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看谁得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六十八章看谁得意

    第六十八章看谁得意

    夜长梦多,担心北堂辰会带着小白兔过来盯梢,施乾锦手舞匕首和银钗,快刀斩乱麻,对着飞仙的脸部加上一张青面獠牙的驱鬼面俱。她雕功精湛,瞬间把好好的飞仙硬改成了驱鬼的巫女。

    护卫来不急阻止,眼睁睁地看着她毁了原来的冰雕,等到她收袖而立时,一切都已成定局。

    “姑娘这是……”护卫觉得前途一片黑暗,看着被改过的冰雕,依然很美丽,是件不可剥夺的精品,只是,那只张加上去的面俱添了几分恐怖和畏惧,让人观之不寒而粟。

    主子应该会满意吧!护卫哭丧着脸,看着笑容微带邪气的施乾锦,很明智地选择不去惹恼她。能和主子对着干的人,怎么说也有些本事,他们上有老,下有小,就有去忠心凑合了,小命要紧。

    “放心,你们死不了。”眼前这两名护卫也算无辜,施乾锦小小内疚了一下下,然后拍拍两人的肩,很有把握地说,“只是换了个主题,没什么好紧张的,真的!”

    说得容易,她随意换个主题就能害他们掉脑袋,她这话算是安慰吗,他们怎么觉得比刚才还要紧张了。

    呃,她是恶魔!

    护卫得出结论,悲愤地望着施乾锦沉默。

    最开心的要数东方郁,改后的冰雕已经完全看不出施乾锦的样子,这让他很安心。虽然觉得有点对不住看护的护卫,但他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典范,内心没有半秒挣扎,更没有心里负担,坦然地接受了他家娘子的刻意改动。

    “娘子手艺不凡,加上面俱也如此好看,不损飞仙之名。”东方郁心里乐着,狗腿地拍着马

    “去去去,现在它不叫飞仙。”施乾锦摆摆手否定他的话,看着改后的作品,想了会儿说,“祭天,这个名字如何?”

    “嗯……”东方郁仔细思考着,觉得还算贴切主题,点点头同意了。

    傻眼的护卫觉得况不妙,有必要向主子禀报,看看能不能减轻处罚。他们俩留下一人继续守着,另一人跑过去向北堂辰禀明这边的况。

    北堂辰听完护卫的禀报,黑着脸就过来了,看了眼被改的冰雕,被那张特意覆盖在脸的狰狞面俱惊了一下,嘴角小小抽搐。

    小白兔也跟了过来,看到被改的冰雕后,意外地没有生气,笑弯了好看的大眼睛,指着冰雕欢喜道:“辰哥哥,我喜欢它现在的样子,好像巫族的大祭司。”

    听到小白兔的赞赏,施乾锦心都凉了,唉,她还是低估了小丫头的好奇心,本以为会吓她一跳,让她拒绝收到此礼物,没想到,反让她更喜欢了。

    “这样也好!”施乾锦叹了口气,冰雕已经完全看不出她变后脸,她也有点喜欢小白兔,东西就送出去好了。

    事能够和气解决,东方郁心里也高兴,很乐意见到娘子放弃寻北堂辰的麻烦。

    “娘子,胜负已经不重要了,我们赶紧去添置年货。”担心北堂辰纠缠不清,东方郁决定带着娘子早早离开。

    施乾锦明白他的心思,也有此打算,点点头应道:“好,我们走。”

