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草木皆兵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九十九章草木皆兵

    回到马车后,施乾锦谨慎地拆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她的名字刻意用朱砂料书写,看上去十分醒目,这样一来,任谁也不会弄错收件人的名字。

    仔细读过信中内容后,施乾锦得出几个结论。第一:写信之人是她的旧识,与她有过交集,对她以前的事十分清楚。第二:写信之人的个很狷狂,有着不可一世的自信和自负,是个心狠手辣之人。第三:这次的红樱枪只是见面礼,也是一个开始,在她前往北辰皇城的时间里,会不断地派出杀手,一较长短。

    最重要的一点是,写信之人是名女子,虽然她尽力模仿男人写字的大气,却在一些细微的笔划里留着生为女子才有的柔韵。

    信中特意吩咐,看过信后立即焚毁,绝不让第二人知晓。

    这是一场赌局,不公平的赌局,黑心的庄家想玩死她,各中筹码都只对那人有利。

    “有意思。”施乾锦没有一点被追杀的慌张,从容地拿起信,放进小几上燃熏香的香炉中,照那人的意思,焚毁信。

    暮色初临时,他们到达一个名唤浑水的小镇,北堂辰大方地包下小镇中最好的运来客栈,安排所有人住进去。

    因为白天出现过意外,北堂辰变得格外小心和谨慎,增加了夜里巡逻的人数,轮流换班休息,将整个运来客栈防得滴水不漏。

    做好守夜安排后,北堂辰这才得空,找施乾锦谈白天收到信的事

    来到她的房间外,不难发现有两名高手护在门外,北堂辰暗自庆幸当初默认她自带护卫的事很明智,能给他减少不少麻烦。

    “站住,干什么的?”千羽见北堂辰走来,立即上前将人隔在五步之外进行盘问。

    北堂辰长这么,第一次被人这么严肃地盘问,面子有些挂不住,恼羞成怒道:“放肆,我找你家主子有要事相商,你俩都让开,别耽误我办事。”

    “先等着,我去向主子禀报。”蝶舞看也没看他一眼,敲敲门,低眼顺眉,恭敬地对着屋内人说话,“主子,北堂辰求见。”

    “让他进来!”

    “好了,你进去吧!”得到施乾锦许可,蝶舞这才推开门,让北堂辰进屋说话。

    北堂辰装着一肚子火,进屋就黑沉着脸,出言挖苦:“不错嘛,几不见,都学会摆帝王的架子了。”

    “比起你来,我这算冒牌货,你才是真货。”施乾锦知道他被门外的下属为难了,打了他的面子,要向她撒气。几近幼稚的行为让她无法较真。

    “有事吗?”等北堂辰心稍微缓和一点后,施乾锦抬头看着他发问。

    刚刚都被气糊涂了,差点忘记来找她要办的正事。北堂辰脸上微红,窘态道,“白天收到的那封信,请你交出来,为了你的个人安全,我有权知道里面的内容。”

    “不好意思,你晚来一步,它已经成了熏香,散进空气里。”施乾锦摊摊双手,一脸地抱歉。

    “你是故意的?”北堂辰没丝毫怀疑她刚刚说出的话的真实,星眸半掩,寒光突现,浑陡然生出王者的魄力。

    可惜,施乾锦并不害怕,没有一丝压力,打着呵欠说:“天色已晚,你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生出许多莫需有的事端,请你马上离开,回你的房间休息。”

    “送客!”没等北堂辰开口,随着她一声关客令下,门被推开,千羽走进来,客气地做出一个请客出门的姿势。

    北堂辰狠狠瞪了眼太过随心所的施乾锦,什么话也不说,愤恨地转而去。就在他跨门槛的时候,施乾锦慵懒的声音提醒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有人要杀我,在去你家的路上不会太平,一路埋伏着一大群杀手,就等着我自投罗网,陪他们练刀舞剑。你要有所心理准备。”

