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蠢货一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八十一章蠢货一只

    第八十一章蠢货一只

    想了会儿,施乾锦愣是想不起声音的主人是谁,只能遥遥地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除了雪什么都有,有些怀疑遇上鬼怪了。好在后来,有人从一块巨石后走出来。

    在月光下,来者影渐渐清晰,居然是个意想不到的人物。

    朦胧月色中,凌雪衣一改平的喜好,换去一艳色的穿着,素然的白衣迎着寒风猎猎作响,背着采药的小背篓,手中握着一方小药锄,正不明兴喜地向他们这边赶来。

    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他说,是什么呢?

    施乾锦一时半会儿没想起来,等到凌雪衣已在百步之外时,脑中灵光一闪,厉色呵道:“站住,别过来!”

    只是,为时以晚,凌雪衣突然被人下令停止,体来不急做出反应,直到跑上三、四步才停下来。有点摸不着头脑,疑惑地看向下令者。

    “你真笨!”大势已去,施乾锦扶额。

    东方郁见来者是凌雪衣,想起不久前给他写过信,让他为施乾锦配解盅毒的解药,没想到会这么快,看来他早就将药材找齐配好了。

    他这次前来,一定是将药送过来了!

    掩不住心里的喜悦,东方郁快步迎上前:“凌雪衣,没想到你办事效率如此高,佩服佩服!我家娘子的解药呢?”

    说着,心急地动手在凌雪衣上一通好找,好在人家是个男人,若换成个女子,他的行为就成了吃豆腐的色狼行为。

    凌雪衣被他四处翻找的手挠得浑痒痒,止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别闹,没解药,哈哈哈……快停手!”

    “什么,没有?”东方郁大受大击,不敢相信地盯着凌雪衣,“你来是干嘛的?”

    大老远的跑来,不送药,背着个药篓,拿着把药锄,在大冬天的寒夜里跑到冰银山四处瞎逛。别告诉他是来赏雪景!

    凌雪衣暖过气来,拿衣袖抹了抹泪,这才有空搭理东方郁:“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有此药材天下少有,需我亲自去采。其他的都还好,我已经收集齐了。现在就差一朵雪薇做药引,这种花只开在长年冰雪的冰山上,向阳而生,只有北辰的冰银山里才有。而且,数量极少。”

    “所以……”听闻只差一味药,失落被一扫而光,东方郁打算和他一起找,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能节约不少时间,早点凑齐药材,好让凌雪衣做出解药。

    “告诉我雪薇长什么样子?”

    明白他问此话的用意,凌雪衣想也不想地向他描述雪薇的特征:“此花形如玫瑰呈冰晶之态,色泽淡蓝,无叶无枝,只有一条直而不曲的藤蔓,长于冰崖之上,向阳而生。”

    植物里有这货么?施乾锦半信半疑。

    一边不说话的小丫头,眸中一亮,似乎知道点什么。只是,那抹精光消失的太快,加上大家的目光都被凌雪衣牵住,没有注意到。

    小丫头见这几人熟识,正聊得起劲,心中大喜,赶紧努力运气冲破道。

    答完话后,凌雪衣才觉得有什么事很古怪,看了眼施家夫妇,才发现问题的来处。大半夜的,这夫妻二人不在家睡觉休息,没事跑到深山老林子里挨冻。有古怪!

    当目光落在僵硬的小丫头上时,眉梢不由得向上微挑。看得出来,这小丫头是被人点了。能做到如此的,除了施乾锦别无他人。

    不过是一个孩子,她怎么能对别人下重手呢,好可怜的小家伙!

    凌雪衣心生怜悯,一声不吭地走到小丫头边,打算为她解

    发现他的意图后,施乾锦大惊失色,骂了句:“蠢货!”

    想出手阻止已晚,他出手太快,眨眼的功夫,已经出手为小丫头解了。见大势已去,她也没时间去责备某人,趁着小丫头子骨没那么灵活时,再出手想把人制住。

    孰料,小丫头手竟然十分敏捷,像是早就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当她使出小擒手,向小丫头右肩扣下时,小丫头一个拧,轻轻松松就避开了,并有些放肆地朝她做鬼脸。

    一招落空,还被一个小孩如此羞辱,施乾锦怒发冲冠,连着向得意的小丫头使出霹、刺、砍……等凌厉的掌法。

    小丫头借着自小,像只调皮的猴子,上窜下跳,空翻、旋转,避开她的攻势,偶尔还会加上些鬼脸,一点也不将她放在眼里。

    这是……凌雪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愕然地看着一个六岁小丫头,游刃有余地将一个武林高手当猴子一般戏耍。

    小丫头好生利害!他见过施乾锦与人打斗的场面,知道她武功不弱,甚至已经超过他。没想到,她会败在一个六岁的小丫头手里,还被人如此戏耍。

    这个丫头很危险!

    “小心!”

    一个眨眼,施乾锦已经处在下风,小丫头似乎生气了,嘟着粉雕玉砌的脸,小手掌以奔雷之势,拍向她右

    凌雪衣吓出一冷汗,才知道他刚刚做了多余的事,惹上了大麻烦。赶紧以手中的药锄为兵器,飞上前帮忙。

    “咦?”小丫头生纯真,瞧着刚刚出手救她的男人临阵倒戈了,中不解,歪着小脑瓜看着男人。

    一时愣神,小丫头手中一顿,出手也就迟缓了,险险被施乾锦擒住。慌张之下,翻落在一颗树上,竟然没惊落树上的积雪,就像一只轻如灰尘的羽毛,轻飘飘地落在树上。

    “喂,你怎么可以趁人之危!”小丫头拍拍口,不满地质问趁她不备的施乾锦。

    被一个六岁小孩质问,施乾锦倒是没什么,却让凌雪衣窘困了一把,有些挂不住面子,为以大欺负小,以多胜少感到羞愧,悻悻地收回药锄,落在一旁不打算继续插手。

    小丫头很利害,凭一人之力难胜她,好再后来多一人帮忙,才没让娘子伤。东方郁正觉得安心时,见凌雪衣停下来,吓得脸色都青了,上前催道:“你怎么停下来了,快去帮我娘子把小丫头拿住。”

    凌雪衣冷汗婆娑了,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把以大欺小这么可耻的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这人脸是泥做的么?

    怪异地看了眼东方郁,凌雪衣没作声,更没上前帮忙。

    什么眼神,他是在鄙视?东方郁怒:“你不帮忙就算了,有你后悔的时候!”

    哼,现在傲气了,等会儿有你哭的时候!看这样的况,娘子是不可能困住小鬼。要是被她逃脱了,他们只能留在阵里饥寒交迫。

    什么语气,他还有礼了!凌雪衣也怒了:“后悔总比可耻好,我可不想被人臭骂。”

    两个大人欺负一个小孩子像什么话,这事儿要传出去,别人指不定说出什么呢,就算别人不说,他也感到羞耻和不安。

    “好了,你们不用再吵了,人都跑了!”

    施乾锦被小丫头的掌风扫到五步之外,眼睁睁地看着小丫头又做一个鬼脸,把肌朝着她扭两扭,转眼间,化为一道白光,在夜色里闪了几下,从树枝上消失不见。

    她的法极快,没有瞧仔细是如何出的阵法。看来,他们又要留在这里挨冻受饿了。造成这样结果的家伙,一定得付出点代价。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