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注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喵殿 书名:契约影帝
    “你应该也玩够了吧.刘辉.”杜云庭站在门外.看着房间内的刘辉.

    房间内沒有开灯.刘辉背对着门口.电脑屏幕上的光给他渡上一层白色的轮廓.他怯怯的转过头.向后的杜云庭看去.

    “呀.杜总.稀客啊.什么风把你吹來呀.”刘辉慌张的将电脑屏幕上的窗口最小化.伸手将旁那个控制房间内.所有照明的控制按钮按开.

    “别站在门口.近來坐.”刘辉将前的那张椅子向前推了推.故作的欢迎杜云庭的到來.

    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经紧张的双手冒汗了.

    杜云庭只是站在那里沒有动.他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等等.还有人要來.”

    “啊...哦.哦.好啊.”刘辉觉得.自己已经开始紧张得语无伦次了.他现在只想快点能在杜云庭神不知鬼不觉的况下.将网络浏览器上.那些曾经访问过的网站记录给删掉.

    而杜云庭似乎听到他的心声似的.视线一直定格在门外的走廊上.看见这况.他立即手忙将乱的.在电脑上进行作.

    为了不被杜云庭发现.他心虚的站起來.将整个体挡住了电脑屏幕.直到作完成.才如释重担的叹了口气.

    而就在此时.杜云庭一直说要等的人.也终于到了.只是看到來者.刘辉还是有点诧异.

    “哟.阿玥、阿茗.稀客啊.”他的给來者打招呼.但是两人的心.似乎并沒有因为他的.而变得开心.

    在杜云庭眼神的示意下.阿玥和阿茗忍着内心中的不适.走进了他的房间.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阿茗坐下以后.煞有介事的看了刘辉一眼.而刘辉的眼神也从他的上扫过.然后装作不经意的咳嗽了一声.

    阿茗和魅月都进去以后.杜云庭并沒有马上进去.依旧像雕像一般站立在门口.几分钟后.只听到走廊上又传來一连串的脚步声.而那些脚步声中似乎还带着金属碰撞的声音.

    看到來人.杜云庭的眉毛一展开.对着來人温柔的笑了笑.一看他的这种微表.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來者一定是古承恩.

    果然不出所料.一脸冷漠的古承恩.正被两位警官一路左右押送着进入房间.而燕警官就是其中之一.

    “杜总.人应该已经來得差不多了吧.现在可以开始说.你要说什么了吧.”刘辉从沙发前的茶几上的果盘上.拿起了一颗苹果.自顾自的啃了起來.

    “也对.”杜云庭走上前.将刚刚燕警官交给他的那两张DNA解析图.放到他们面前.

    “这两张是之前警方用上次给我们抽的那些血.分析出來的DNA螺旋解析图.这是其中的两张.这两张图根据精密仪器分析后.已经证实了这两张图上的DNA完全一致.也就是说这被抽的两瓶血.是属于同一个人的.”杜云庭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阿茗.

    “警官反差记录之后发现.这两个血液的DNA是属于......刘辉的.”

    杜云庭刚说完.众人的眼神也一同齐刷刷的向刘辉的方向看去.而那个正在津津有味的咬着苹果的刘辉.动作也在一瞬间停歇下來.

    “你们......看着我干嘛.”他不明所以的看着在场的所有人.“我是根据警方的指示.提供合作的.所有仪器我都沒有碰过.这样的况下.我怎么可能可以把血液掉包.再说了把血液掉包以后.对于我來说一点好处都沒有不是吗..”

    “我们特地把这两个DNA分析螺旋图.所属的血液瓶的姓名进行了核查.发现第一个是属于刘辉先生.而另一个......”燕警官看了看旁的阿茗.“是属于司徒茗先生的.”

    听到燕警官这么说.魅月诧异的看了看旁的阿茗.

    但是阿茗却表现得极为平静.似乎他们说的一切事都和他毫无关系.

    “燕警官的意思是说.属于我的那瓶血液.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变成了刘辉的.所以这是我的责任.”

    “我们不是那个意思.”燕警官很不喜欢阿茗这种.似乎把他们说成是想推卸责任一般.

    “那是什么.那你告诉我.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警官大人们在抽我的血时.抽到刘辉的血.”阿茗自信满满的抬起头看.看着眼前的燕警官.

    而燕警官却瞬间哑口无言.是的这也是他们一直沒搞懂的问題.虽然知道这个人一定是做了什么手脚.让他们出现这种错误.但是就是想不到在抽血的中间出了什么差错.

    “怎么样.回答不出來.那就是你们警官的工作疏忽.竟然还想赖在我上.还有你们把这个吸/毒犯带出來.真的沒问題吗.”阿茗的眼珠一转.看向坐在燕警官旁的古承恩.

    那充满嘲讽的眼神.让古承恩不舒服的闭上眼睛.

    “皮下抽血......”就在大家僵持不已时候.魅月忽然开口说道.

    她这一句话.瞬间让改变了整个空间的气氛.阿茗转头看向她.眼中充满了不解和愤怒.而燕警官的脑袋里.却似乎有一股电流在瞬间通过一般.

    对.还可以这样.皮下抽血.只要在抽血之前.把别人的血液装进一条医用软管中.然后再植入手臂的静脉旁.等军医为他进行抽血的时候.会首先找到这条软管.便会将这条软管误认为是人体的静脉.先在这条血管里抽血.这样抽出來的血液.就当然不会属于这个被抽血的人.而是属于这条软管内血液真正的主人.

    “但是这些如此专业的事.这个他真的可以那么轻松做到吗.”燕警官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虽然说这个男人似乎会急救技术.但是急救技术和软管植入是完全的两码事.将软管植入静脉.是一个需要极为精细的过程.要是一个不小心把旁边的静脉切断.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事.

    “他可以的.他是医学世家.”魅月看着阿茗.她的双眼中泛着泪光.她已经不想再隐瞒了.她要将一切都说出去.她要将阿茗从罪恶的悬崖边拉回來.

重要声明:小说《契约影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