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验明正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红毛毛 书名:一夜索欢
    黑色的法拉利世界最顶级的跑车炫酷耀眼,连他的助理开的车都是玛莎拉蒂,安宁这个时候才算见识到了她现在的老板到底是有多么的多金,以及舅妈那恭谨态度的由来,叶氏和这男人的家比起来,恐怕真的只能算小角色了。

    想到这个男人用了两千万让自己成为了他的私人秘书,安宁就很矛盾,一方面自己被当做货物一般买卖这种事很耻辱;另一方面他也算用了两千万的高价救了她,使她不必嫁给那个让她想起来就头皮发麻的猥琐大叔,所以她并不恨他,甚至隐隐有些感激。

    这男人也许就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安宁暗暗想着。

    不过,这个私人秘书到底是干什么的?

    安宁有些迷糊不解。

    “许……许总裁……”一开口安宁就后悔了,有些不知所措,她要怎么问才好呢?

    “弈鸣,你先回公司。”许子浩像是完全没听到安宁的声音,不过心里却有些疑惑,这声音怎么好像有些熟悉的样子,似乎曾经在哪里听到过一样,不由在心底暗暗摇头,怎么可能,“你跟我来。”

    难道今天就要给自己安排工作了么?想到这是自己笫一次做事,安宁暗自下定决心,这件事,她一定要做好,以后就只能靠自己了,万万不能再被人骂成吃白食的白眼狼了。

    豪华的跑车载着安宁在拥挤的车潮里七转八拐,最后居然停在了医院门口。

    安宁呆了,这,这也太正规了,做秘书还要先体检?不会是怕她有什么传染病吧!想到这里,安宁连忙开口,“总裁,我,我没病的,真的!我很健康,我……”

    她有没有病跟自己有什么关系,真是幼稚!

    “下车!”许子浩沉声低呵。

    下车就下车,凶什么凶嘛!

    安宁闷闷不乐的下车,不过想到她现在是他手下,他带自己来医院,这不是也变相的说明他护员工么?

    这么想着,安宁就快乐起来,脸上马上扬起明媚的笑容。

    这突来的明媚笑容甚至亮过了光,饶是见惯了各种名媛佳丽的许子浩都不住呆了呆。

    阳光下,安宁如玉般白皙的面孔似乎往外发着光,水灵灵的眼睛更是纯粹无比,一的t恤旧牛仔裤更是衬托出她由内散发出的活力,连许子浩这样冷漠的人都闪了下神,更别说其他的人了。

    感受着周围聚集过来的目光,那种独属于男人的贪婪视线,许子浩沉下脸,“快走!”

    真是狐狸精!和她母亲一样的狐狸精!到哪里都不忘勾搭别人!

    “哦!”

    总裁好奇怪,干嘛这么凶,好像她欠了他债一样,安宁低下头,不时抬眼偷偷的瞄着许子浩,这么近的距离看,总裁的皮肤好好啊,连她都想嫉妒了。

    许子浩的腿很修长,走起路来更是雷厉风行,快速中不乏稳健。

    安宁要小跑步才能跟上许子浩的步调,一边嘟着嘴小跑,一边打量着许子浩,这男人真是到什么地方都是焦点,而且老少通吃,不过总裁真是冷酷,但是安宁又转念一想,他这样的人,要是不冷一点,那些女人肯定早就扑上来了。从一下车开始,遇到的女人没有一个不紧盯着他看的,那眼神,就连她看了都觉得发憷。

    也是,这男人连走路的姿势都这么有型,当然也就怪不得那些女人会舍不得眨眼。

    不过……他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总裁,应该是那边吧?”

    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个人没有谁需要去妇科吧,那边才是传染科,或者说,总裁不会是来接女朋友,或者是看望员工的吧?

    “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哪那么多废话!”许子浩头也不回的沉声说。

    如果不是因为她,自己怎么会到妇科这种地方来,这女人不但麻烦,还多事!

    反正许子浩是怎么看安宁怎么不顺眼。

    “哦。”安宁鼓着腮帮子,低下头。

    “唔!……”

    好痛,安宁捂着鼻子,一个踉跄,往后倒下去,最后一股坐在了冰凉的地上。

    总裁怎么停下来也不说一声,好硬的后背,这下鼻子肯定是撞歪了!安宁揉着鼻子,喃喃自语。

    “到了!进去。”许子浩冷冷的对着安宁,想到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许子浩就摆不出好脸色。

    安宁一抬头,一个大大的红色的“验”字刺痛了眼睛。

    “就是她?”

    带着口罩的小护士一边戴上消毒手一边朝着许子浩询问。

    “嗯,我在门口。”

    许子浩对着小护士绅士的点头。

    此刻,安宁的脑袋一片空白,如果说被当做商品已经很伤人了,那这“验明正”便是将她的自尊狠狠的摔到地上,七零八落。

    她一个连男朋友都没交过的女孩,居然被拉来验查是不是处女,这不是天大的讽刺么?

    算了,若是要验就验吧,这也没什么的,全当这是全检查的一部分,躺在冷冰冰的检查台上,任由护士小姐摆弄,安宁暗暗自我安慰。

    “处女膜破裂,非处女。”

    “什么?”安宁猛地坐起,差点从检查台上滚下来,开什么玩笑,这……

    望着护士小姐那严肃的面孔,安宁哭无泪,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已经不是“正”了,而最讽刺的事是她自己竟然不知道!

    据说剧烈运动会造成这种况,难道是因为自己每天要做大量家务的缘故么?居然这么脆弱,真是……

    哦,不,等等,安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浑僵硬。

    那一枚纽扣!浑酸痛,骨头散架,还有……还有血迹……天!不会就是那次吧……对于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她居然只有一个“j”的印象……老天,你还敢再坑一点么?

    她对这过程和对象都完全没有一点印象,神经大条的她,第一反应是:等自己老了,回想自己青的时候,关于第一次……的回忆,就剩下一枚纽扣,怎一个悲催了得!

    安宁沉浸在对未来的担忧,一脸哀怨,小脸都皱成了一团。却对那层膜代表的意义轻描淡写,甚至可以说完全不在意。

    “请问,需要补一个么?”来验的也不少,但这种反应的还是第一次见,毕竟,哪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处女的女人?来验的大多都是家长带着孩子,男人带着女人。在这个屋子里,她见多了各种各样的表,哭丧着的,不知所措的都有,甚至连喜极而泣的都见过,这非处女还这么惊讶的,今天还真是让她长了见识。

    “不,不……”安宁连忙摇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补那东西干什么,难道还想要再受一次苦么?

重要声明:小说《一夜索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