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恶因种恶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五十二章恶因种恶果

    初听之下,东方郁被突然扭转的怔住了,一直认定的敌突然没有那件做过坏事的外衣后,他很除了发怔就是慌张,像是要被南宫展抢走心里最在意的东西,急躁、愤怒。

    凌雪衣曾经说过,娘子被她到致深的男人伤过,这个男人就是南宫展。他在担心,担心他们的会死灰复燃。施正杰的话无疑是道小火星,虽然渺小,处理不当就能引出他们的火。

    有人说过,能让人痴傻,先上的人先痛苦,因为上了,所以怕失去,患得患失,连自信都会被一点点蚕食。

    东方郁现在大概就是这样,他脑子已经傻到无可救药,忘记现在施乾锦已经不是以前的施乾锦,以前的恨束缚不了她。

    施正杰被他过度惊吓的样子弄懵了,感到他的绪很低潮,有点担心地问:“贤婿,你怎么了?”

    “岳父,你老肯定是记忆模糊了。”东方郁讪笑,自欺欺人地说,“下毒的一定是南宫展那混蛋,肯定是!”

    古人对之事都很迟钝,施正杰没听出他话里的痛,当着他面很肯定拿话捅他:“我不会记错,因为下毒的是太后,我的亲妹妹,锦儿的亲姑姑!”

    他就知道,和太后拉上的事都不是好事!东方郁全力气都被抽空,软软地坐在边,无言以对。

    “岳父,你是不是得罪了太后,让她这么死啃着不放?”东方郁已经无力大惊小怪了,从他开始算计施乾锦后,入赘施家后就没太平过。当然,一小部分原因在他,大部分原因都跟娘子有关。越接触越深入,他们就像被蜘蛛织的丝网缠住一般,怎么也挣脱不掉,陷进太后作的局里。

    “是我们施家欠她的。”施正杰说得很辛酸和无奈,有些事虽然是上辈人造出的孽,却要让下辈人还。

    东方郁心里一抽,很不舒服地问:“真做了什么让人无法原谅的事?”

    “有件事我藏在心里很久了,我没有对锦儿说过。”施正杰长长地叹了口气,看着东方郁。

    大概确定他是个值得相信的人,所以才没有设防,决定把藏在心里的秘密告诉他。毕竟,他多少已经被拉进施家与太后的恩怨里。

    “这件事要从我的夫辈说起,也就是锦儿的爷爷和。”施正杰开如回忆起那段不堪的过去,有点痛苦地说着。

    施正杰的父亲施习恩出名门,拜北门逍遥仙为师,习得一武功,十八岁下山入江湖历练。因生得英俊,温和,赢得不少女子青睐。

    一次意外,施习恩救了偷偷出宫被江湖中有名的采花大盗掳走的九公主南宫娣,于是发生了落入俗的英雄救美以相许的狗血剧。两人私定终生,携手游历江湖。后来结识了一个很关键的人物,就是这个人造就了后来的所有的悲剧。

    此人名唤百里轻然,格孤僻,为人清高,长着一张赛似嫡仙的倾城之貌,处事亦正亦邪,多变,看心定人生死。偏偏就是这么个妖艳的男人,被上天赋于了世间最好的东西。年纪轻轻,武学造诣已经达到巅峰,无人能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时兴起,随笔写了一阙词,轻轻松松得了个状元。被前赐封,他不屑地转而去,将清冷的背影留给众人。

    都说上天造物很公平,给了你这样好处,必然会收回你一些其他好处。百里轻然什么都好,惹人羡慕、嫉妒、恨,可他有一样东西没有。他缺了一颗感受人间冷暖的心,不懂人事间的感

    直到,他遇上施习恩和南宫娣。

    他被施习恩的随吸引,被他的笑容感染,像着了魔似的,忍不住想要向他靠近。后来,他们成了朋友,百里轻然从他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说笑容。

    百里轻然慢慢地变了,冰冷的脸上有了笑容,虽然这笑只给施习恩和他的家人。跟着施习恩,他认识了如水一般温柔的南宫娣,他发现,他的目光慢慢被她吸引。

    当南宫娣生下第一个孩子时,百里轻然比谁都开心,成天将孩子抱在怀里,轻声逗弄。他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欢喜,等到他明白时,一切都失控了。

    他明白了,他喜欢上了南宫娣和施习恩,喜欢三个人相处的时候,讨厌两人把他冷落的时候。后来,又多了一个孩子,他们对他的喜欢渐渐减少,相处的时间也变少了。他愤怒了,幼稚地想着,如果他也有个孩子,那两个人一定会再次变回原来的样子。