    这是信中的内容?北堂辰愕然。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赶紧回屋睡吧。”好不容易将话说完,施乾锦一头栽倒在上,闭眼就睡。

    最近她变得很嗜睡,像永远都睡不够似的,连走路都能睡着。如此下去很危险,得趁早找个郎中瞧瞧。

    “主子已经安寝,请你离开!”千羽再次做出请客出门的姿势,同时向边的蝶舞使记眼色。

    蝶舞很默契地点点头,上前将门合上,客客气气道:“请你离开,有事明再谈。”

    眼前这两人,虽是奉他们主子办事,却一点也不把他放在眼里,着实让人可恨、可气。北堂辰冷冷地看着两人,然后拂袖而去。

    三更天时,客栈###风大作,风声如鬼寒泣,听得人毛骨悚然。“咔啪”突然一声亮响,有扇没关紧的窗户被风吹开,镂花木窗随着风声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轮流守夜的护卫被响动惊吓,纷纷向着发出声音的房间冲过去,跑在最前面的人粗鲁地踹开门,冲进去查看。

    睡在屋里的是名马夫,被刚刚的响动惊醒,起摸到大开的窗户前,正准备将吹开的木窗关上,房门就被人踹开,让他再次惊吓,回头瞧见负责守夜的家伙们,一脸凶神恶煞地冲进来。

    “你们……干什么?”马夫背对着窗口,瑟缩着子,说话有点不利索。

    “就你一人,可发现什么异常?”走在前面的护卫快速将屋里看了一遍,然后目光落在敞开的窗户,浓粗的眉毛向上挑起。

    马夫松了口气,转将木窗关好:“对不住各位兄弟,刚刚的动静都败这扇窗所赐。兴许是以前的客人没有关紧,被刚刚那阵大风吹开了。”

    “最好如此,此次护送主子和客人,出不得半点意外,万事都该小心仔细些。你再查查,屋里的窗是否都已关妥。别再发生刚刚那样虚惊一场的蠢事,若是惊动了主子,看你不丢小命!兄弟们,都散了吧,各自回到自己岗位,加强戒备,不能有丝毫松懈和怠慢。”冲在最前面的护卫挥挥手,让手下的人都散去。

    马夫点头哈腰,感激道:“多谢李侍卫提醒,小的定会照您的话去办。”

    “行了,你也机警些,今夜的风不太平,希望不会出什么事。”李侍卫说完话后,退出马夫的房间,并为其关好门。

    “出什么事了?”北堂辰早被不安的风声惊醒,听到外面脚步凌乱,猜想是出了事。来不及穿好外衣,匆忙间出了客房,站在楼上问楼下已经井然有序的巡夜护卫。

    “回主子,已经没事了!”李侍卫低头,恭敬地回答。

    “辛苦你们守夜!”北堂辰点点头,放心地转回客房。

    李侍卫是北堂辰的贴侍卫,从小跟在边,他的话没什么怀疑。

    听到外面的响动,施乾锦迷迷糊糊起,走到屏风外,瞧见蝶舞一动不动地坐在桌边,单手撑着脑袋小眠。

    “主子,你怎么醒了?”屋内有动静,蝶舞惊醒,睁开眼的刹那,右手已经摸到腰间的软剑。瞧清来者是主子,这才慢慢移开手。

    “外面出什么事了,有点吵。”迷糊中,她似乎听到北堂辰在说话。

    “主子,已经没事了,那些笨蛋只是自己吓自己。”门外千羽已经回来,他大致了解刚刚发生的况。只是一扇被风吹开的窗,这群人就被吓得面上失色,弄出更大的动静,真是愚蠢之极。

    话里含着讽刺,施乾锦听得明白,感觉边的两人有百里轻然的高傲,真应了那句物以类聚的话。不过,他们不光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而是真有高傲的资本。

    有他们在,这场赌局的胜算更大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