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要飞得更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红毛毛 书名:一夜索欢
    柳雅妃刚刚还有些不高兴,还有些不好的脸色,在看到这两个小家伙的时候,立刻就变好了.

    在小女孩的后面慢慢的踱着步子走过来的,小小的手背在(身shēn)后的小男孩一脸的正经,“我不是弟弟,我是哥哥!哥哥给妹妹抓蜻蜓,是应该的!”

    每次看到小家伙这样的正经的模样,柳雅妃就忍不住的想笑,实在是太可(爱ài)了,让她不能不喜欢,就算是稍微想要责罚一下,都会觉得自己是做了多大的错事,这两个孩子,不只是宁儿的心头(肉ròu),更是她想要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安宁蹲下来,看着朵朵的黑白分明的,滴溜溜的清澈的眸子,认真的说,“朵朵,你看,这只蜻蜓多可怜,你捏着它的翅膀,它就不能飞,不能飞的蜻蜓,很快就会死了的,妈妈的朵朵肯定不希望看到这只蜻蜓死掉是不是?”

    听到安宁的话,朵朵立刻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轻轻的将紧紧的捏着蜻蜓翅膀的小手松开,对着安宁认真的说,“妈妈,朵朵知道了!飞吧,快飞吧!”

    那蜻蜓挣扎了下,扑闪了几下翅膀,最终还是飞了起来,虽然是低空飞着,但是,很快就飞远了。

    安宁立刻就赏了朵朵一个香吻,“朵朵真乖!”

    看到朵朵把蜻蜓放走了,安宁亲了朵朵一口,背着手的小男孩立刻也摆着小手朝着安宁快步跑了过来,接着,一把抱住了安宁的脖子,撒(娇jiāo)说,“妈妈,童童也知道了!童童以后不抓蜻蜓了!妈妈别生气!”

    安宁笑了笑,她怎么会生这样的气呢?他们是她的宝贝啊!

    俯下(身shēn),在童童的脸蛋上也落下一个大大的吻,这才一边一个将童童和朵朵搂在自己的怀里,对着两个小家伙说,“妈妈不生气,朵朵和童童最乖了,妈妈怎么会生你们的气?快去洗手,等下回来看看柳雅妃姨给你们做什么好吃的了。”

    听着安宁的话,两个小家伙互相看了一眼,接着,像是要比赛一般,都举起了小手,争相说,“我去洗手!”

    “我也去!我也去!”

    看着两个小家伙欢快的背影,安宁轻声的叹息说,“雅妃姐,你看他们,多可(爱ài)啊!”

    柳雅妃将目送着两个小家伙去洗手的目光收回来,笑着点了点头,“是啊,我们的宝贝,能不可(爱ài)么?”接着,话音一转,“陈阳这两天又来了吧,宁儿,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安宁先是僵了下,随即笑着点了点头,是啊,该回去了呢,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就算是自己可以一直在这里,也不能剥夺两个孩子的权利,他们也该出去认识更多的人和事(情qíng),也该出去好好的看看外面的世界,“嗯,也是时候回去了,朵朵和童童也该上学了。”

    想了下,安宁看着柳雅妃的眼睛,认真而又坚定的说,“雅妃姐,公司上次发来的传真,我看过了,关于巡回展出的提议,确实不错。”

    柳雅妃温和的笑,伸手将安宁被风吹乱的头发整理好,时间过的真快,突然间,宁儿要离开自己了,这两个小家伙也要离开自己了,还真是有些舍不得,不过,尽管是舍不得,柳雅妃也绝对不会因为自己而折断了他们的羽翼,他们要飞的更高更远,宁儿也是,她相信宁儿,一定能够闯出一份属于她自己的天地来,不用依靠任何人!“宁儿,你这次设计的童装又获得了世界各地的一致好评,公司的各项调查报告也都非常不错,尤其是两个小家伙,这么小,居然把衣服穿出了国际范儿,这是我没想到的。”

    这次的服装巡回展的提案,她个人还是十分喜欢的,不过,还要看宁儿的意思,具体的事(情qíng),还是由宁儿自己来安排好,现在,宁儿对生yi上的事(情qíng)越来越熟悉了,她的心思一点都不会比自己的粗,所以,她认准的案子,她都放心。

    不过,即便是那案子不好,或者是明知道要赔钱,柳雅妃怕是也不会阻止安宁,只要安宁喜欢,只要她能学到东西,知道她想。

    有时候,宠(爱ài)就是这么简单,没有理由,也没有借口。

    安宁点了点头,那两个小家伙也很喜欢穿着那样的衣服,学着那样的方式走路,展示自己的好东西给别人看,而且,一点都不会发怯,这一点,倒是比她强多了,应该是像了他们的爸爸吧,“嗯,最为重要的是,他们也喜欢,只要他们喜欢,我就没有什么不同意的。”

    “不过……”柳雅妃眼里闪过一丝担心,其他的都还好说,只不过……她最为担心的,也就只有这个了,其他的,相信宁儿都可以很好的处li好,只有关于许子浩,她实在是不能帮宁儿想出什么好主意,相信就连宁儿自己到现在为止,恐怕也是不清楚的。

    “怎么了?”安宁弯着唇角,雅妃姐这是怎么了?这样的吞吞吐吐,还是对着自己,这可不像是雅妃姐的作风。

    柳雅妃犹豫了下,如果是巡回展出,那么,就没道理不去那里,到时候,是一定会见到许子浩的,而且,许子浩也一定会见到她们的两个宝贝,到时候……希望宁儿都想清楚了才好,“这次的巡回展出,恐怕要去……”

    安宁抿了抿唇,将自己的手轻轻地放在了柳雅妃的肩膀上,不是自己放不开,只不过是因为想的太多,所以,事(情qíng)就越来越复杂,其实,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情qíng),她和许子浩又没有嫁娶,又没有什么责任关系,就算是自己生了他的孩子,也只不过就是借了他的种子,想必许子浩那样的忙人,是不会在乎她这个小小的设计师的,她当初,实在是有些太过于看重自己了,所以,徒生出许多事端来。

    轻轻的对着柳雅妃说,声音轻的没有一点重量,但是,柳雅妃总是觉得,这话,重的有些惊人,“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恐怕没有人会再认识我,何况,我还带着两个孩子,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避着的了。我总不能躲一辈子,去面对也好。”

重要声明:小说《一夜索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