    于是,他痛心地打伤了最喜欢的施习恩,劫走了南宫娣,不顾她的挣扎,强了她,并把她囚起来,直到她怀上孩子。

    不久后,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婴。百里轻然像第一次抱孩子一样兴奋,抱着女婴笑。施习恩也找到了他,看到脸色惨白的妻子,和笑得像个孩子的百里轻然,不有他怀里刚刚出生婴儿。

    百里轻然好高兴,抱着孩子给施习恩看,没有防备,被施习恩打成重伤,眼睁睁地看着他最喜欢的两人,用厌弃的目光看他,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留下受伤的他和哭得很凶的孩子。

    那一天,施习恩听到凄厉的哭声,心都在颤粟,他不明白事为何会发展成现在这样。他知道是百里轻然在哭,平那么孤高的人,竟然哭得像个一无所有的孩子。他也很心疼,但不会原谅他的所作所为,咬咬牙,抱着南宫娣狠心离开。

    施习恩有意避开百里轻然,带着妻子和孩子隐居在千夜城里。百里漠然抱着孩子,丢下旁大的邪神教四处找寻两人的下落。

    受到打击后的百里漠然已经疯了,遇到前来挑事的人毫不手软,杀一人不够,携着怨气血洗整个帮派,甚至血洗整个武林。因为树敌太后,被人群起而攻之。

    施习恩对他还有些许意,而且南宫娣很担心跟着百里轻然的女儿。夫妻两很有默契地决定帮帮百里轻然。只是,两人去得太晚。百里轻然被高手重伤,落悬崖。临死时,心里存了点良知和父,将已十岁的女儿用力抛上去。

    施习恩赶到时,只能救下百里轻然的女儿,也是现在的太后,后来改名的施卿音。

    “或许是心里存着恨吧,妹妹不喜欢爹和娘,也讨厌和我相处。爹娘想对她好,都没有办法。”施正杰每每想起,第一次和十岁的施卿音见面的场景,那双充满恨意的眼睛,带着毁灭。他的心都不由自主地冒寒气。

    也难怪,她会毁了绿林山庄!东方郁听完后有点明白太后的狠心,她似乎从来就没有把绿林山庄当成是她的家。

    “我一直不知道该如何与她相处,很尴尬。直到后来,她嫁进宫里。”施正杰咳嗽起来。

    东方郁见他难受,赶紧为动手为他顺气。

    等体好一点后,施正杰接着说:“锦儿十岁时,被她招进了宫里,十五岁才归家,没住上几天后,心神不宁地去了皇宫。两年后才一脸憔悴地回来,等我发现时,她已经中了古毒。这毒只有她才会有。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那么做,狠心地用古毒折磨锦儿。没办法,我只能拿出祖传的东西救锦儿。”

    东方郁明白了事各种原由,说不出谁对谁错。想了会儿,对施正杰说:“岳父,绿林山庄已经被太后血洗,你也被打成重伤,无论多大的恨,也该消了。父辈的事由父辈解决,与你无关,而且你也偿还了不是。事到此结束,我们离开南翼,找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主,重新开始。你也别傻傻地想把所有事揽在上,你的死并不会消除她的恨意。”

    被他看破的施正杰愣了愣,仔细想想他说得也对,只是心里仍旧放不开,沉默着不说话。

    东方郁知道他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他太过正直和死脑筋,得有人在后面推推,不然事还会回到原点。

    “岳父,你也不想岳母和锦儿担心不是。岳母已经失去了温暖的家,难道你还打算让她继续失去你。”东方郁开始下猛药,采用激将法,“你是没瞧见,娘子听说绿林山庄出事后,整个人都崩溃了,完全没有理智,而且异常的固执。你要是出了事,她还不跑去和太后玩命么?岳父,算小婿求你老人家了,看在我们新婚燕儿,别给我们找刺激行不?”

    “……”施正杰不说话,想了很久后说,“让我想想。”

    “这事没得想。”东方郁急了,抱着逸儿让施正杰瞧,然后再动之以,“瞧瞧,逸儿还这么小,你不会忍心让他从小变成没人疼的孤儿,混在人堆里做乞丐。我先声明,娘子如果有什么意外,我也绝不独活。”

    **地威胁,效果出其的好,让施正杰对上泪汪汪的逸儿后,果断地接了东方郁的安排。

    “那好吧,等我养好伤后,我们举家北迁,挑个草原牧马去!”施正杰一边给逸儿抹泪,一边下定决定心。

    东方郁终于可以松口气,想想去北方也不错,那里是北辰国,洛家人大概不会追到极寒之地去。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