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章 对他没兴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四十章章对他没兴趣

    好奇之心,人皆有知,南宫展也不例外。施乾锦的怪异让他很在意,虽然她的速度很快,但是,还是让他看到了另人惊讶的事。她的头发,似乎变成了银白色,体在缩水?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南宫展慢慢向马车走去,萧碧篱脸色苍白,跟在后,一路上也不说话,心乱成麻,理不清。

    躲在马车里的施乾锦已经结束体的民异变,拉了一缕银发,握在手中把玩。看着惹眼的银发,心里有点泄气。她现在的样子,已经和童话里的狼外婆吻合了,这一出去,指不定会吓哭多少小孩,成为人们眼里的祸害。

    东方宵有没有为她护法?她没什么把握,毕竟,刚刚还对人家刀剑相向,真心让他死。即便如此,心里还是有点小小希望,慢慢掀起车帘一角,偷偷地向外瞄了眼。

    还好,这小子守在外面。拍拍口,微笑着舒了口气。

    现在,她不能出去,只能呆在马车里,一直呆到变回原来的样子。当然,如果半夜,南宫展放松了警惕,对她没设防备,可以挑任意时间骑马溜走,追上拂萝。

    闲来无事,施乾锦只好随意躺在马车里,枕着手臂,望着车顶发呆。听到一阵脚步往着马车这边走来,猜想是南宫展看出了什么端倪,要来求证。

    她也不怕,反正有东方宵挡在外面,多少能换取点时间。计划有变,她不能呆在马车里,要趁两人交手时,想办法离开这里。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下来。南宫展被东方宵拦下来:“南宫展,千里追妃不容易啊。可惜,到头来还是为别人做了嫁人。她既然已经嫁人,你也别执着。大丈夫何患无妻,你边的女子好过她千万。”

    嗯,前段说得好,后段完全是放,老娘容貌没你说得那么不堪!施乾锦握握拳头,愤愤不平,对着车帘比比拳示威。

    “让开!”南宫展不吃他这,目光标很明确。

    唉呀,有杀气!施乾锦很没良心地开始幸灾乐祸,伸手想挑开车帘,最后还是慢慢收了回来,忍住了。

    没办法,南宫展意向不明,她还是不要去招惹。

    东方宵双手抱剑,似笑非笑,岿然不动,完全封住马车,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南宫展挑眉:“你想打架?”

    “是!”东方宵回话时,手中一抖,宝剑出鞘,握着剑直刺南宫展面门,他出手。

    南宫展不明白他为何要护着施乾锦,也没时间多想,拔剑和东方宵打起来。两人武功不相上下,谁也捡不到半点便宜。

    萧碧篱立在马车前,有点担心地看着南宫展,瞧了许久,直到南宫展占上风,没什么生命之忧,这才收回目光,拨开车帘,探进马车,与施乾锦谈谈。

    “糟了!”施乾锦耐不住好奇心,挑开马车右窗的布帘,看外面打斗正精彩的两人,一时疏忽,忘记了萧碧篱的存在。直到箫碧篱挑开帘子时,她在大惊失色,伸手要强行放下帘子掩盖。

    只是太迟了,而且箫碧篱并不如外表看起来的那样弱不风,素手一挑,将她伸来的手压制回去。

    箫碧篱看清车内的女子,大吃一惊。一头银色长发,配上柔美的五官,妖而不媚,容姿比她胜出许多。材修长,凹凸有致。上穿着施乾锦的衣服,夸张地挂在上,空空,露出高器和一大片玉脂凝肤。

    这个女人,让她很妒忌!箫碧篱愕然,压制住心里那份不明的妒火,将表用最快的速度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姑娘是?”箫碧篱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却聪明地没有问出来,而是探探她的口风,看看她能给出什么样的回答。

    没有认出来吗?施乾锦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心里很矛盾。她个人觉得自己变化不大,除了头发的颜色和体的宽窄,其实她还是她,一样貌美。

    矛盾一小会儿,施乾锦头脑恢复理智,冷静地思考起来。皇后似乎将她当成了另外一个人,这是个好机会,她可以好好利用。

    施乾锦假装不认识箫碧篱,害怕地向后缩缩子,盯着箫碧篱紧张而又小声地说:“你是……谁?”

    箫碧篱只知道她的害怕是刻意装出来,也不点破,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慢慢爬上马车,坐在离她最远的地方,防她生出逃跑之意。

    “叫我碧篱就好,放心,我不是坏人。”箫碧篱采取怀柔政策,试图卸去她的防备。

    施乾锦不是傻瓜,识破了箫碧篱计谋,暗骂她表里不一,有点明白南宫展直接立她为后的原因。这个女子拥有智慧,却懂得如何藏拙,韬光养晦。

    啧啧,看来是遇上利害的对手!她要小心应付,别露出什么破绽才好。

    萧碧篱一直看着她,知道她的害怕只是表相,那双秋水美眸已经出卖了她,水灵灵的眼珠,不见丝毫害怕,正有神地打着小算盘,编制陷阱和谎言。

    一时,两都没说话,各自思考着,算计着。

    “施乾锦?”突然,萧碧篱微有疑问地喊她。

    出于习惯,施乾锦抬头向她看过来。虽然没有开口应答,但间,这个无意的小动作已经为她作出了回应。

    呃!施乾锦懵了,很快又恢复正常,不解地问:“姑娘在叫谁?”

    箫碧篱得到了答案,很满意地笑,不将她的装傻当回事,继续说:“施姑娘,我没有恶意。我想和你谈谈。”

    施乾锦知道再装下去也没用,揉揉额头,懒懒地倚在右车壁,拢拢不合的衣服,挑开帘子向外望着:“谈什么?我体的怪异变化?抱歉,事关个人生死,我不会说的。如果是关于南宫展,放心,我对近亲结姻的变态嗜好没兴趣,不会跟你争夺。况且,我还有个相公。”

    明白她的想法,箫碧篱并没有松了口气,苦笑道:“有些事不是你想不想就有用的,结果还是要由他人决定。我不明白展心里在想什么,他对你很执着。”

    “喂,他执着关我什么事?”一听这满含无奈的口气,施乾锦就火了。

    知道箫碧篱对南宫展根深种,得很卑微,不敢为了而忤逆、反抗他,打算接受他所有的安排,接受他的后宫三千。

    这本与她没啥关系,她也不想多管闲事。只是,南宫展这个混蛋,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居然把后宫之位动到她上了。

    谁放着倒插门相公不要,傻到跳进深宫去刀山火海。与其让高高在上的男人对她挑上捡四,左右她的生活。还不如让她自由点,想,想恨就恨,哭了有人哄,累了有人陪。

    “箫碧篱,是自私的,你不用这么大度地将男人往其他女人边推。”施乾锦有点抓狂,看着另她很火大的箫碧篱,唠唠叨叨地开始说教,“估计南宫展是被你宠坏了,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他这坏习惯要改,天下女子多如繁星,若他动了心思,只怕整个皇宫都装不下,后宫由三千变成千万。到时,够你哭的。”

    箫碧篱茫然、震惊,她不敢相信,天下间会有女子拒绝皇上的宠幸,不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渴望得到英俊的皇上的。而且,啧啧有声地指责皇上的。

    “不用惊讶,脱了那龙袍,南宫展也只是个普通的男人。”施乾锦不屑地说着,挑起帘子向外看,脸色煞白,顾不上训话,拉着箫碧篱手说,“帮我逃走!”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