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脏自己的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红毛毛 书名:一夜索欢
    许子浩点了点头,很好,看来,这个莫格就是最后一个人了,如果还有的话,那是最好的了,他不介意照单全收,如果没有的话,他也就要动手了,“很好,但是,这个莫格只不过是答应了你,还没动手吧,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她动手的机会,所以,你……你还有什么消息可以提供么?”

    “真的没有了!许总裁,你可要说话算话啊!”洛西立刻朝着许子浩哀求道,眼里带着些希冀的神色,许总裁应该不会说话不算话的,许总裁的(身shēn)份也不会(允yǔn)许他说话不算话.

    “没有了?”许子浩眼里带着明显的不相信,眯着眼,走到了洛西的(身shēn)边。

    洛西立刻朝着(身shēn)后缩了缩,眼神清明的大声的朝着许子浩喊道,“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很好,威廉斯,把她的手铐也解开吧。”许子浩点了点头,看来,真的是没有了,既然这样,他也要动手了。

    “好。”威廉斯立刻上前将洛西的手铐也解开,别在了腰后,玛丽都放开了,洛西放开也无所谓了,这手铐,还要留着去拷那个什么莫格。

    “许总裁,我可以走了么?”洛西立刻一脸喜色的伸手揉了揉手腕,站起来,满脸希冀的看着许子浩。

    听到洛西的话,玛丽也爬了起来,朝着许子浩看了过去,真的可以走了么?

    许子浩轻蔑的看了洛西一眼,说不尽的嘲讽和冷凝,“走?你还想走?”

    “可是,可是你说,你说看在上帝的面子上……”洛西立刻就怔愣住了,玛丽也怔住了,难道许总裁不是要放她们走么?那为什么解开她们的手铐?而且……而且许总裁开始说了啊……难道许总裁要说话不算话么?

    许子浩却是眯起了眼,他说什么了?他说看在上帝的面子上,减轻处罚,只不过是减轻而已,又不是说不处罚,只不过,他开始是想自己动手的,但是,现在想来,他实在是不想这两个女人脏污了他的手,所以,他还是不亲自动手好了!

    苍白的薄唇角嘲讽的弯起,看着洛西的又重新聚集满了惊慌的眸子,“我只不过是说减轻些惩罚,并没有说不惩罚,何况,你和玛丽说的几乎一样多,我只说减轻一个人的,可没有说两个都减轻了!”

    “那……那许总裁是……”洛西的眼里闪过一丝惊骇。

    许子浩朝着旁边让了让,让洛西和玛丽能够面对面的看到对方,许子浩就在一边轻声的没有任何感(情qíng)的说,“很简单,看你们两个人的本事了,谁有本事活下来,就让谁离开。”

    许子浩的话音一落,除了陈阳之外,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还有些疑惑的威廉斯,眼里的神色已经尽数褪去了,现在剩下的,也只有震惊。

    陈阳却是有些了然,自己猜的果然没错,许子浩果然是打算这么做,看来,他也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一片大好的风光,许子浩指着被微风轻拂的有些冰冷的湖,湖水很清澈,岸边的地方也不是很深,但是只目测就知道,湖中心,应该还很深。

    听陈阳的话,之前宁儿是被推到了湖里么?就是这个叫做玛丽的恶毒女人做的吧,既然这样,就让她们两个在湖里决定好了到底谁能离开,谁能留下,就看她们自己的本事!

    许子浩看着面面相觑的两个人,洛西和玛丽谁都没有动,但是,两个人的眼里都是戒备,很显然,因为都猜忌对方会听了许子浩的话先动手,所以,谁都不会轻易的放下敏感的神经。

    而许子浩要的也就是这样的场景,伸出一直握着的手,朝着湖中间指了指,虽然要决定出谁留下,但是,总也不能那么轻松才是,至少,在哪里解决,应该由他来决定!声音冰冷的,像是催魂的使者,“你们自己进去决定谁该离开。”

    “什么?”洛西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许子浩。

    许子浩冷冷的没有任何表示,威廉斯(爱ài)莫能助的耸肩,陈阳看都没有看向她们,而是一直看着湖面,若有所思。

    洛西有些拿不准,如果真的能够剩下一个人,许总裁真的会放过么?

    玛丽先点了点头,眼里闪过一丝势在必得,朝着洛西点了点头,“我听许总裁的!洛西,来吧,看看我们最后谁能离开这里!”

    “我……我不会游泳……”洛西眼神闪了闪,立刻朝着后面退了退。

    玛丽看到洛西的模样,立刻扬起了笑脸,像是很天真的模样,另一只手拉住了洛西的手臂,将她朝着湖水里拖了过去,一边大声的笑着,“哈哈,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被玛丽一直拖到了湖水里,离岸边已经很远了,洛西暗骂玛丽的愚蠢,越是往湖中央,越是难以解决,到时候,怕是两个人都要完蛋,她要死,就自己一个人去死,还拉着自己做什么?

    玛丽才不管那么多呢,之前自己受苦的时候,洛西都是在上面看,幸灾乐祸,现在,也让她好好的尝尝自己受到过的滋味!

    “啊!玛丽,你!该死的,你不要拉着我!我快喘不上气来了!”洛西朝着玛丽尖声惊叫,膝盖朝上一顶,狠狠的撞到了玛丽的小腹,引起了玛丽的一阵痛呼,但是,玛丽勒着她脖子的手也更紧了,她简直要喘不上来气了,该死的蠢货,居然敢这么对自己,她不想活了么?

    玛丽痛呼了一声,接着,看着洛西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涨红的脸,大声的笑道,同时,恶狠狠的朝着洛西说,她真的以为自己是傻子么?如果真的不知道,她怕是刚刚到了湖里,就受了她的暗算,洛西,果然是想要自己死!想要自己死,自己也不会要她活!就算是死,也一定要拉一个垫背的!“洛西,你别装了,我早就知道你会游泳,啊!你缠着我干什么!”

    洛西朝着玛丽吐了口口水,该死的忘恩负义的家伙,果然是个过河拆桥的,难道她忘记了之前她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是谁朝着她伸出援助之手了么?“玛丽,你难道忘了你落魄的时候,是谁救了你,帮了你忙么?”

重要声明:小说《一夜索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