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珍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红毛毛 书名:一夜索欢
    沒错  她认识的  信赖的  从來都是柳雅妃这个人  仅仅是她这个人而已  与份背景无关  与经历过的风雨更无关  但是  难道就因为这个  她就可以不去听  不去想了么

    自己到底凭什么认为自己了解柳雅妃  凭什么认为自己懂她  甚至  凭什么去认识她  难道仅仅因为她对自己好么

    一股铺天盖地的愧意朝着安宁袭來  让她有些喘不过气來

    她已经习惯了柳雅妃对她的好  习惯了接受  反而忘记了柳雅妃和她一样  也是需要关心的  也是需要发泄的

    柳雅妃摆摆手  “傻妹妹  我沒事  真的  真沒事  ”

    有这样的妹妹  她还有什么好放不下的  傻瓜安宁  她肯定是认为自己会难受  所以  才想阻止自己说下去吧  但是  她可知道  自己的所有事  都愿意和她分享  自己的所有喜怒哀乐  都愿意邀她品尝

    “姐姐  我……我错了……”

    安宁低着头  不敢去看柳雅妃的眼  生怕在柳雅妃的眼里看到失望的神色

    对她好的  并不是理所当然  她居然就那般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难道  她已经这般的自私了么  还是说  她一直都这么自私  只是自己一直不知道而已

    “傻瓜  ”柳雅妃一边笑  一边缓缓的站起來

    她的傻妹妹啊  肯定又在心底自责  她肯定不知道  她现在的这副样子  有多让人心疼

    明知道柳雅妃绝对不会怪自己  明知道柳雅妃对她的好  安宁的心底  还是不住的酸涩  为这样的柳雅妃  为这样的自己

    “宁儿  这间书房里  承载着我太多的心事  太多的过去  并不是心里不舒服  也不是体上受了伤的原因  我每年的这几天都会在这个地方  一半的时间是在处理工作上的事  另外一半的事  就是回味自己的过去  整理那些零碎的心  ”

    耳边听着柳雅妃的话  安宁低着头  心底是一阵阵紧缩  雅妃姐的心事  一定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故事

    “宁儿  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有故事的  这四周的水晶玻璃里  装着的  都是我给自己的设计  每一年  我都会亲手给自己做一件这样的衣服  可惜  这辈子  都沒有机会穿上  ”

    柳雅妃说到这里的时候似乎哽咽了一下  但是  很快就调整了过來  甚至  那短暂的间隔  如果不是安宁的全副心思都放在柳雅妃的话中  也听不出來

    安宁静静的坐在那里  心思随着柳雅妃的话而起伏  她明白  现在的柳雅妃需要的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  而她  就是那个安静的  能够让她安心倾诉心的人

    柳雅妃停顿了几分钟  这才走到书房的角落  将隐藏在书房各个角落的灯光全部打开

    一瞬间  本來还有些昏暗的书房瞬间便明亮璀璨了起來  水晶玻璃里面那一件件的衣服也都完美的展现在了安宁的面前

    安宁有一瞬间的怔愣  抬起头  使劲的眨着眼睛  才能确定自己看到的是实实在在的  在自己眼前的东西

    突然觉得好像是置在一个博物馆里  而柳雅妃  就是那个博物馆的唯一拥有者和讲解员  被自己这个突然的想法惊了下  安宁在心底暗骂自己的笨拙

    在那类似橱窗的水晶玻璃里  墙上挂着的都是或白色或粉色或红色的婚纱  沒错  就是婚纱

    安宁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是  那明晃晃的头纱  还有固定在一旁的  用做衣服时剩下的布料做成的新娘捧花  总不会是做假

    突然想起來  她认识雅妃姐虽然沒有很长时间  但是  也算是真心相交  更是姐妹相称  彼此不加隐瞒  可是  就是这样的关系  她居然连雅妃姐有沒有结婚生子  有什么亲人  都不知道  甚至除了她顶级设计师的份  她几乎一无所知

    眉头纠结到了一起  就连手也不由自主的掐紧了腿上的细  但她却好像沒有感受到疼痛一样

    她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是因为雅妃姐太强势  所以她才一直认为沒人伤害的了她  认为雅妃姐不需要关心么

    柳雅妃却走到角落里第一件婚纱的面前  神色温柔的看着那件这整个书房里  最角落  也是唯一的一件纯白色婚纱  虽然  这件婚纱样式是最简单的  简直沒有任何的装饰  但是  在她的心目中  这件婚纱永远都是最美的

    “宁儿  你能想象的到么  我这一辈子追求的  就是这样简单的东西  这样毫无坠饰的东西  但是  偏偏我进了商界  偏偏必须要经历尔虞我诈  偏偏不能脱  变得越來越复杂  也离最初的简单越來越远  ”

    柳雅妃的近乎呢喃的话却让安宁立刻从自责中惊醒过來

    沒错  何必那么复杂  但是  这是多少人都知道  却也怎么都做不到的事

    如果可以  她宁愿什么都不用想  简简单单的哪怕傻傻的生活  可惜  不能  即便是她想  也永远回不到过去的简单

    在舅舅舅妈家的生活虽然不尽如人意  虽然寄人篱下  难免受些委屈  但是  她的心里是坦的  绝对沒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任何人的事  即便是被舅妈表姐每天骂着白眼狼  她也始终相信  通过她的努力  可以得到她们的喜欢  虽然  直到现在为止  在舅妈和表姐的眼里  她可能依旧还是那个吃白食的废物  但是  她至少自己心里明白  她做到了对得起任何人  那就够了

    后來  虽然  她沒有想要去伤害任何人  但是  她明白  从最初开始  她已经伤害了林大哥  险些害了丽丽  不管是什么原因  总是她沒有保护好自己的宝贝  这一点  她现在已经不怨任何人了  对于许子浩  固然是有  但那  安宁相信  已经不能开花结果  索便彻底忘记了的好

重要声明:小说《一夜索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