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混蛋,你怎么办到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七十八章混蛋,你怎么办到的

    第七十八章混蛋,你怎么办到的

    到了晌午,拂萝推开木门走进来,叫洞里的娘俩到外面用餐。

    施乾锦看了眼半开的木门,招手让拂萝靠近点,然后小声问道:“那混蛋走了吗?”

    拂萝摇摇头:“夫人留他们吃饭,这事小姐是知道。”

    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她都那样出言辱骂了,那两人居然能忍下来,撑到吃午饭。施乾锦不得不佩服洞外那两个男人的耐

    逸儿肚了早饿了,拉着娘亲的手,欢快地叫着:“娘亲,吃饭,逸儿饿!”

    听到逸儿的叫声,施乾锦决定暂时不和那两人较劲,等吃了饭后,再想办法收拾他们。她就不信,没有法子把人赶走。实在不行,直接将人打晕,扔下山。

    “逸儿,我们吃饭去。”一抱捞起逸儿,大步流星走出洞外,不难瞧见,那两人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上。

    北堂辰见她出来,露出诡异笑,一幅志在必得的样子,十分嚣张和讨厌。

    不知他后来与爹说了些什么,看他表,施乾锦有种不妙的预感。为了证实她的猜测,看了眼一直待在门外,陪着爹和猎猪男一直聊天的东方郁,见他摇摇头叹气。

    “出什么事了?”施乾锦被东方郁的摇头吓了一跳,抱着逸儿冲过去,一把将人拉到一边细问。

    “娘子,爹答应让你跟北堂辰走。”此事已经板上顶钉,谁也改变不了。他在一边一直想要帮忙,却发现力不从心。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是北辰的太子,他们招惹不起。而且,他提出那样的条件,一击命中爹的心,让爹不得不答应。

    刚刚所说之事,北堂辰要求保密,东方郁想和施乾锦解释都没有机会。

    “那混蛋叫北堂辰,他做了什么,让爹答应?”施乾锦仍然不敢相信,她爹脑子又没进水,怎么可能脑残地答应,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锦儿,快过来吃饭,就等你们了。”没等东方郁开口,施夫人已经开口叫两人过去。

    没有得到答案,施乾锦浑都觉得不对劲,思前想后,心事重重地走过去,恍惚间看见凳子,一股坐下去后,却狠狠地坐在地上。

    “娘子,你没事吧?”她这一跤跌得东方郁脸色都变了,惨白惨白一片,怪吓人。心疼地将人从地上扶起来,顺手给她抖抖沾在衣摆上的雪污,然后才扶她坐下。

    股传来火辣辣地疼,施乾锦心里直叫倒霉,在众人面前出丑不说,还让自己受痛。瞟了眼北堂辰,这家伙居然没有幸灾乐祸,相当淡定地接受爹为他斟酒。

    他在打算什么坏主意!

    对她的一脸戒备,北堂辰坦然处之,还特意为她倒了杯酒,举杯道:“请姑娘多多指教!”

    指教,指教个,她倒是敢指教,这混蛋会听才怪!装什么好人,别以为拿了好人卡就是好人。

    “敬谢不敏!我和你不熟,咱们桥归桥路,我走阳关道,你过独木桥,谁也不妨碍谁。”施乾锦很不给面子,喝了酒后,不客气地说,“饭吃了,你们都散了吧。我家地方小,容不下你们这么多大神。”

    “施姑娘,我与你无怨无愁,用不着一直对我恶言相向。”从来没有女子像她这样,对他态度这么恶劣,恶劣到让人狠不能亲手拿着剑在她上擢几个窟窿泄愤。小不忍责乱大谋,若不是有求与她,北堂辰早就结果了她的小命。

    “我说话向来如此,你要是不听,可以不听,这是你的自由。”用不着这样委屈,弄得好像她有多可恶,一直在欺负他一样。真是郁闷。

    堂堂太子已经服软,这需要多大勇气和魄力。东方郁听得一冷汗,觉得自家娘子有些无理取闹,担心惹恼了北堂辰,害了大家命。

    “少说两句,爹在生气。”感到来自施正杰的怒火,东方郁赶紧拉拉她衣袖提醒。

    看了眼包公脸的爹,施乾锦心里还是有几分惧怕,毕竟是长辈,她不好忤逆,乖乖地吃起饭来。

    施夫人一直在旁听着,听得心惊胆颤,担心女儿当着众人的面儿和人打起来。这些人份高贵,少惹些麻烦总是好的。她一直想开口说女儿几句,却被相公拦着。好在后来,女儿安静下来,没有再出言顶撞这些人。

    总算是能安心吃饭了,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各自挑着喜欢的菜吃起来。因为有外人在,谁也没心说话。

    事办妥后,北堂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再留下来,更不想在此多留。想起西门狐说过要来冰银山猎狐,为东方宵做件贺婚的礼品。择不如撞,正巧他们现在处冰银山,不如将事一并办了,过几再来带施乾锦进宫。

    用过饭后,北堂辰立即向施正杰等人辞行:“施前辈,今打扰了,多谢你和夫人的款待。晚辈就此别过,二后,晚辈会来接令千金。”

