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偷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九十五章偷听

    第九十五章偷听

    重返内室后,三人不能太过招摇,寻找地方隐,并挑选最佳位置,以便听清屋里的人所说的话。

    百里音与百里轻然是父女,十分了解父亲的强大,不敢让人靠太近,怕被发现。寻了一圈,发现,只有靠右的屏风极为安全。那是百里轻然让人用屏风隔出的书房,里面陈设很简,只有一张书桌和二个书架。

    ‘跟我来!’百里音对后的施乾锦使眼色,示意她跟上。

    施乾锦读懂她的意思,点点头,紧跟在她后,然后一起成功地躲到屏风后的小书房。两人累出一汗,心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却还要努力控制呼吸,隐藏气息。

    “前辈,你与施家的恩怨,晚辈听岳父大人说过。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施家并没有人恨你。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苦苦纠结。”东方郁的声音,听上去很真切实意。

    施乾锦很震惊,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从来没有听爹爹提起过关于百里轻然的事,然而却告诉了东方郁,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百里轻然叹口气:“有些东西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不愿意放弃的。我和施家的恩怨,自然由我自己解决。你似乎找我还有其他事要谈。”

    “晚辈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你。”东方郁没有隐瞒,单刀直入,“听岳父说过,你和南宫祖母孕有一女,除此之外,可还有子女?”

    “为何有此一问?”百里轻然不喜欢外人提及他以前的事,东方郁后面的话更是失礼,让他很不满意。

    小音听出爹爹的声音里含着怒意,很明显这是他生气的征照,那个死脑袋笨死了,居然一脸严肃地踩爹爹的雷区。

    要不是看他与施家有点微薄关系,爹爹早出手杀死他。

    小音捏了把冷汗,暗自希望东方郁能留个全尸。

    施乾锦一听东方郁提到姑姑的事,心生不悦,怪嗔他多事,长嘴长舌地和一个外人谈论施家的家事。

    “实不相瞒,你的另一个女儿施卿音,不,是百里卿音,现在贵为南翼国的太后,去年秋季,亲自带人灭了绿林山庄,也就是施家。她将岳父大人打成重伤,正四处追杀侥幸逃走的我们。”太后的所作所为,另人发指,每每想起,东方郁中都有阵阵刀绞之痛,满脑子都是被焚毁的绿林山庄,死灰中散发出死人的气息,让人愤怒。

    听他一说,百里轻然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记起了很久以前的事,微有愧疚地叹息:“这也是我的错,是我欠了那个孩子。”

    东方郁几乎肯定百里轻然认识太后,而且还很熟识,心里的仇恨不受控制迁怒与他,说话也不再和善:“如此说来,你是和她认识的。为什么不好好管教,放任她做伤天害理,草菅人命?你不配做父亲!”

    “她是我的义女。”百里轻然接受他的怒骂,淡然道,“你们见到的女子,不是小音,她的真名叫莫湮,因为和小音长得七分相似,邪神教在我送走小音后派来伺候我的人。是我的义女。”

    对莫湮,百里轻然还是有几分感,不然,当初他们被武林中人围剿,到绝境时,他也不会将人抛上崖顶,给她一次活命的机会。

    以致后来,发生误会,被施家夫妇当成他的亲生女儿,愧疚地抚养长大,给了她入宫为妃的机会。

    百里轻然坠崖后,失去一双腿,脑子受过重伤,被救醒后,心伤难愈,每年总在他坠崖的那一天发疯,疯起来的他另人恐怖,见谁杀谁,谁也阻止不了。

    他把邪神教一切事务交给孪生兄弟百里逸风打理,从此不问江湖事,隐居到世代族人居住的沉谷,再没有踏出谷外半步。

    “这些年,我一直和小音住在沉谷,从来不过问江湖事。”百里轻然避重就轻,不想多谈以前的事

    东方郁有点明白,太后的份太过意外,只怕连岳父都不知道。

    太意外了,太后姑姑竟然是假冒的!这个消息一时间让施乾锦不太能接受,下巴直接砸地上,想收都收不回来,一双眼睛瞪成两只大灯笼,表扭曲夸张。

    相比之下,其他两人都很淡定,静静地等着后续发展。

    “这就是她能狠心对施家下毒手的原因,她的血里没有流着南宫家的血,算不上什么血亲。她的武功很高强,让娘子和岳父束手无策。岳父一直很自责,觉得施家欠她太多。就连这次的灭门之祸,他都可以原谅,不想追究。所以和我们商量,一起离开千夜城,跑到严寒之地隐居。”东方郁绪很激动,隐忍的愤怒终于爆发出来,目露凶光,样子变得很可怕,对着百里轻然失控地咆哮,“你当年的任,造就了两代人的悲剧,是男人就该站出来,以作责。太后之所以会恨施家的人,都是因为你。她目睹你的惨死,得悻受你眷顾,活下来,想用施家人的鲜血偿还你的恩。”

    这些都是他自以为是的猜测,没有凭证。

    “你想我怎么做?”百里轻然望着他,看不出什么绪。

    “我们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太后却穷追不舍,总有一她会找到我们,然后下毒手。我希望你能出面,劝服太后,让她放弃报复。”东方郁直话直说,一点也兜弯子。

    百里轻然点点头:“我可以出面当说客,但是,需要你们自己寻她出来,安排地方见面。不有一件事……”

    听闻他肯出面,东方郁心中一直悬着的大石,松懈许多,心也舒畅起来“前辈有什么吩咐,只管说来,我会尽力而为。”

    “锦儿的毒是谁下的?她体内的长命火焰蝶卵,能克天下毒,是施家的传家宝,不到万不得已时,不会轻意拿来使用。”百里轻然问话时,面有怒色,不知不觉,对施乾锦露出袒护之意。

    东方郁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好事,犹豫了会儿,才回话:“娘子所中之毒出自太后之手。”

    “又是莫湮。”百里轻然如哽在刺,当年的一时不忍,竟然会给施家带来这么多麻烦。他有必要去见见莫湮。

    施乾锦再也躲不下去了,为一个施家人,居然还不如东方郁知道的事多,这让她很愤怒,最最可气的是,爹爹竟然瞒了许多事,与东方郁串通一气,不让她知道。

    “东方郁,你说过不会骗我,现在是算什么?”不顾百里音和凌雪衣的阻拦,施乾锦气冲冲地从屏风后的小书房冲出去。

    百里轻然看见她从隐蔽的小书房里跑出来,猜到还有某人当同伙,那个书房除了照顾他的侍女,知道的人就只有小音。这丫头,又调皮了。

    “小音,你是自己出来,还是要我请你出来?”百里轻然冷冷地对着屏风说话。

    百里音小声嘟嚷一句“全完了!”,然后不愿地从书房里走出来,抱怨地瞄了眼冲动的施乾锦。

    偷听被人识破,凌雪衣也没有躲下去的必要,摸着鼻子,不自在地跟着走出来,不敢抬头看百里轻然和东方郁。

    东方郁被接二连三从屏风后走出来的人吓飞了魂,盯着生气的施乾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神色慌张,手足无措。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