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坏事接着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七十七章坏事接着来

    第七十七章坏事接着来

    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而且还面对金钱惑,总有人愿意开口,买良心求荣,况且,住在冰银山上的还是一家来自外地的人,人们的口风更不紧了。

    村长刚走不到二个时辰,北堂辰已经带着几名护卫,骑着马前来拜访。他带的人多马蹄踏着积雪,发出阵阵咯吱声,大老远就让人听见了。

    施家好不容易平息了会儿,恢复到先前嗑瓜子的悠闲世界里,八卦的话题刚起个头,还没来得急说呢,就被这一群不速之客打断。

    看来今天不是个嗑瓜子的好子,施夫人招呼着拂萝,将剩下的瓜子果品都撤下去,让庆嫂帮忙着收拾桌子,可能一会儿能用上。

    刚刚的事,施正杰已经从女儿口里知道了来龙去脉,狠狠地责备了三两句,本是要罚他二人足一个月,后来被自家娘子拦住,说是都已经成家了,要顾及他们的面子。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还没等气消呢,就看见这群添堵的。为首的两人,一雍容华服,气度不凡,个个丰神俊逸,杰出不凡,想来是女儿说的北辰皇室。看这阵势,是打算抓他女儿回皇宫造那什么劳神子的冰雕。

    瞪了眼蠢蠢动地女儿,示意她别惹事,起对前来的客人抱抱拳,笑问:“诸位英雄,所来何事?”

    北堂辰带着人马上山时,远远瞧见这家人悠闲地在阳光下,有说有笑,心里生了几分羡慕和嫉妒,当看到施乾锦正拿着瓜子猛嗑时,他怒了。

    她感好,居然敢逃跑,让为堂堂北辰太子的他四处奔走,在她有一大把时间嗑瓜子时,他却疲于调人四下打探消息。好,很好!

    突然被长者搭话,北堂辰将目光收了回来,看向和他说话的施正杰,不由心中暗赞:这人好气魄,只是长立在那里,竟能生出迫人的气势。

    看他的年纪,应该是那女子的父亲。

    “辰,此人不简单!”和北堂辰并肩而骑的西门狐,也看出了施正杰是个利害的人物,小声提醒友人,别冲动行事,到最后落个不讨好,招人笑话。

    北堂辰点点头表示赞同,翻下马,决定先礼后兵。他走到施正杰面前,以晚辈的份见礼:“老前辈,打扰了!”

    施正杰见他举止、谈吐皆是彬彬有礼,心里生出几分好感,面色也和缓些许:“来者是客,坐下喝杯茶!此处穷乡僻壤,希望几位不要嫌弃。请!”

    “如此,多谢了!”北堂辰得到礼遇,也不敢造次,或摆架子,全然将自己当成来访的客人,客气地坐下。

    西门狐被北堂辰吓了一跳,直接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好在有武功在,没有跌得难看,缓缓地落地。不知北堂辰搞什么东西,反正他是来看闹的,怎么样都无所谓。

    于是,也以后辈的礼节向施正杰见礼,笑着说:“老前辈,讨饶了!”

    拂萝见小姐不喜欢这两位公子,想是他们和小姐有些过节,自然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但,奉茶的事还是要做,要不然,该被人说他们家不懂待客之道了。

    哟,这茶能喝吗?西门狐被拂萝貌似夜叉的脸吓着了,很怀疑这茶里是不搁了毒,就等着他们喝下,见血封喉。

    “公子,请慢用!”面无表地说话,拂萝的样子有些吓人。

    这家人倒是齐心得很,连个奉茶丫头也跟主子一个鼻孔出气。北堂辰瞧了眼拂萝,忍不住想笑,最后还是忍住了。

    “两位公子所来何事,老夫与两位素不相识,说是探亲问友就有些搪塞了。”施正杰对二人虽有好感,可脑子还不糊涂,知道两人的目的。

    “回老前辈,晚辈突然来访,是有事需要另千金帮忙。”面对施正杰,北堂辰没有撒谎的必要,何况他也不打算那么做。直接说明来意,不虚与委蛇。

    果然,找上门来了!施正杰心里有了底,看了眼一脸怒气的女儿,示意她别轻举妄动,一切听他安排。

    老爹的眼神,施乾锦懂。可是,她还真不知道,与人和气的爹如何解决事,这小子摆明了是来要人的。

    依着她的子,直接拒绝就好,要是他敢动武,咱就还击,她就不信,他带来的那些个人能抵得住爹和她的连手。

    东方郁一直挨着她坐,双手死命地按住她的手,就怕她一个没忍住,惹出什么祸事。与爹相比,他更相信爹的处理方法。

    目的一提,现场气氛就僵了。施老夫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早,趁机说道:“已经到了晌午,你们若不嫌弃,就留下来吃顿便饭。拂萝、庆嫂,快备饭。”