    “公子慢走!”施正杰抱拳,看着两人翻上马,带着他的人没有下山,朝着冰银山深处去了。中疑惑,却不做猜测。

    终于送了瘟神,施乾锦想点炮竹庆祝。东方郁也跟着松了口气,他不太习惯跟有权贵的人相处,亲体验了把伴君如伴虎的恐怖,这滋味,一次就够了。

    “你,你怎么就答应他了?”已成事实的事,施乾锦决定不去改变了,坦然接受。只是,她对北堂辰是怎么说服爹点头的过程有兴趣,想了解清楚。

    施正杰答应了北堂辰不和外人提及,就算女儿问了,他也要守口如瓶,有些无奈地说了句:“他答应了爹爹一个条件,我不能告诉你是什么,以后你自然会明白。”

    什么条件,这么神秘!她的心被勾的好痒,却没有再问。她知道,爹不肯说的事,无论用尽什么办法都是无法让他开口的,就算是死,也不会。

    不过,东方郁就不一定了,从他上下手还有点希望,只要她肯用些小手段,嘿嘿,保证能让他乖乖地说出来。

    东方郁感到背后发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回头瞧了眼施乾锦,才明白那肌寒气从何而来,他有些哭笑不得,知道自己已经被娘子算计了。

    “东方郁……”

    嗲嗲地声音,听得东方郁寒毛都竖起来,知道他家娘子开始出招了,开始设等他钻:“娘子,饶了为夫,这次真不能说。”

    施乾锦用感的眼神地瞄着他,纯熟地抛个媚眼,然后慢幽幽地向他竖起七根手指,对着他耳朵吹口气,轻声笑语:“一夜七次郎,那混蛋都和我爹说什么了,告诉我!”

    她就那么有兴趣嘛,连色、都用上了。东方郁不太习惯地向后退了一小步,吓出一冷汗,尴尬地红着脸:“娘子,为夫没那一夜七次的体魄。你……你要是真想要,为夫可以……可以练练。”

    计策失败,怎么可能?施乾锦怔懵住了,半时才看了看竖起的七根手指,自言自语:“难道太多了,反而弄巧成拙了?靠!”

    “娘子等为夫,为夫一定会变成一夜七次郎,满足你!”东方郁红着脸,和她在洞外咬耳朵,说些夫妻间的秘事。

    在说话时,东方郁才会用为夫二字,这已经成了他的招牌设定。施乾锦听到他说为夫,鸡皮疙瘩落了一地,有点恼羞成怒,红着脸低吼:“去你的七次郎,以后的一个月,你都休想碰我,连摸小指头都不行。从今儿个晚上,你别睡,自个打地铺去。”

    “不要这样,我会死的!”娘子生气,他就没有好果子吃,若是为了他还好,还能图个心里安慰。这次生气如此严重,却是为了一个北堂辰。

    东方郁有点吃味,暗暗将北堂辰骂了几遍。

    “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我也不会那么狠心。”难得施乾锦脑还清醒,知道和人讨价还价,“只要你肯告诉……”

    “娘子,我打地铺去了!”没等她说完,东方郁垂头丧气地回洞里安排打地铺的事

    施乾锦彻底傻了,怨念着:那混蛋给他们都吃药了吗,让他们一个个这样守口如瓶。

    第七十九章逸儿失踪

    三天后的清晨,北堂辰带着人亲自来接施乾锦,不巧的是,她不在家,施家的人像是无声无息离开了,洞外安安静静,雪地里留着一串串凌乱的脚步,离开的人很慌张,脚步的朝向不一致,有下山的,有上山入林的。

    他们这是计划着分头逃跑?北堂辰骑在马上,仔细观察地雪地里留下的痕迹,朝山上去的脚印比较多,其大小和深浅不一样,有四个人进山去了。而下山的人,只有一人。从人数上来看,似乎还有人留在洞里。

    “去洞里看看有没有人?”看了眼紧闭的洞门,北堂辰不太确定自己的猜测,让边的护卫去扣门。

    “有人在吗?我家公子来接施家小姐启程。”护卫下马,纵落在洞门前,扣着木门,竖起耳朵仔细听里面的响动。

    “有消息了……”门突然被人拉开,庆嫂一脸忧心地走了出来,看到门外站着个陌生人,一时没反应过来。

    听到有人扣门,施夫人着急地走过来,问着:“谁回来了,找到逸儿了吗?”

