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老牛不能吃嫩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七十三章老牛不能吃嫩草

    第七十三章老牛不能吃嫩草

    “我们走!”施乾锦突然停下来,转拉起东方郁的手,不悦地离开。

    “姐姐别走啊,快进来坐!”没等她走上三两步,小白兔已经冲了出来,一脸高兴地挽着她胳膊,强行把人拉进去。

    不出她意料,里面正坐着她不想见到的猎猪男。施乾锦没什么心,黑着一张脸,瞪了眼有些得意的北堂辰。

    “既然来了,何不痛快坐下。难不成,你是在害怕我?”北堂辰看她一脸的不高兴,知道她极不愿赴宴。她越是不愿,他就越想让她接受,挫挫她的锐气,让她知道该如何面对皇室,卑微服从。

    这人太过嚣张、高傲,是该有人给她些教训!

    谁怕了,他就算是三头六臂,也不见得能让她害怕地眨眨眼。她不过是怕麻烦而已。施乾锦知道他在拿话激她,不想趁他心意,熄了一肚子火,拉着东方郁,挑了个最远的位置坐下:“谢谢知县大人款待!”

    她点明此宴的主办者,让猎猪家伙清清楚楚明白,她是给张知县面子才来赴宴的,与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打扰了!”东方郁明白她的心思,随声附和。作为一个好男人,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妻子受到他人的伤害。

    小白兔不高兴了,她原本想与施乾锦真心交朋友,知道她与北堂辰之间小有误会,先前就拜托过北堂辰,让他别有事没事找人家茬。这才刚见面,他就放狠话激人家。她心里那个气啊,红着两只水汪汪地大眼睛,责备地看着北堂辰。

    北堂辰感受到她强烈的注视,有点心虚,微笑地说:“小白兔,快过来坐下。”

    “不要!”小白兔真生气了,甩甩头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坐到施乾锦左边,开心地与她攀谈起来,“姐姐,我叫梁琪雪,你可以叫我雪儿。我很喜欢你,希望能和你做朋友。如露果你有时间,欢迎你到永宁城来,我会好好招待你和你的家人。”

    这丫头也太随便了,他们认识不到一天,什么都不了解,居然这么毫无心计地说要和她做朋友。对小白兔的乐观,施乾锦有点担心她的前途了,这货一看就是个好骗的主儿,太相信别人,指不定哪天被人骗去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姐姐不是北辰人吗,你的姓氏好奇怪呢?”小白兔很自来熟地问话,一双大眼睛期待地看着她,“真想去姐姐的故乡,那里一定很有趣。”

    “为什么?”施乾锦受到她的感染,心里放松了警惕。

    “因为你的名字很有趣啊!”小白兔天真地说着。

    天啊,这人真小白?施乾锦突然想起一个以腿知鸟的笑话来,这小白兔和那傻子有得一拼。

    说实话,她心里还是喜欢眼前这个叫梁琪雪的小姑娘,像小白兔一样,招人怜

    “你今年多大了?”施乾锦觉得她年龄很小,应该比自己小上四五岁。

    “过了年后就十五了!”小白兔很高兴,说话时看了眼北堂辰,过了十五她就能嫁给她喜欢的辰哥哥为妃了。

    北堂辰看到小白兔气消了,微有期待和喜悦地看着他,知道她心急着要出嫁了,不莞尔一笑。他也很期待,娶她为妃!

    哇,这两人真流露了!施乾锦有点痛心疾首,小白兔对上猎猪男,那是老牛吃嫩草的行为啊。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对上一个年过二十的大叔男,这不是萝莉控吗?

    她已经彻底忘记了,千夜城一夜轰动的招夫启示,上面的年龄可比小兔子还小呢。她也曾有毒害幼小心灵的时候,比起北堂辰,人家那算是小巫见大巫。

    “小兔子,你不能冲动!”施乾锦心生良知,指着北堂辰,试图劝说小白兔,“就他的年龄,都可以当你爹了,你不能想着嫁给他。天下之大,俊男良人无数,你要仔细挑。成亲是女人一辈子的大事,马虎不得!”

    “姐姐是在说我吗?”听她唤她小兔子,梁琪雪有点惊讶。

    “当然是你了!”这里还会有其他没嫁的女子吗?施乾锦觉得眼前这只小兔子很迷惑,事儿说一遍怕是记不住,“你才十五岁,不用这么狠嫁吧!而且,姐姐不觉得他会是个良人。”

    “娘子,你是不是……”东方郁看到北堂辰脸都了,一幅山雨来的样子,真担心两人会打起来。于是,他担心吊胆地拉拉娘子衣服,提醒她说话别太过分,至少别当着某人面打某人脸,这是自杀行为。

    不料,施乾锦一个猛回头,怒瞪,他将要说话的忘了个干净。

    一边看戏的西门狐乐,他还是第一次听人把北堂辰说成大叔,眼前这女子胆子不小呢,他欣赏!

