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等我!我来救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喵殿 书名:契约影帝
    空旷而闷的道具房内回着古承恩喘息的声音。

    刚刚肚子里又传来那种,似乎有几辆大客车在上面来回碾过的绞痛感,他差点痛得晕过去。现在他就连抬起手擦汗的力气都没有了。

    房间内闷的空气令他感觉快要窒息,额头上的细汗凝结成黄豆大的汗珠,沿着他脑袋的轮廓滑落。有的滑进嘴巴里,湿润着他那干燥的喉咙。

    旁的手机开始传来电量不足的提示音,而那歌曲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看来在用大概半个小时,手机就会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了。

    刚刚他还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原以为会有人发现自己。结果却空欢喜一场。等手机的电池用完,那他就会连最后一棵救命稻草都失去。到时候就只能是坐在那里——等死。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声“砰砰砰!”的敲击声,声音越来越猛,直震得他的耳膜发疼。

    “承恩!承恩!你在里面吗?!”门外传来杜云庭着急的声音。古承恩心中不泛起一丝兴奋的喜悦,终于有人发现自己了!自己终于能得救了。

    他很想回应门外杜云庭的询问,但是喉咙因长时间的缺水,干燥得只能喊出几声嘶哑而微弱的声音。这微弱如蚊的声音,刚出口便被淹没在杜云庭那猛烈的敲击声中。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怕杜云庭会因为得不到他的回应而离开。他必须让他知道他在里面。

    他想抬起手敲打铁门,但是发现完全抬不起来。就在这时,他留意到铁门下有一条缝隙,虽然很小,但是也足够让他的手指伸出去。

    他用尽全力气让自己倒下。杜云庭听到里面有声音传出来,立即停下撞击的动作,将耳朵贴到铁门上仔细凝听,一边听一边问“承恩,承恩是你吗?”

    可是回答他的就只有从手机内传出的《绝世小受》的歌词。他正疑惑,突然感觉有东西落在他的鞋面。他低头一看,直吓得退后半步。

    只见五只修长的手指从铁门内伸出,正搭在他那双擦得油亮的鞋面上。

    他定了定神,心中不冒出了一个想法。立即趴下,从铁门的缝隙中往里看。

    一只熟悉的深紫色瞳孔映入他的眼帘,银白色的头发黏在,他的额头上。脸色惨白如纸,感的双唇一张一合地喘着粗气,带来不一样的病态美。

    那是他最的人,在欣喜若狂过后,心中便泛起一阵一阵钻心的痛。杜云庭紧握住古承恩冰冷的手指,他似乎要通过这种方式给古承恩传递力量。

    “承恩,你怎么了?很辛苦是不是?”

    古承恩没力气回答他,只能眨了眨眼睛表示默认。指尖的温度渗入血管传送到心脏,带来一股又一股的暖流。

    看着古承恩那么痛苦的模样,杜云庭的心中就像缺了一块。“放心,我马上救你出来。你等我!”

    说完他站起,发疯似的寻找着可以用来撬开铁门的工具。

    可是在原地打转了半天,都看不到一样可以用来撬开铁门的东西。他着急得如同锅上的蚂蚁,但是越着急脑袋就越容易短路,他差点就想直接用手扯开那条拴住门的铁链。

    幸好最后的理智,并没有让他做出如此白痴的事。他急忙转过,以百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摄影场地。

    这个时候摄影场内,范俪和宁睿正在进行加戏部分的第十次ng。

    此时见杜云庭轰然闯进,众人都吓了一跳。此时的杜云庭和他平时的形象截然相反,那感觉上永远都整洁得一丝不苟的黑色装,被压得皱巴巴的。衣角,袖口和西裤上都沾满了灰尘。原本梳理的整齐贴服的头发,现在也变得凌乱不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被人打劫了。

    看到这样的况,原本已经平息的作者堆又开始动了起来,连忙举起摄像机,将杜云庭这狼狈的瞬间拍下来。

    而杜云庭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理会众人诧异的眼神和询问的话语,他跑到背景维修员旁,一手夺过维修员手上的锤子。

    丢下一脸疑惑的维修员,重新跑回仓库门口前。他举起锤子发狠地敲打着铁链上的锁头,想将锁头敲烂。只可惜锤子太小,敲了半天都没有效果。

    几个最跟着他跑过去的场记看到这样的况,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不过既然杜总有困难,他们就有义务要帮忙!

    于是乎几个场记连忙跑过去问维修员要了一把大剪子,当他们正要帮杜云庭忙时,杜云庭二话不说抢过剪子。

    只听“咔嚓”一声,原本牢固的铁链应声断裂,原本拴在铁链上的锁头掉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啪”声。

    杜云庭手忙脚乱地解开铁门上的铁链,一不留神,手掌被铁链上的切口划伤。他疼得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只是并没有停下手中动作的意思。

    那猩红的液体溢出杜云庭的手掌,沿着他的掌纹滑落掌间,滴落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

    “杜总,你的手流血了,先来包扎一下!”跟着动的人群过来的范俪掏出纱布,正想往杜云庭的手里

    只是杜云庭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停下手中的动作,他现在所有的精神和灵魂,似乎都被牢牢地钉在这串难缠的铁链上。他如今的信念只有一个,那就是救出他最的人。

    又过了半分钟左右,杜云庭终于将铁链解开,他很想立即将门推开,但是一想到现在古承恩就躺在门边,又怕太用力会将他弄伤,所以只能轻轻地将门推开。

    可能是因为年久失修,铁门在被推开的那一刹那,发出刺耳的,犹如金属在玻璃上划过的“吱——”声。

    室内闷的气流扑面而来,而倒在门旁的古承恩早已晕死过去。

    看到躺在仓库内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古承恩,杜云庭的世界似乎也在同一时间崩塌。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地上的人,他的大脑停止了运转,似乎灵魂出窍只剩下虚壳一般浑无力。体随着铁门滑落。

    “杜总,承恩他还有呼吸!虽然很微弱。”还能保持励志的范俪绕过杜云庭,手指往古承恩的鼻息处探了探。

    她话音一落,只见杜云庭刷地站起来,推开前一切阻挡着他的人,弯下将古承恩横抱而起。

    “让开!”他毫不客气地向阻挡在他前的人嘶吼,现在他的眼神就犹如一只疯狂的狮子,谁都不敢惹怒他,所有人都识相地让开。

    还有几个不知死活的记者举起摄像机,对着杜云庭和古承恩一阵猛拍。

    见杜云庭并没有太多不悦,其他记者也跟着举起照相机拍摄。

    范俪看到这个况,头疼地捂住额头。她几乎已经能猜到明天的头版头条会是——杜家大公子杜云庭和新晋演员古承恩是同志?!

重要声明:小说《契约影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