟了上去.

    当古承恩踏入这扇窄小的木门后.便被眼前出现的这一幕吓呆了.

    门后的空间很大.犹如一个小型的体育场一般.观众席如阶梯一般一层层向下倾斜.将中间的那个圆形的空地围住.

    客人坐在观众席上.喝着手中的酒.但是双眼却片刻都沒有离开过主席台的方向.似乎只要一眨眼就会错过什么好看的东西.

    主席台上.只见一位穿着银白色制服.腿上穿着一双黑色皮靴的男人.挥舞着手中的皮鞭.将皮鞭挥向跪在他面前的一只小兽.

    当辫子一落.只听一声痛苦的“啊......”那些坐在一旁凝神看表演的观众.立即发出一声声激烈的喝彩.

    等看清那只被鞭打的小兽后.古承恩心中瞬间“咯噔”了一声.

    那才不是什么小兽.那根本是一个赤果的金发男孩.他那被鞭打时痛苦的表.被无限放大在一个硕大的液晶屏幕上.

    男孩的表纵使痛苦.但是却并不狰狞.那微红的脸颊和微张的小嘴.反而隐隐带出一种YIN靡的感觉.

    “这是什么地方.”古承恩的声音有点颤抖.这不是害怕.而是一种愤怒.

    杜云龙转头看了看古承恩.“你不需要那么激动.这里是其中的一个地下世界.NV交易所.”

重要声明:小说《契约影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