    相比之下,她边的男子就不怎么样,一脸的紧张,谨慎地时时刻刻提防他们。这会儿,还出口提醒她别太过分。要是被阻止了,他还能看好戏么!

    “姑娘好凌厉的一张嘴……”西门狐看似要帮北堂辰说话,却不料话风陡转,一脸坏笑地说,“字字珠玑,全无半句虚夸!”

    北堂辰瞧了眼努力破坏他和小白兔感的女人,把年轻有为的堂堂太子,贬成了一文不值的大叔。再放由她说下去,或许真让小白兔心里留下影,拒绝嫁他为妃了。还有一个成天等着看他笑话的西门狐,他现在是腹背受敌。

    为了他将来的幸福,北堂辰不得不打断两个女人的谈话,大掌用力拍了下桌子,冷冷地扫了眼张知县,指桑骂槐道:“张知县,你这主客家当得有点不厚道,客人已经来了大半天,怎么还不见开宴,让人过来斟酒,没瞧见客人闲得聊人是非,睁眼说瞎话了吗?”

    呵!张知县吓了一跳,差点从凳子上跌下去,诚惶诚恐地看了眼面有怒色的北堂辰,心里暗暗叫苦,怎么就惹上了这么个煞星。有些后悔自己多事,为了讨好上面的爷,办了这场宴,请了不该请的人。

    张知县的夫人还算知礼,反应也快,见他家老爷吓得没了方张,赶紧陪了笑脸,挥挥手让屋里的丫环赶紧为客人斟酒:“来来来,刚刚是我家老爷疏忽了,请各位客人见谅,多多包含!”

    “老爷,快敬酒!”张知县夫人见自家老爷没有动静,还傻呼呼地不知所措,心里一着急,藏在桌下的脚,狠狠跺了过去。

    “啊……”脚背吃痛,张知县回过神来,憋红着脸没有惨叫出声。感激地看了他夫人一眼,然后端起酒杯,向北堂辰敬酒:“感谢北堂公子慷慨解囊,集资举办一年一度的巧夺天工冰雕大赛,这杯酒本官代冰泪城所有百姓,敬你!”

    北堂辰早先交待过,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他的份,以一普通商人的份出席。

    不过,他也真够蠢的,普天之下,有谁不知道北堂是皇家的姓,他连扮演商人都不称职。施乾锦和东方郁两人都很郁闷地看了眼北堂辰,直接怀疑他是不是在制造压力。

    北堂辰没那心思,举起酒杯,客气了两句:“那里那里,知县大人言重了。在下自小有些好,算不得慷慨。知县大人请!”

    说完举举杯,然后把酒一口气喝干,完事还以空杯示意,并向知县打个眼色,让他为施乾锦等人敬酒。

    知县也上道,马上让人倒酒,然后举着杯子向还在滔滔不绝的施乾锦敬酒:“维纳斯夫人,难得冰泪城还有你这样的高人,这酒本官敬你,以表我对你的敬佩之意。请!”

    被人突然敬酒,施乾锦不得不应承:“知县大人谬赞,民夫实不敢当。”

    一翻虚假意的应酬,好在施乾锦与东方郁擅长此道,没有被张知县和北堂辰几人灌醉,直到饮宴结束,两人都只是面色微红,略有醉意,还不到脑子不好使的地步。

    临走时,北堂辰叫住了夫妻二人:“二位请借一步说话。”

    施乾锦喝了些酒,绪掩藏不住,郁闷而焦躁地决绝:“不用,我们和你没什么好说。”

    “请二位早做准备,三后随我上永宁城,为我家年关前的冰展出份力。事后,定有重赏!”北堂辰也不管两人是否愿意,把该说的话说完。

    这口气好生强硬啊,实在让人火大!施乾锦先前就忍他很久了,被他这一激,怒火嗖的一下,窜了七八丈,正要发飙,却被东方郁拦住了。

    “此事重大,请让我家娘子考虑考虑!”东方郁一脸为脸地说。

    “给你们一天的时间,我只听一个答案,你应该明白!”北堂辰说着很强势的话,带着威胁。

    东方郁中怒火起,顾及他的份,紧紧抱住暴动的施乾锦,面不改色地应道:“一后定能给公子一个满意的答案。若是没事,在下就带着娘子回了。”

    “姐姐你们不要生气,辰哥哥向来说话如此。雪儿真心希望你们能到永宁城做客!”梁琪雪不满地瞪了眼北堂辰,然后一脸期待地看向夫妻两。

    “多谢梁姑娘好意!”东方郁向梁琪雪点点头,然后带着施乾锦头也不回地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