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死马当作活马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一百零四章死马当作活马医

    杀手接二连三,从一个到最后十人,一次比一次多,一次比一次狠,北堂辰带来的侍卫损兵折将严重,在经历第四次杀手袭击后,余下不到半数人马。蝶舞在与人交手中,遭到暗算,不仅被人打伤肺叶,还中剧毒,被安置在马车中,由施乾锦和粱琪雪看顾。

    “姐姐,她伤得好重,体又发烫了。”粱琪雪摸着蝶舞的额头,被她烫手的高温吓住了。

    “又发烧了?”施乾锦感到疲惫,移坐到蝶舞边,用指尖轻触她额头,知道小兔子所言非虚,而且温度比中毒受伤时还要高,再不为她想法子降温,不久后就能看见烧烤活人。

    “小兔子,让人取些雪水来。”

    “停车,快停车!”粱琪雪掀开帘,让初夏将马停下。

    北堂辰听到她的叫声,掉转马头,赶到车边询问:“出什么事了,小兔子?”

    “辰哥哥,受伤的姐姐又发烧了,锦儿姐姐让我取些雪水给她降温。”粱琪雪着急,没等马车停稳,拿着净手的小铜盆跳车。

    “你不要命了!”北堂辰被她吓得脸色都变了,眼急手快,在她起跳的瞬间,抓住了她的小手,用力一拉,将人拉进怀中。

    两人都惊魂未定,愣愣地看着对方。

    “主子,雪水取来了。”千羽听说蝶舞又发高烧,早已团了几只雪球,抱进马车中。

    北堂辰心慢慢得到平复,沉着脸严肃地说:“以后别再做危险的事,知道吗?”

    “我……知道了,对不起!”粱琪雪垂着头,“让我进去,锦儿姐姐一个忙不过来。”

    看不见她的表,北堂辰猜不出她现在的心,感到她在抗拒,从父皇为他下旨选定太子妃后,他的小兔子有意无意在躲他,现在也如此。

    “小兔子,你在躲我。”北堂辰有点生气。

    “没有的事,辰哥哥想多了。”内心被看穿,粱琪雪出现一阵慌乱,惊慌中抬头看向他,目光闪闪躲躲,谁都知道她在撒谎。

    北堂辰心中刺痛,不习惯她现在的眼神:“好了,你该进马车里去,我们要赶路了。”

    他说不出其他话,每每想要开口,口就会出现顿痛。或许他还没准备好吧。

    粱琪雪被轻轻地放在马车上,北堂辰目送她进马车中,然后才下令:“所有人继续赶路!”

    马车再次动起来,车里全是女子,千羽虽然担心蝶舞,却还懂得分寸,默默地退出马车,回到自己的马背上。

    “扶她起来!”施乾锦想到为蝶舞解毒疗伤的好办法,打算利用体里的火焰蝶卵为她解毒。

    这东西能解百毒,而且还有再生之能,能快速让伤口愈合。蝶舞受伤中毒已经一天,体变得很虚弱,需要找个郎中看看。不巧的是,边找不出会医的人,听北堂辰说,到达下一个县城需要两的时间,蝶舞的子怕是拖不到那时。她从来没有尝试过,用体内的火焰蝶卵救人,在这样复杂而又危急的时候,她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试他一试。

    “姐姐想要做什么?”粱琪雪猜不透她的想法,按照她的话做,把蝶舞扶起来,用子抵在后支撑,不让蝶舞倒过去。

    “你挪挪地儿,我现在要对蝶舞施救。”施乾锦把人移到前,盘膝而坐,与蝶舞掌心相对,尝试着将真气灌入她体内,分一小部分真气催动体内的火焰蝶卵。

    粱琪雪第一次见人用古怪的方法救人,瞪着大眼睛专心地看着,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怕惊扰了两人。

    半个时辰后,施乾锦头冒汗,仔细看看对面盘坐的蝶舞,似乎没什么起色,她的脸还是和以前一样苍白,嘴唇呈现出中毒后的紫色。

    没效果?如此一想,施乾锦有些泄气,打算慢慢收气,再另想他法。

    “姐姐,她有反应了。”粱琪雪一直盯着两人,发现蝶舞张开嘴巴,像要说话。她崇拜而又欣喜发望着施乾锦,兴奋道,“她在说话。”