    “姐姐,现在就要走吗?”小白兔有点喜欢施乾锦,听说她要走,心生不舍。

    “小白兔,看在你可的份上,祭天就送给你了。记住,是姐姐我送的,不是他!”施乾锦停下来,转很亲切地对小白兔说话,并鄙夷地扫了眼北堂辰。

    她这是挑衅!北堂辰冷哼一声,正要说点什么时,被突然飞来的西门狐打断。

    “北堂辰,你输定了!”西门狐很是得意,对自己雕刻的飞龙很有信心,而且刚刚还看过北堂辰的作品,除了对他的速度称赞外,一点也不认为花中四君会胜过飞龙。

    “哼,结果尚未出来,你是不是得意的太早?”北堂辰不屑地瞟了眼西门狐,决定不和他一般见识。抬头寻刚刚向他挑衅的施乾锦,发现两人早已没了影,眉头不由得挤了挤。

    小白兔知道他在找什么,叹息地摇摇头说:“别看了,姐姐和她相公都走了。”

    “不许叫她姐姐!”北堂辰难道地对小白兔面露凶相,很厌恶她对施乾锦的称呼,那人要是小白兔的姐姐,他会死的。

    “真是小气!”小白兔没有被他的表吓倒,不满地说,“你讨厌她就讨厌好啦,干嘛还着我也讨厌!”

    “小白兔,你是我未过门的太子妃,怎么可以认一个平民做姐姐。”让他平白无故矮了一级,北堂辰极为不满。

    “北堂辰,你蛮不讲理,我不和你说。”小白兔气呼呼地,用力踩踩北堂辰的脚背,转跑开。

    西门狐看着跑掉的小白兔,讥讽地说:“啧啧啧,你惹她生气了,辰,你惨了!”

    是够惨的,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让他惹怒了小白兔,一点也不像冷静的他能干出的事。北堂辰郁闷,黑着脸,心坏透了。

    “不说这事儿。西门狐,好好的西晴皇宫不待,跑来冰泪城做什么?”他不会相信这是巧合,这家伙象是故意来赶巧夺天工,竟然与他半路相遇。北堂辰不知道他的来意。

    “别这么紧张嘛,老朋友叙旧而已。”西门狐看他变了脸色,毫不在意,没心没肺地拍着北堂辰的肩,眯着桃花眼坏坏地笑,“你又不是不知道,东方宵那家伙快成亲,我正愁送什么礼物好呢。说来,我们四人中,你年纪最长,成亲本该是你走在前面。没想到,让南宫老三抢了头。呃,南宫展这小子真不是个东西,成亲居然不给我们几兄弟送喜帖,太不厚道了。别以为他现在贵为帝王,就可以跟我们摆谱。切,我们几人谁不是定好的君主,只是时间早晚而已。他不过是好命,南翼先帝早去,让他占了便宜。”

    “你是来诉苦的?”西门狐最讨厌、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啰嗦,北堂辰听他口若悬河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黑着脸讽刺,“你要是眼馋了,可以宫,让你皇帝老子早点休养晚年。”

    “辰,你好毒,居然唆使我做一臭万年的事!”西门狐痛心疾首,指着北堂辰说,“说,你是不是早眼红了,正等着机会篡位?”

    “你名声本来就臭,还怕没人知道么?”北堂辰鄙夷地看着西门狐,“听你刚刚的口气,已经决定好要送东方宵什么礼物了?”

    “嗯,决定了。”西门狐对送出的礼物很有自信,一幅得意洋洋地样子,轻挑地说,“听说冰银山上有雪狐,毛色纯白,我打算猎来做件狐裘送给东方宵。”

    “你倒懂得借花献佛,拿我北辰的东西做人。”北堂辰脸都绿了,任谁家东西被人惦记,心里都会不舒服。

    “别这么小气,我也没打算独吞不是。”西门狐厚脸皮地嘻笑,“我们一起猎狐,把做好的狐裘送给东方宵,以表兄弟之。”

    北堂辰没作声,西门狐当成他已经默认,赞同了想法,很开心地说:“这就对了嘛!走,去泉客栈,泡温泉渴酒,我们哥俩好好聚聚。我请客!”

    连选客栈也不忘占他便宜,谁不知道泉是北辰的产业。北堂辰对西门狐的诚意大打折扣,青着脸被他一路拉回泉客栈。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