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拾一章 可疑的公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一百一拾一章可疑的公主

    想通这些关节后,施乾锦绪有些低落,她抬头望着龙上睡着毫无知觉的男人,心里顿时有几分怨气。救与不救,这是个问题,很严重的问题。在没衡量出北堂辰与浮游居的女主人的谁轻谁重之前,绝不能贸然出手。

    “离皇上的寿宴还有几天?”此刻必须争取到更多的时间让她权衡轻重,或许能想到更好的办法。

    “七天。我知道你有难处……”听她的口气似乎妥协了,北堂辰心喜,想着不能将人太紧,以免狗急跳墙,让她改变心意。他缓和了语气,接着软言劝说道,“父皇乃一国之君,又是生养我的父亲,长时间这么病着,不单是不利于国事,也让我这做儿子的揪心,恨不能将代了他去,我只能给你至多五天的时间考虑,不能再长了,我希望能在七天后的寿宴上见到活生生的父皇。有劳姑娘多费心,你的恩我会记下,他###若有求,我必誓死相应。”

    听他意思,她只有五天的考虑时间,第六天必须做出回应。五天,她能做点什么呢?施乾锦认真思考起来,将北堂辰和浮游居主人的事仔细在脑中过滤了一遍,然后抽丝剥茧,有些线索逐渐浮出水面来,她似乎更加确定了浮游居主人份。

    “皇后娘娘还等着你我赴宴,将这里的事该了的了吧。”施乾锦想起皇后的邀请,露出高深莫测的笑。

    皇子和公主们都会前来赴宴,这是个好机会,是确认浮游居女主人份的机会。

    “你似乎很期待母后的宴请。”美人笑虽美,心却有所图,北堂辰浅浅一笑,并不点破。

    施乾锦点点头:“你没当过平民百姓,自幼就养在皇宫内院,自然不懂像我们这样的山野之人能有幸参与到皇室家宴的心。”

    “太子下,皇后娘娘差奴才前来问一声,您什么时候前去来仪赴宴?若是有紧急之事,皇后娘娘就不等太子下乐,您随后再带东方姑娘前去。”门外传来太监的问话,想是韩后等急了,派人来催。

    北堂辰来养心本是让施乾锦见皇帝一面,让她心里有底,方便几后行事。如今目的已经达到,她又明了自己的目的,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事要办。如今听闻韩后派人传话,这才想起外还有人候着。

    “不用,孤已无事,这便带东方姑娘前去。”北堂辰快步前行,打开门,对候在门外的太监宫女们吩咐,“你们都进去吧,好好照顾皇上。”

    “是,太子下!”众人齐声回话,然后鱼贯而入,熟悉地做起各自负责的事

    施乾锦随后跟出去,与北堂辰一起出养心

    这时,夕阳已经完全沉下去,连最后一束昏黄的光也被掩去,天色渐浓,今没有月亮,四周的景色也跟着模糊不清起来。负责点灯的宫女们开始忙碌,将宫里所有的灯一一点亮。暮色没有持续太久,不久后整个皇宫都亮着烛火,晃如白昼。

    韩后显然是等得有些不耐烦,抬头向两人望一眼,心有不悦,映在烛光中的脸有点沉,挥手对边的太监道:“走吧,回来仪!”

    “起轿!”太监声音尖锐地响起,八名壮实的太监缓缓抬起凤辇,数十名宫娥掌灯照明,伴在凤辇两侧,大队人马浩浩离开。

    “我们赶紧跟上去,母后心不好,动作快一点。”北堂辰看出韩后不悦,也知道不悦的原因。

    韩后是他的亲生母亲,虽然他们相处时间不是很多,但对韩后的格,他多少还是知道些。她讨厌等任何人或事。

    韩后的不悦,施乾锦也是有目共睹,心里暗暗腹议皇家人气。加上北堂辰的催促,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小声哼道:“不都是你的错么,管我什么事?”

    说归说,做归做,北堂辰好歹也是太子,施乾锦是一介平民,不能不给他留足面子,用最快的速度坐进为她准备好的轿中。

    北堂辰这会儿也顾不上她,只催了两句,就没再管她,让人起轿,随皇后的凤辇去来仪

    家宴设在来仪的偏,因是韩后设宴,皇子、公主们都不敢轻视,个个盛装出席,早早便去了来仪候着。这会儿,偏闹着。

    “皇后驾到!”“太子驾到!”