    “夫人,他们是……”庆嫂看到北堂辰,脑中有些印象,记起他是三天前来此的公子,恍然大悟,知道他们是来带小姐走的。

    施夫人已经走到洞外,看到北堂辰和他后的马车,明白他们是来接人的。事发突然,逸儿从昨就失踪了,大家正忙着寻找,没有谁还记得今天与人有约。

    大伙出门都寻了一夜,连半点消息都没有,留下她和庆嫂在洞里碎了心,急得一夜都没睡。到现在,没有一个人回来,让她更担心。

    在这节骨眼上,北堂公子亲自上门接人,相公已经答应了别人,她不好拒绝。可这时,她连女儿在哪里都还不知道,怎么给人家一个交待,总不能让他们在这里干等着。

    施夫人左右为难,决定先将人招呼进来喝杯茶,然后慢慢和他说明现在的难处,请他谅解。

    “庆嫂,快去泡壶好茶招待公子。”施夫人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吩咐庆嫂泡茶,然后亲自招呼北堂辰,“北堂公子,请到洞里说话。”

    北堂辰见只有她们二位出来,而且个个心神不宁,知道出了事。翻下马,让西门狐跟着一起走进洞里。

    施夫人招待两人坐下,让庆嫂奉了茶,这才徐徐道来:“北堂公子,这次怕是让你白跑一趟。”

    “老夫人这是何意?”北堂辰不相信施老爷子会是出尔反尔之人,用这么恶劣的玩笑戏弄晚辈。

    “我家孙儿昨失踪,大伙都出外寻他一夜未归。公子家事急,我怕误了你的时辰,耽误你回家给另尊贺寿。所以……”施夫人也不想说这样的话,虽然她心里极不愿让女儿跟北堂辰离开。但是,她家相公既然应下了,她也不能不能答应。如今,发生这样的事,她也无能无力。

    “老夫人别急,我让家仆帮忙出去找找,冰银山山脉极广,又长年积雪,地势十分凶险,多些人找总是好的。”北堂辰一边安慰着施老夫,一边让边的护卫传话,让所有人都入山,寻找一个三、四岁的娃娃。

    他认为这是个机会,让施家人欠他一个人,能让事更容易,施乾锦也能心甘愿地跟他走。

    北堂辰说和做几乎同步,效率极高,施夫人连开口阻止的机会都没有。看着他带来的人,转眼间都离开,她心生感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北堂公子,另尊寿辰……”施夫人记起他请女儿前去的目的,心里有点担心,怕误了这孩子向长辈敬孝心的时辰,如此他们就罪过了。

    “伯母无需担心,家父过寿还有些时,赶得急。”北堂辰体贴地宽慰施母,让她放心。

    西门狐一直没说话,听着北堂辰和施母的对话,他觉得北堂辰也会有体贴、安慰人的时候,在他的记忆里,能得到如此厚待的除了那只美丽的小白兔,连对兄弟也没这么客气有礼过。真是让人大跌眼睛,狠狠地惊吓一把。

    “夫人,老爷回来了!”庆嫂突然跑进来,欣喜地说着。

    话音刚落,施正杰疲惫地从洞外走进来,施夫人忙着迎上前,焦急地问着:“怎么样,找到逸儿了吗?”

    “夫人,对不起,我没带回逸儿。”一夜寻找,让施正杰心都已经疲惫,他几乎跑了大半个冰银山东头,连逸儿的影子都没发现。最后,只能带着不安和期待,希望其他人能找到逸儿,把他带回来。急着赶回来。

    “还没有人回来吗?”施正杰快速看了一眼,发现出去找逸儿的人,除了他其他人还没有回来,心顿时凉了一半。

    “施前辈!”北堂辰起向施正杰行礼,看到他微有狼狈,知道道逸儿真的失踪了,并不是敷衍他的借口。

    “北堂公子?”施正杰看到北堂辰愣了会儿,想起今天已经是第三天,到了他约定接女儿离开的时间。女儿出门找逸儿了,他怕是空跑这趟了。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一脸为难道,“锦儿他找人去了,对不住了!另尊的寿辰,请带老夫道贺,后,老夫定让女儿补上一份礼。希望公子谅解!”

    他要的并不是什么厚礼,这世间没有什么礼物会比施乾锦更合适,如果南宫展的消息可靠。

    北堂辰已经打定主意,无论花多长时间,他都会等施乾锦,然后把她带入宫中。

    “施前辈,家父的寿辰还有些时间,不急在一时。听闻您的孙儿失踪,晚辈带了些人,可助你一臂之力。等找到人后,再论贺寿之事。”北堂辰忧心地说着,让人看到他助人的真诚。

    施家二老大为感动,心中担心孙儿,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也没什么好推拒:“如此就多谢公子好意!”

    “前辈无需这么客气。”映像不错,北堂辰很满意举手之劳换来的信任和感激,稳赚不赔的买卖让他的心极好。

    西门狐知道他的打算,暗暗骂他是只狡猾的狐狸,骗取他人感,就他的子,要不是有什么好处,就算天塌下来,也不会多管闲事。北堂辰的高傲、自私,已经到另人发指的地步,但凡了解他的人都知道。

    可怜施家这些人,除了和北堂辰不对盘的施乾锦,其他人都被他骗得团团转呢。想起他和施老爷子的那个约定,西门狐打了个冷颤。

    他真毒,万事总能以自己的利益为先。

    寻找逸儿的人三三两两回来,都一无所获。逸儿就像突然消失,大家都做了最坏的打算,以为他遇上了小雪崩,被埋在了某处,气氛一下子沉闷起来,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一直未归的施乾锦和东方郁子,兴许他们遇到了逸儿,正在回来的路上。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