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洛佳伤心欲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红毛毛 书名:一夜索欢
    洛佳的脸色立刻变得惨白,嘴唇也哆嗦起来,难道,连那件事,他也都知道了么?

    这么说,所有的一切,他都知道,只是都不跟自己说,什么都不表现出来,看着自己一个人在唱独角戏,就这么有趣么?

    哈哈,她还真是天真,居然会以为他会喜欢自己!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心里,居然没有一点对他的恨意,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对命运捉弄的不满而已。

    “子浩,你……你什么都知道了?”

    洛佳看着许子浩,捏紧了手指,甚至将手指捏出了声音,也没有一点痛苦的感觉。

    “洛总裁,我觉得,你还是称呼我为许总,或者是许总裁为好,子浩这个称呼,似乎太过亲昵,不适合我们之间的关系,而且,我想,我知道的已经足够了,毕竟,那粥,我只喜欢那个口味的。”

    许子浩话中的暗示已经明显到洛佳不可能不理解的地步了。

    许子浩摇了摇头,又加上了最后一句话,就是这一句话,压垮了洛佳所有的骄傲。

    “洛总裁,我不想说的再清楚一些,让彼此都再也没有任何余地,所以,我想,以后,洛总裁还是不要出现在这里比较好,毕竟,就算是洛总裁自己不怕,我也不想惹无故的麻烦。”

    洛佳再也忍受不住,扭头跑了出去,迅速的上了车,一踩油门,猛地窜了出去。

    终于,驶出了住宅区,洛佳将车停下,趴在方向盘上,嚎啕大哭起来。

    洛佳一离开,许子浩立刻就朝着楼上而去,宁儿她,不会多想吧!

    安宁一心想把心思放在手中的画笔上,可是,今天发生的接二连三的事,还有脸颊上的疼痛都让她不能集中精神。

    现在,总裁他和洛佳总裁,到底在说着什么事?是不是……是不是和上次一样,等一下总裁过来找她的时候,如果又问起洛总裁怎么样,她该怎么说才好?

    还没等安宁想好,许子浩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许子浩一进门就看到了皱眉思索的安宁,心里一喜,她,肯定是吃醋了?对不对?

    一想到安宁肯为他吃醋,许子浩的心里就充满了甜蜜。

    安宁还没发现许子浩的到来,许子浩已经环住了她的肩膀,并且,让她舒服的靠在了自己的怀里,而他,则是一点都不顾及的坐在了地上。

    安宁的体还是有些僵硬,尤其是许子浩突然的碰触,像是受了惊吓一般。

    在感受到许子浩的气息之后,安宁终于缓缓放松下来,只不过,小鼻子嗅了嗅,这才从心底松了口气。

    原来,自己的想法,都是多余的。

    只不过……

    总裁会不会有什么话要跟她讲,还是说,他在等着自己问?

    而她,可以问么?

    “宁儿,你的心里,在想什么?”

    许子浩的手指点着安宁的心口,在那里,他感受到了真实的跳动,距离自己,是那样的近。

    安宁往旁边移了移,很明显,她现在,还不想被他碰触。

    安宁的动作让许子浩的手顿了下,随即有些落寞的收回。

    也对,或许,她还需要时间,需要时间来忘记伤痛,需要时间来抚平伤口,他不会,也不应该她。

    “宁儿,看着我,告诉我,今天,叶家的人,来找你,到底是为什么?”

    许子浩将手缓缓的收回来,转而放到了安宁的脸颊上,这件事,他会一直记得。

    尽管,现在安宁还没答应嫁给他,甚至,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有些复杂,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他要保护安宁。

    如果,连她都保护不好,还有什么资格娶她?

    在自己的地方,自己的女人,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打了,对于许子浩来说,简直就是一件耻辱。

    安宁摇了摇头,总裁已经做了决定,并且,已经开始着手处理叶家的事了,何必现在问她,再说了,这件事,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但是,许子浩可不打算就这么就算完了,要知道,安宁越是这样不说,他就越会觉得自责,越会觉得这件事与自己有关。

    “宁儿,难道,连这种事,你也不想让我知道么?在这里,你被人欺负了,我没有及时赶来,你是不是在怪我?还是说,你觉得,就算是告诉我了,事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安宁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咬着唇,眼中有些酸涩。

    没错,她是怪他,怪他不在边,怪他让自己受了委屈,但是,她更明白,这些事,归根结底,都不是他可以决定的事,只不过,自己只不过是个无辜的替罪羊而已。

    “宁儿,上次的事,你什么都不说,这次的事,你依旧什么都不说,难道说,我就这么不值得依靠,不值得你信任么?”

    许子浩觉得有些受伤,自己的肩膀,自己的女人却没有想要依靠的意思,他,到底还能怎么办?

    安宁摇了摇头,上次的事?可以解释的事,她不会不说,有些事,解释也不会得到理解,她也不会去自找没趣,特别是经过了上次的事之后,她心里更加明白。

    信任就是那么简单,说出来就那么容易,做出来,却是万般困难。

    “总裁,你觉得呢?”

    安宁的话很简单,甚至算是跟突然,但是,许子浩就是明白她的意思。

    她是在问,那么,他觉得,自己的解释有什么用处。

    许子浩愣了下,她的解释,当然有用,至少,至少,她的心里会舒服一点,闷在心里,一定很难受,不是么?

    “宁儿,我希望,你的事,我都能知道。”

    安宁的倔强,许子浩并不是第一天知道,却是第一天觉得这么无奈,他并不是想探究别的东西,但是,她难道连痛苦都不愿意与自己分享,让自己分担么?

    “好。”

    安宁点了点头,既然,他是这么决定的,那么,就让他知道,也并不是什么大事,与她而言,只不过是愿意说,或者是不愿意说,再没其他。

    而且,他有权利知道的,不是么?

重要声明:小说《一夜索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