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好消息和坏消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七十一章好消息和坏消息

    第七十一章好消息和坏消息

    “娘子想笑就笑,不用为我憋着。”东方郁看她面色怪异,染着喜欢的双眸出卖了她极力想要掩藏的心。她是想笑?

    “别生气,我是真心乐!哈哈哈……”施乾锦乐出声来,笑了好一阵子,才打住,“东方郁,你和逸儿以后都不用担心,洛家人已经没有能力追杀你们了。你那宝贝叔伯真是个奇才,不到五年,将洛府的家业败得彻底,最解气地是,欠了一股责,被责主吓得大门都不敢出。说实话,你那几个姨娘果然不是省油的灯,见苗头不对,携款私逃了。若不是我们不能回南翼,我真想带你和逸儿去瞧瞧。”

    这样的结果,东方郁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他一直都知道好吃懒做,赌成的叔伯不是经商的料,家业落到他手中,最多只能撑上十年,而且还得有几位姨娘的帮忙。没想到,姨娘们各存心思,才会让洛家败得那么快。

    他该说什么呢,报应吗?

    东方郁想起那几位姨娘,心里有些不舒服,并不是他残忍,想赶尽杀绝,而是,她们不配支配洛家财产。

    “东方郁,你在生气?”发现他绪反常,施乾锦试探地问。

    “没有,我很开心。”东方郁让心平复,不想让她担心,“这是他们应有的报应,爹娘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

    “有事儿别闷在心里,说出来会好一点。”她不喜欢东方郁隐藏绪,那样会让她有点受骗的错觉,心里十分不舒服。

    “娘子,我想回凤城。”东方郁象是下了什么决心,语气很坚定。

    施乾锦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一时愣在那里,放久后才问:“为什么,回去要做什么?”

    “拿回属于逸儿的东西!”东方郁说话时很认真,严肃地样子不容他人决绝。

    知道他下了决心,施乾锦没打算阻止:“现在就走吗?”

    “不,你忘了我们还没有建好属于我们的家。”东方郁亲亲她脸颊,拉着她的手笑着说,“等到我们有了家,牧场的生意稳定后,我们带着逸儿回去祭拜爹娘。”

    “你决定就好!”对于他将家放在第一位,施乾锦内心小小感动一把。

    以前听人说,顾家的男人懂得疼老婆,这话搁在东方郁上一点也不假。看来,她找到一个好男人。

    “娘子,我也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想先听哪个?”东方郁想巧夺天工的奖品,有意逗弄她一翻。

    “你能有什么好消息?”施乾锦没把他的话放在心里,随口问着。

    “好消息是,你的祭天赢了巧夺天工的一等奖,奖品已经被送来了,我也点收过。我们一下子多了一百两黄金和三千银白银,还有一匹宝驹,正好可以送给爹作寿礼。”东方郁得意地说着,见她面露喜色时,突然脸色沉重地说,“还有一个坏消息,娘子可还记得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奖品?”

    “还有?”施乾锦不敢置信,仔细回想小福说过的话,然后青着脸说,“不会让我真娶那个雪仙子吧?我是女的!”

    “是,你是女的,这点我很清楚,也证明了很多次,没什么可怀疑的。”东方郁点头称是,然后又将话题转折,“但是,你有相公我。”

    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施乾锦郁闷地看了他一眼,脑中灵光一闪,真相了。

    “你想纳妾?”话里藏刀,带着杀气。她保证,只要东方郁敢点头,她一定血洗温泉。

    玩笑开大了,娘子生气了!东方郁心里那个后悔啊,肠子都悔青了,赶紧讨好:“娘子误会了,我对你忠贞不二,绝无再娶的心思。我已经很认真、很迅速地拒绝了!”

    “知道你没那胆,以后少跟我提其他女人,误伤就不好了!”施乾锦瞟了眼四指朝天,准备发毒誓地东方郁,挥手打掉他的手,冷哼,“誓言就不用发了,发了我也不信。没听过男人的誓言不可信吗?以后注意点!”

    “是是是,我一定注意!”东方郁抹了把冷汗,怯怯地问,“这误伤是伤我还是伤别的女人?”

    “她伤你死!”施乾锦冷冷地说。

    呃,他直接跳过伤者成为死人了!东方郁摸摸脖子,讪笑:“我一定不会给娘子机会。”

    “对了,等会儿我们收拾收拾东西,换家客栈。”施乾锦掬了把水,拍在脸上,然后整个子沉到温泉里,只将头露在外面,全放松地享受起来。

    东方郁也跟着沉进水里,与她对视,淡淡地说:“我也有此打算,我们不愧是夫妻,心有灵犀一点通!”

    “通什么通,少麻了。连傻子都知道,与皇室成员保持距离。”‘哗啦’施乾锦挥带出一串串水花,敲了下东方郁的额头。

    东方郁吃痛,伸手揉着额头小声道:“麻一点有什么不好,哄你是为夫的责任和兴趣嘛。”

    “娘子,我们是不是和皇室有什么孽缘啊。先是莫名奇妙的东方宵,缠着你比武。后来再出现个南宫展,他不是个东西,就不提……”提起南宫展,东方郁声音突然变小,小到只有他能听清。

    “你说什么,南宫展怎么了?”施乾锦听不清他说什么,向前靠近一些,等着他继续。

    “没什么,他可不是什么好人,不提也摆。”东方郁不想和她多谈南宫展,怕她记起些什么,将话题转走,“现在又遇上北堂辰,都是皇家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我们一个也得罪不起。”

    “我们过我们的子,理他们作什么。”一个东方宵就已经让她够头疼了,而且还有一个坏太后姑姑,她真心不想和皇室里的人扯上什么关系,只想和爹娘过着平凡的生活。

    “娘子说得极是!”东方郁点点头,心里却在叹息:事如果能那么顺利就好了。看到北堂辰后,他的心一直就没放下过,总觉得会出事。

    “洗洗睡吧,有些事想也没用!”施乾锦叹了口气,低头看着夜空。该来的一定会来,太后姑姑想要从她这里得到某种东西,依她的个,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东方郁,如果有一天我……”太后姑姑的强大,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再次相见她或许会死掉。

    东方郁知道她要说什么,心里微痛,一把抱住她,激动地说:“不会有那一天,绝对不会有。答应我,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活着,活着等我。”

    东方郁不知道,不久后施乾锦会因为他的这句话痛苦地活着,在绝望中等着,终于等到他的到来。

    “你是打算勒死吗?”没死在别人手里,先死在他温一抱里,施乾锦翻着白眼,呼吸困难。

    “抱歉,之所处,忘我了!”东方郁松开手,面有窘色。

    “行了,赶紧洗,洗完好休息,明天还要换客栈,有得你忙。”施乾锦懒得理他,掬着温水快速洗了个澡,然后打着呵欠穿好干净地里衣,慢慢转进屋里准备睡觉。

    看着她转进屋里,东方郁想起另一件,趁她还没睡前要通知:“娘子,明天中午,县太爷请我们去县衙赴宴。”

    “哦……”屋里传来施乾锦懒懒地回应。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