    凤辇缓缓落在偏外,韩后被扶下来,皇子和公主们闻言疾步迈出外,带着后一大群宫女、太监,纷纷向韩后见礼。

    “儿臣见过母后!见过皇兄”

    “奴才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奴才参见太子下,太子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声势浩大,场面相当宏伟、壮观,这凌驾万人之上的气势,是一般人无法享受到,专属皇室的霸气。

    乾后优雅地抚了抚,这才不咸不淡地看了眼跪着的皇子和公主们道:“都平吧!”

    “谢母后(皇后娘娘)!”

    所有人才缓缓起,有条不紊地分开例成两队,让出偏的大门让韩后畅行无阻。等韩后入后,皇子和公主才随后走进内。

    施乾锦一直跟在队伍最后面,利用前面人的遮挡,仔细将所有公主打量一遍,试着从她们之中找出浮游居的女主人。寻了一遍后,结果有点失望,七位公主中,没有一位是她见过的女子,个个生得花容月貌,却比浮游居的女子稍稍逊色两、三分,虽然都精心装扮过。

    除此之外,她也把所有的皇子扫了一遍,来的有十二位皇子,加上太子北堂辰,共十三人。十二位皇子中,有几位皇子看上去忠厚老实的,不过私下却有些小动作,看样子是在藏拙。

    “皇儿们都入座吧!”

    韩后赐座,皇子和公主向来都是经历惯了这样的场所,丝毫没有任何杂乱,男左女右,各依年龄顺次坐下。

    施乾锦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自己应该坐在哪里才好。

    北堂辰抽空冲施乾锦使了个眼色,提醒她多注意言行,别惹什么事端来,孝字大过天,到时候他可救不了她。

    他的目光让施乾锦感受到很不舒服,她心里不爽快,偏头躲开目光。这时节已经有小太监到了她的边指点她。施乾锦顺势疾步走到中最角落安放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她并没有彻底放弃,直觉告诉她,浮游居的女主人一定在众多公主之中,为何没有被发现,大概那见过的人是易容后的面貌。

    会是谁呢?

    施乾锦双眸有些暗沉一一她已经将内的公主都看得差不多了,还没结果来。不对,刚才自己忘记一件事了,书写那些信的字可不是用得普通的墨,里面参杂的那种特殊的兰花香味,长年累月使用的人,上总会带些气味的。

    想到一直以来的疑惑或许就会在今天宴会上得到解答,她的心明朗、愉悦了许多,脸上也有了笑容,期待着真相快点出现。

    她刚刚就座,眼角余光无意中瞟到了什么,顿时大惊,猛然抬头向右侧看去,瞧见离她最近,原本空着的那一桌竟然已经有人早已经静静地坐在那里。

    她实在太大意了,居然没有发现有人在这个时候接近。刚刚她虽然看似随意,只低眉顺眼地跟着那个指引的小太监走,却一直未曾放松过警惕,一直有在认真注意四周的况,确定靠近门的几桌都没有人,这才安心坐过来。这人利用她安心坐下的瞬间,却悄无声息地坐到最近的地方。这样的速度,这样的功力绝非常人所有。

    施乾锦全紧绷,绪波动得很是厉害,良久后才平复下来,她装着大大方方地打量着邻桌的那位女子。

    女子穿着很素雅,衣料却不是凡品,一看就是天下间少有的锦云缎,缎上的刺绣做工精细,用刻丝这种特殊的工艺手法绣出一朵朵别致的浅月色兰花,花间戏舞的蝴蝶活灵活现,越发衬托出兰花跃然而上。再往女子头上瞧去,挽着流星坠月髻,再配上一枝白玉飞燕钗,虽仅见女子侧影,却依稀可以辨出她眉如远黛,眸似星辰,端是个玲珑动人的窈窕佳人,只可惜不知出于何故,面上罩了层碧青色轻纱,掩了半张脸的丽姿。瞧她衣着不凡,气质出尘,想必也是一位很得宠的公主,只是不知道是何许人。施乾锦做了如此的猜测。

    作为公主,大多傲慢、自负,喜欢向所有人展示自己的高贵和美丽,出席任何宴会,都会精心装扮,挑选最亮眼的位置,吸引他人眼球,得到更多的称赞。很少有公主会挑先最不惹人注意的角落,掩盖自己的光芒。

    施乾锦觉得很可疑,或许……,也许是注视的时间太久,她的目光对上公主漠然的视线,她笑了,了然得笑了。

    “禀皇后娘娘,华丞相之女华碧烟外求见。”有一位小太监匆匆而来,打断了内正准备着的歌舞。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