    “是,夫人!”庆嫂和拂萝同声应着,然后,两人回厨房忙活了。

    “多谢你的款待!”没有达到目的,北堂辰没有打算放弃,顺意留下来。

    “有劳拂萝妹妹!”西门狐自然也厚着脸皮留下来,不怕死地挑衅拂萝。

    走远的拂萝回头,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一句话也没说,转走了。被她这么一瞧,西门狐心里居然有点胆怯,感觉脖子上架了柄刀似的,寒凉得可怕。

    这美人招惹不得!他摸着脖子记住了。

    施正杰继续刚刚的话题,假意问道:“公子找小女何事,她不过一介村妇,有什么事值得公子一路追来这里?”

    看来,他已经知道了事的始末,这事儿就好办了。北堂辰不用讲清事的原由,省了许多时间,直接单刀直入:“前辈有所不知,再过几就是家父寿辰,晚辈想为家父送一份礼物。此礼物,需借别千金之能才能完成。请你看在晚辈的一片孝心上,能准许另千金随我到府上一趟,为家父准备寿礼。”

    真的假的,皇帝老头要过生了,还是说他在撒谎,骗她入宫做冰雕只是为了皇家天天都有的宴会。施乾锦不相信他说的话,并向爹示意,让他别轻信他人之言。

    施正杰自有打算,一直观察着北堂辰的言行举止,凭他识人的经验,觉得他像是个喜好说慌的人,而且,刚刚说话时,言词真切,并没有撒谎。

    虽然如此,他也不能答应北堂辰的请求,他们的份特殊,不宜多露面,况且,他还是皇家的人,更没有去的可能。

    “公子,很抱歉,这事我不能答应你。”施正杰很慎重地拒绝,让北堂辰清楚地看到他的态度,好知难而退,不要苦苦相

    北堂辰觉得好奇,看着施正杰问:“为什么,请前辈给晚辈一个理由。”

    理由有,他不能说。施正杰摇摇头,为难道:“人生在世,自有自的难处,希望公子不要执着。”

    施乾锦实在听不下去了,觉得北堂辰一直很咄咄人,像蟑螂一样讨厌。像他这种人,直接扫地出门,跟他啰嗦个什么劲呀,不闲口水多。

    “喂,北堂的,你别太过分。长耳朵的都知道,我爹在拒绝你,而且不止一次,别给脸不要脸,蹬鼻子上脸。看见没……”施乾锦火冒三丈,拍拍桌子,指着下山的路,不客气地开始撵人,“前面就是下山的路,赶紧带着人滚!拂萝、庆嫂,饭菜别弄多了,还是照着以前的分量来。”

    “锦儿,放肆!”女儿说话很难听,施正杰老脸都丢没了,横了眼说话不雅的女儿,尴尬地看了眼北堂辰和西门狐,见两人面色难看,好像生气了。可能还顾及他这个长辈,才没有当面翻脸。

    东方郁被她突发的状况吓得不轻,那些有辱斯文的话,听着就让人生气,是种有声有色的挑衅啊。

    “娘子,你别生气呀,这事还是交给爹来处理。”东方郁抹了把汗,把人拉到一旁,招手唤来逸儿,“逸儿,你陪娘回洞里休息。”

    逸儿是个聪明的小家伙,知道娘亲不喜欢突然来的二位大哥,刚刚还凶凶地骂了他们。乖乖地点着,用小手拉着娘亲:“娘亲,我们回里面去,外面好冷,逸儿不喜欢。”

    家人的好意,施乾锦没办法拒绝,顺了逸儿的话,将人抱在怀里,转头也不回的进了山洞。反正,她知道,爹爹是不会答应猎猪男任何要求的,凭他装得再怎么可怜可敬,都是不可能的。只是,会花许多时间,费些唇舌。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