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歉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红毛毛 书名:一夜索欢
    虽然她在叶思的面前并沒有表现出多少对叶弥的格外关  但是  她的心里怎么会不在意  怎么会不关心呢

    尤其是看到金行长  再想到叶弥的份……

    其实  她怎么会不想让叶弥來参加他亲妹妹的婚礼  不管是于于理  叶弥都必须來  而且  她也相信  不管平时叶弥是怎么的桀骜不驯  怎样的花花大少  在雪儿婚礼的这一天  他是绝对不会闹事的

    那些话  不过是拿來安抚叶思罢了  顺便也不能让金行长起疑心

    叶夫人的心事被隐藏的很好  沒有人知道她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一到夜晚便灯红酒绿的酒吧  在白天的时候总是门可罗雀  很少会有人选择在白天的时候來这里买醉或者寻求刺激  不过  即便是这样  也总会有些意外出现  比如说  现在坐在吧台前闷着声灌酒的叶弥

    “我说  叶大少  别喝这么快……”

    和叶弥比较熟悉的调酒师将叶弥面前的酒拿回吧台  叶弥的面前  已经摆着不少空酒瓶了

    叶弥抬起头  呼吸中都满是酒水的味道  “怎么  你怕我给不起你钱  我知道  你们都知道叶家出事了  知道叶家比不上以前了  所以  以为我沒钱付账是不是  ”

    叶弥摇摇晃晃的站起來  伸手从自己的破洞的牛仔裤口袋里掏出几张大票子  一把拍在了吧台上

    调酒师摇了摇头  又把刚刚收回去的酒摆在了吧台上  就在叶弥的面前  伸手将那几张票子拿了进去

    沒想到叶家都已经是现在这个状态了  叶弥这个大少爷还是和以前一样  他有些搞不懂  不过  他也不用懂  他只需要知道客人买酒  他收钱  谁也不欠谁的

    叶弥伸出手指  指着调酒师的口  脸上说不出的纠结神色  “哈哈  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你们都是这样的  当初  老子有钱的时候  一个个的巴结着老子  现在  老子落难了  就都不认识老子了  是不是  我告诉你  老子有钱  叶家破产跟老子沒关系  沒关系……”

    声音越來越小  叶弥的眼角居然滑落出两滴泪水來  掉到吧台上  溅起來  溅到他伸出來的手上

    叶弥有些想笑  曾几何时  他从來都沒有想过  他居然会有今天  像现在这样狼狈

    他现在才知道  边沒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沒有一个朋友  就连唯一能够给他温暖的家  居然也是假的  他不是叶思的儿子  他……

    调酒师听着叶弥这样的话  心里有些不舒服了

    的确  叶弥是沒少打赏他小费  沒少照顾他的工作  但是  那是两回事  他们之间不存在什么利益关系  纯粹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何况  他也沒少帮叶弥的忙  其中  也有很多不能说的事

    怎么  现在就全忘了  就只想着自己对不起他  人不能这样  只想着自己的好  把别人的好处都丢到脑后去了

    呸  他有什么对不起他叶大少爷的地方  就连他來的时候  别人都给他冷眼不招待他的时候  都是自己先过來招呼他的  何况  他本來就打算着  就算是他沒有钱付账  这些酒  也就算是自己请他的了  毕竟  以后就算是他再來  他也不能对他照顾了  这是规矩  何况  他只不过就是一个调酒师  又不是酒吧的老板

    不过  现在听叶弥这个大少爷这么说的话  他倒是改变了想法  他  不请了

    而且  他还要让叶大少爷知道  他不欠他什么  相反  他能够做到现在这样  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眼睛一转  凑到了叶弥的面前

    “叶大少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  你想想  我也沒少帮你钓马子吧  你带來的多少女人都是我帮你搞定的  难道你忘记了  你再想想  那些和你纠缠的女人  现在在哪里  在谁的怀里  你和她们  总比和我亲近吧……”

    调酒师的话让叶弥本來便因为酒精的原因通红的脸更加的红了

    讪讪的将手放下  沒错  就连和自己交缠着  说着海誓山盟的女人都沒有肯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更何况是这样的还算不上朋友的朋友  何况  他也算是帮了自己不少忙了  至少那个时候  他带安宁表妹來的时候  他很配合自己……

    想起安宁  叶弥的头就更疼了

    回想小时候  不  是在那次自己准备动手之前  安宁看着自己  叫着自己表哥的眼神  那样的澄澈  或者  她对自己  还是有些真感的吧

    或许是经历了这么多变故突然的成熟  或者是其他的什么  叶弥突然觉得  这个世界上  如果说自己还对谁有着歉意  那么  这个人就是安宁了

    不过  转念一想  叶家怎么也算是养了她那么多年  自己之前对她也算是不错的了  所以  那些微小的歉意实在是微不足道

    但是  调酒师不提还好  一提到那次  他就和之前的任何一次一样  怒火止都止不住  想到那次  他差一点就要成功了  居然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來  坏了他的好事

    一想起这事  他就冒火

    伸手拿过吧台上的酒瓶  直接就朝着自己的嘴里灌去

    调酒师摇摇头  笑了笑  反正现在酒吧里也沒什么人  倒是可以跟这个曾经的叶大少爷多聊上两句  看看他现在这么失意的样子  也算是心有感触了

    “怎么了  难道叶大少爷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心上人么  哈哈  别天真了  这年头  好女人比什么都难找  我看  你还是想想以后怎么办吧  想那些不着边际的  沒用  ”

    叶弥嗤笑一声  握着酒瓶  转就离开了

    心里明白  算不上好心还是歹意  他也沒什么嘲笑自己的意思  但是  听着他的话  就是难受

    与其在这里找不自在  还不如出去透透气  再在这里待下去  真是能和在那个家里一样  把他憋疯掉

    调酒师也沒想到  叶弥会转就走  有些意外他的态度  看上去  他倒是并不像一个失去了倚靠的人一样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叶弥握着酒瓶  穿梭在城市中的各色小巷里  沒有目的  沒有方向  就是无意识的挪动着脚步

    “先生  请问你有什么事么  ”

    直到被保安拦住  叶弥才迷茫的抬起头  望着面前这一栋陌生的公寓楼  眼前似乎有些画面闪过

重要声明:小说《一夜索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