    “水,给我水……”蝶舞声音沙哑,音量很小,不仔细听,会忽略她在说话。

    施乾锦中重燃希望,觉得此法可行,继续向蝶舞输入真气。

    “醒了、醒了,她睁开眼睛了!”粱琪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已经昏睡一整天的人,无论是谁都不能唤醒的人,竟然在没有服用任何汤药的况下睁开眼睛醒来。

    她想一定锦儿姐姐的法子奏效了,心中油然生出敬佩之意。

    “好了,终于可以收工了!”施乾锦深吸一口气,缓缓收气。

    粱琪雪很开心,拿着一方手绢,殷勤地为她擦汗,并小心翼翼地扶蝶舞躺下,俯耳倾听她说些什么。得知蝶舞要水,立马爬到小几旁,倒了杯还有余的茶端送过来。

    “啊,谢谢,我正好渴着呢。”施乾锦不客气地从她手中端走茶,一口喝尽,觉得不过瘾,自行移到小几旁连喝三杯。

    “姐姐,那茶是我给蝶舞的,你怎么先喝上了?”粱琪雪哭笑不得,取只新茶杯,重新倒上茶水给蝶舞送去。

    正当她给蝶舞喂茶,施乾锦及时开口阻止:“别喂茶给她!”

    “为什么?她很渴,一直叫着要喝水。”粱琪雪不明白原因,不敢贸然喂水。

    “她刚解完毒,最忌沾水,一个时辰后,再喂水给她。在这之前,无论她叫得多可怜,都不可以给她水喝,不然会害了她。”施乾锦大致解释一翻,并强调喂水后果的严重质。

    人是她救下来的,对她的话,粱琪雪深信不疑,不敢再让蝶舞喝水。

    蝶舞已经清醒,听到两人的对话,知道是主子救她,心存感激,暗暗发誓以后要誓死保护主子,偿还她的恩

    “主……子……”蝶舞感觉嗓子在冒烟,说不出更多的话,她本想向主子表达谢意,如今只说了两个字,口立即痛起来,让她无法继续把话说完。

    她心里着急,又想不出其他办法,只好眼巴巴地望着主子。

    施乾锦知道她的心思,淡淡一笑:“蝶舞,你的心思我明白。你子还虚弱,最好别乱动,安心养伤才是要紧。”

    “是呀是呀,姐姐费了许多功夫才把你救醒,你可别辜负了她的一翻好意。”粱琪雪跟着随声附和。明明得救的是蝶舞,她却比蝶舞还开心。

    兴许是她们说话声太吵,惊扰了跟在马车右侧的北堂辰,出于好奇,钻进马车看看里面的况。

    他的突然出现,让三人不自在,停止说话,奇怪地看着他。

    北堂辰目光落在蝶舞上,见她面上气色好了许多,紫唇淡去略显苍白,猜测她体内剧毒已经被化解。能做到此事的,除了她再无他人。

    这是件另人高兴事,北堂辰把目光转移向施乾锦,薄唇轻扬,露出高深莫测地笑。什么也没说,转离开。

    他的笑让施乾锦口一紧,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力,十分不舒服。果然,请她入宫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北堂辰在算计着什么。

    如此一来,她要更加小心应对,免得着了他的道而悔不当初。

    “姐姐,你怎么了?”她的气势变得压迫,坐在边的粱琪雪感受到,看过她可怕的沉表后,心里更是忐忑不安。

    施乾锦都忘了车中还有其他人在,刚刚不小心露出让人害怕表,让小兔子吓怕了,还真是抱歉。

    “可能是刚刚耗的真气太多,子有点不舒服,你不用担心。”施乾锦很抱歉,找个不错的理由搪塞。

    粱琪雪相信她的话,接受了刚刚变得很奇怪和吓人的她,拍拍口笑道:“原来如此,这样我就放心了。姐姐也躺下休息,养足精神。”

    这丫头真好骗,施乾锦捏把冷汗,没有一点成就感。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