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哪壶不开提那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一百一十五章哪壶不开提那壶

    太子西面,碧水湖上行着一叶小舟,粱琪雪和她的贴丫环翠心正坐在小舟上,宫里的太监架着小舟缓缓地在湖面划行,木桨拍打着水面,发出清脆的地破水声。

    翠心将煮好的开水用繁杂方法泡好一杯雨前龙井,轻轻放到小桌上,然后坐在对面,看了看满腹心事的小姐,有些难过地说:“郡主,别不高兴,难道今有机会与太子下出游,虽是在太子,不是还有太子为你作画么。开心些,多笑笑,要不然会被太子画愁的。”

    “翠心,我没有不高兴,只是有些担心。”连边的丫环都看出她有心事,粱琪雪有些窘,摇摇头收起心思,淡淡地笑着,侧目向湖岸边的石亭望去。

    亭中北堂辰手执毛笔,望着湖中的粱琪雪,一直在观察她的表,从一开始,她都有心事,想什么事想得很专注,忘记回头向他看看。后来,边的丫环说了些什么,才让她心好起来,脸上有了笑容。此时,正是落笔的时候。

    看看展开的宣纸,上面还是空白,北堂辰闭目将粱琪雪回望时的笑容记住,然后手中的的笔灵动起,化为游龙,在纸上不停飞舞,如妙笔生花一般,粱琪雪的模样一点点跃然纸上,调和上桃花微红的腮红,点睛一笔让她星眸顾盼生

    湖心里,翠心了然道:“郡主可是在担心施姑娘?”

    粱琪雪点点头,心生不安,忧愁地说:“都进宫一夜了,迟迟不见她回来,太子哥哥也没差人来凛王府回话。施姐姐边的两名护卫在宫外守了一夜,宫里出了什么事,谁也不清楚。上早朝前,我拜托过父王,让他向太子哥哥打听一下况。可是……父王下朝后一直都没回府。翠心,你说施姐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她不会是让……”

    粱琪雪不敢往后想,施乾锦的个她也算了解七八分,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遇上什么迫她的事,她铁定和人对抗。皇宫是个惟命是从的地方,是不容许有人反抗的。如今没归,定是惹到皇宫里的人,而且是连太子哥哥也难插手施救的人。这人不用说,也知道是韩后。

    翠心心里也没底,迟疑地说:“不会的,太子权势过人,保全施姑娘还是可行的。郡主不想胡乱猜测,自个儿吓自个儿。奴婢看施姑娘也不是生事的人,没那么容易招事儿。”

    没有底气的话,让粱琪雪听后更担心,幽幽地向北堂辰望去,自言自语道:“或许我一开始就该问问太子哥哥。”

    “郡主快看,有什么东西朝我们这里飞来了!”翠心指着从东面飞来的白影,惊讶地叫着。

    粱琪雪目光一转,向翠心指的方向看去,一抹白影快速而来,随着距离的缩短,才看清那是一个人,一个穿着白色纱罗的女子,等再近些后,她忍不住惊喜地叫喊起来:“是施姐姐,是她没错,她没事!”

    翠心也看清楚了,心里自然是欢喜的:“是的郡主,奴婢也看见了,是施姑娘没错,她没事呢!”

    “小兔子!”施乾锦燕,贴着湖面向小舟急掠而去,看似要撞上小舟时,一个旱地拔葱,子笔直地向上飞冲,一个旋后稳稳落在小舟上,小舟轻轻摇晃几下就恢复平静。

    她意外的闯入让北堂辰手中的笔尖稍顿,在画中女子的发中落下一点朱红。看着墨发中多出的一点红,眉尾挑动轻拧生出几分不悦。好在后来灵机一动,就着一点红添上一朵别致的蔷薇花,没损画中女子的美丽,那点意外也就被轻描淡写得到原谅,没开口与她计较。

    施乾锦与粱琪雪相对而坐,翠心机灵地上前再添了杯新茶,让自家郡主和人说说话调解心

    “这茶来得及时,正好解我口渴。”施乾锦也不客气,端着茶杯自行喝起来,目光四处看看,打算欣赏一下四周的景致。

    看到不远的石亭里,北堂辰正挥着笔忙得慌,中顿时不满起来,鄙夷道:“他不是来和你一起游湖的吗,怎么还带工作来了,把你一个丢在湖里泛舟?”

    翠心听闻有人给自家郡主打报不平,心里美滋滋,很是得意地解释:“施姑娘误会了,太子下正在亭中为我家郡主作画呢。姑娘有所不知,在我们北辰有四公子,文韬武略个个都是翘楚,而以太子下排名在首呢。北辰的女子都梦着嫁他们为妻。太子下的墨宝自然是天下少有,千金难求的。除了我家郡主,我还没瞧见有谁家姑娘得到过呢。”

    “包括华碧烟?”施乾锦也就随口问问,没什么别的意思。

    主仆二人听她提及华碧烟,个个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粱琪雪更是觉得尴尬,无地自容,想寻个地缝钻进去。

    翠心知道施乾锦的话擢中了郡主的痛处,明知道那是无意,心里却对她生出敌意,说话也变得刻薄起来:“那是自然,华碧烟也不过如此!”

    “翠心,闭嘴!”粱琪雪伸手掩住翠心的嘴,苍白着脸说,“你这丫头,都怪我平里太过放纵你,才会这般不知轻重,忘了自己的份满口胡话。”

    华碧烟再怎么不得太子喜,也是即将成为太子妃的人,翠心这话若是传进她耳朵,难保不会出什么乱子。粱琪雪心思细腻,不想为太子招惹麻烦。

    施乾锦听完粱琪雪的训斥,完全明白她这么做的原因。很抱歉地说:“对不起小兔子,我不该对你提及华碧烟的事。”

    粱琪雪内心起伏太大,这会还没平静,松开捂住翠心的手,落寞地坐回去,侧背对着石亭轻泣。

    细微的哭声让翠心心里阵阵疼痛,对着施乾锦抱怨:“都怪你,没事提什么华碧烟,惹我家郡主伤心。你难道不知道吗,是她抢走了原本属于郡主的太子妃?就连皇后娘娘也站在她那边,昨天的……”

    “够了,翠心别再说了!”越听越难受,翠心的话像一枚枚绣花针,狠狠地扎进心窝里,疼得粱琪雪流了更多的泪。

    施乾锦很尴尬,她是来找小兔子聊天的,不是来惹人家伤心的,无意中一句话勾起别人的伤心事,惹哭了小兔子。她还真是罪过了!

    正当她自责时,北堂辰似乎看出这里的不寻常,搁下笔大声问道:“出什么事了,小兔子在哭吗?”

    他这一喊,让粱琪雪立即停住哭,用最快的速度抹去泪水,微红着眼睛转对他摇摇头说:“没事,我正和施姐姐聊天呢。”

    眼睛都微微红了,还说没事!北堂辰心里微痛,脚步轻踏,飞向湖中的小舟而来。

    “怎么办,他来了?”粱琪雪怕被北堂辰看到她哭过,慌张地向施乾锦和翠心求助。

    “你别慌,镇定自若,像以往一样和他说话。”施乾锦拉住她的手,轻轻拍了两下。

    正说着时,北堂辰已经稳稳落在小舟上,长臂一伸,将粱琪雪圈进怀中,足尖轻点,头也不回地飞回石亭。留下一脸茫然的施乾锦和翠心。

    “快,把船划回去!”愣了足足半分钟,施乾锦才回过神,催促太监把船划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