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有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九十四章有鬼

    第九十四章有鬼

    百里音一连受到二波刺激,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了,神游回自己的屋里。

    丫环们送来早餐,凌雪衣没敢下来同他们一起吃,特意让人端到楼上。很明显他在做贼心虚,怕受到别人的议论攻击。

    东方郁原本是不相信的,见他如此后,深信不疑。

    后来,连百里音也玩躲避,没有亲自来请他们过去,只是派了丫环过来传话。更加证实了施乾锦所言非虚。

    凌雪衣怕见到施乾锦,提前去了百里轻然住的地方,并没和他们同行。

    “娘子,凌雪衣今年二十九岁,至今孑然一,尚未娶妻。原来不是不肯结,只是没遇上合适的人。我总算是明白点儿,他喜欢的类型很特别,世间难寻。”东方郁有点明白,凌雪衣为何会挑上实际年龄大他整整十岁的百里音,原来他是小孩控。

    “真不分别和年龄,正常的。”施乾锦抱着逸儿,忍不想笑。

    “主人,客人已经带到!”丫环一脸怪异,像吃了一只青蛙,半张着嘴,都快赶上放进一整只苹果。将两人领到百里轻然的居住的地方。

    花厅的大门开着,有侍女从里面走出来,第一眼还是被施乾锦突然变化的体吓了一跳,不过很快有镇定自若,对丫环点点头,交接工作:“你先下去吧!”

    丫环得令,转离开。侍女对他们微笑,走在前面:“请随我来!”

    进入内室,百里轻然体虚弱,没有下,被人扶起来,坐在上,让人将帏幔挂起来。

    看到二人走进来,百里轻然看到施乾锦的模样后,眼中有一瞬间的诧异,随即又淡淡一笑,让人为他们布坐。等两人坐下后,这才问话:“锦儿,如今施家隐居何处,我想去祭拜一下老朋友,到他们坟前上柱香。”

    施乾锦没有直接回答,绿林山庄已毁,他们已经逃离南翼隐居到此。他想祭拜祖父和祖母,只能去千夜城。那里布着太后姑姑的眼线,不知道有没有撤走。贸然让他去,指不定会遇上麻烦,招来杀之祸。

    她的沉默让百里轻然很紧张,以为她不喜欢让他去污了施家祖先的地方。先前的内疚变得更深。

    东方郁将百里轻然的失落和伤心都看在眼里,知道他误会了娘子的意思,娘子并非不想给他机会,只是况很复杂,不知道该如何和他说。这是施家的家事,娘子或许不想扯上其他人,所以才一直没有说话。

    百里音发现爹爹又在伤心难过,不满地瞪了眼施乾锦,示意她无论如何都先应下来。

    施乾锦苦笑:“前辈,晚辈无礼,到现在还不曾请教你老尊姓大名。”

    百里轻然讶然,昨他以为眼前的人儿已经知道他是谁,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难道施正杰没从来没和她提及过,关于他的事

    也是了,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差点拆散了施家,他们应该恨他的,怎么还会挂念提及他呢?百里轻然自我嘲讽,眼里全是苦意。

    “你应该记得我的,百里轻然,你们施家的罪人。”百里轻然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份,跟施家的了孙说话。

    听得出他话里的落寞,施乾锦被他嘴里的罪人二字吸引,仔细回想,施家似乎从来没和姓百里的人结仇。说起罪人,除了琢磨不透的姑姑,她还真找出另外的人。

    “我想前辈误会了,并非我不想告诉你祖父和祖母合葬的地方,而是,不久前,我们遇上了麻烦,惹上了一个穷追不舍的仇家,她要取施家所有人的命,我怕你此时回去祭拜,会遇上麻烦,被她恨上,惹来杀之祸。”施乾锦想想姑姑用过的手段,中油然生出恨来。

    感受到来自她眼中的仇恨,百里轻然中一顿,淡淡地说:“我已经是个快死的人了,唯一的心愿就是见他们一面。”

    施乾锦知道他心意已决,旁人是劝说不了的,只能叹口气:“此事我不能决定,等问过我爹后,再做决定。请你谅解,施家不想有无辜之人惨死。”

    “是么,你们现在住在何处?”百里轻然没有相,她熟悉的处事方法,有点像施习恩。

    “不远,就在这冰银山里。”施乾锦没有打算隐瞒,直接把现在住的地方告诉百里轻然。

    百里音偶然去过,就是从那里带走逸儿,笑着插话:“爹爹,女儿去过,知道他们住在哪里,不用担心。”

    “前辈,再过十几就到年尾,我和相公、孩子也该回家。我们已经出来有些时,爹和娘亲会担心。今特来向你辞行,希望你能安排人,送我们下山。”连着在山里被困,时间长达七,爹娘他们一定急疯了。施乾锦担心会出乱子,想早点出谷。

    逸儿是被小音骗回沉谷的,百里轻然很清楚,他们是来寻孩子的,不宜留在此处太久,需要带着孩子回家报平安,逸独其他人担心。

    百里轻然点点头,同意了她的请求:“小音,安排人送他们出谷。不过,等用过午膳后再走。”

    一听他同意,东方郁有点着急,他还没有找机会和百里轻然谈谈关于他有两个女儿的事。机会难道,若是错过了,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有机遇上。

    怎么办?东方郁抬头,言又止地看着百里轻然。

    他的目光太过刺目,让百里轻然无法忽视,对上他的视线,知道他有话想说,只是不方便有他人在场。

    他是施家的女婿,会有何事?

    百里轻然中生出疑惑,开口为东方郁提供一个可以和他独自的机会,听听他会说些什么:“锦儿,我有话想单独和你相公聊聊,你和小音暂时退下。”

    施乾锦看了眼东方郁,想着他什么时候和百里轻然成了能独谈的好朋友的模式,这点太意外了。而且他的眼神有点闪躲,应该是有事瞒骗她。

    其中定是有鬼!

    “请便!”施乾锦不动声色,跟着一肚子疑问的百里音离开内室。

    最后,连凌雪衣都被请了出来,三人聚在门外满肚子疑问,谁也没想过离开。

    百里音奈不住好奇,对边的施乾锦小声说道:“我们偷偷溜进去,听听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施乾锦正有此意,难得遇上和她志同道合的人,想也不想立即点头答应:“你小心点推门,别让他们发现。”

    “我知道!”百里音集中注意力,小心翼翼地,慢慢推开门,她不敢动作太过大,怕被武功高深的百里轻然发现。

    “这事还是让我来,你们手太笨。”明明与事无关,凌雪衣却比两个当事人还兴奋,跟打了鸡血似的来劲,让百里音让道,把开门的技术活留给他做。

    百里音头也没回,根本没把他当回事,继续手里的活儿。

    凌雪衣吃了个闭门羹,仍不放弃,拼了命地先前探,试着想把百里音挤到一边。

    他的动作太过猛烈,施乾锦担心百里音被突然挤进门里去,狠狠地倒栽葱,惊动屋里正在密谈的人,让她们的偷听机会落空。而且,一旦被百里轻然发现,第二次再想潜回去偷听,只会是痴人说梦。

    迫于无奈,她不得不出手,从凌雪衣后使出小擒拿手,擒住他双肩,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力向拉,将人悄无声息地甩到一边。

    等她做完一切后,百里音已经推开门,蹲在里面向她招手,示意她赶紧进来,右食指指着内室,无声道:他们已经开始说话。

    施乾锦点点头表示知道,形一闪,从半开的门缝进入内室。凌雪衣从地上一个鲤鱼打,站起来,小心谨慎地跟进去。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