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与狼同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三十八章与狼同行

    一曲结束,四周响起啪啪啪地鼓掌声,与南宫翼同行的女子笑着向他们走来,缓缓坐在一边,开口赞道:“夫人好歌喉,刚刚的曲子唱得极好,词中充满真,让听者揪心,跟着歌声执着一回。这歌叫什么名字?”

    “呵呵,这是我和相公家乡的歌,名唤偏,意味执着的。让姑娘见笑了。”施乾锦第一次被人夸说歌唱得,心里吃了蜜似的甜,忍不住哆嗦起来。

    “这位公子就是你家相公吧?没想到,他也喝得很好听,这首歌很适合你们。”女子掩嘴轻笑,微微回首向南宫展瞄了一眼,幽怨道,“要是他能像你相公这般就好了。”

    “姑娘贵姓?”虽然施乾锦不喜欢南宫展,但是,对这名逸儿很有好感的女子,她心里也还是有几分好感,心生结识之意。

    “夫人请唤我碧篱,全名萧碧篱。夫人贵姓?”萧碧篱喜欢眼前这对让人羡慕的夫妻,他们感很好,让她渴望。只是,他不会给出这样的

    呃,怎么回事,皇后娘娘出宫了?施乾锦一听她报名,眸中闪过一丝惊诧,很快把她当成普通女子,轻松地应对:“施遗珠,他是我相公,东方郁。夫人要去哪里?”

    萧碧篱犹豫了会儿,才开口答到:“千夜城。”

    “哦,正巧,我和相公要回琼玉镇,我们顺路呢。”施乾锦捏着心肝学东方郁撒起谎来,偷偷瞄了眼坐在不远处,正悠闲地喝着凉茶的男人。怪不得,她不喜欢。原来是婚的混蛋,南宫展。

    这家伙好好的皇宫不呆,跑出来祸害谁?听说要去千夜城,天啊,一个太后姑姑不够,还添个皇上,绿林山庄得罪谁了?她得罪谁,他一国之君,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而且边明明就放着一个喜欢的皇后,干嘛非来招惹她。真是滴,姑妈家的基因有问题吗,一个个脑残地她入宫。

    “姑娘是和朋友去千夜游玩吗?”东方郁知道南宫展的份,再听说萧碧篱这个名字,知道她是三年前被封为皇后的女子。听说他们夫妻要去千夜城,有点担心,怕他们去找绿林山庄麻烦。

    “嗯,算是吧。”萧碧篱回答得有点苦涩,脸上的笑有点牵强,很显然,她不愿意去千夜城。

    根据萧碧篱的神,出于女人彼此间的直觉,施乾锦知道南宫展去千夜城,应该是为她而去。拉拉东方郁,示意他找个理由开溜。

    东方郁了解,微微点点头,起对马夫说:“大伙都休息够了吧,我们也该赶路,不然后错过时间借宿。”

    “东家说得对,前面很荒僻,几乎没有人家。”马夫喝完一碗凉茶,满足地咂咂嘴,招呼别名马夫,“东子,走了!”

    “好,就来!”叫东子的马夫匆匆喝完凉茶,跟着马夫出去,把马车牵到凉棚外。

    “孩子们,该走了,快点排好对,上马车。”施乾锦拍拍手,把孩子集中在一起,清点完人数,确定没有少人,才让小鬼头们按照原来的分配上马车。

    等安排好孩子后,施乾锦仍然骑马,带上东方郁。逸儿因为担心拂萝,留在马车里陪她。拉拉缰绳,对仍坐在凉棚里的南宫展好心提醒道:“你们也赶紧走吧,别错过错宿时间。”

    “嗯,谢谢夫人关心。我们就来。”萧碧篱有意与她同行,看向南宫展轻声说道,“展,我们也走吧。我想和施夫人说说话。”

    “随你!”依然是冷淡的口吻,南宫展站起来,拉着她走出茶棚,抱着她落在马背上,两人共乘一骑,与施乾锦夫妇并驾齐驱。

    女人天生比男人话,施乾锦一路上与萧碧篱天南地北乱聊一通,倒也十分开心。南宫展像个冰疙瘩,一个世纪也不会憋出一个来,东方郁搂着她的腰也不出声,一幅很紧的样子。气氛有点怪异,如果她们不说话,四个人处起来会很尴尬,等到两个女人把一辈子要说的话都说完了,他们已经到了一家客栈,正好结束相处的尴尬。

    不巧的是,施乾锦遇上了紧追不放的东方宵。

    黄昏下,残阳渐渐被吞没,留着最后一缕金灿灿地光芒,东方宵骑着他的马,背着残阳而来。金色的柔和色线条,将他和他的马渡上光芒,乍看之下,像披着金色战甲的天将,威武不凡。

    老天,你帮他玩我吗?施乾锦看着东方宵面带浅笑,故意放慢马速度,一点点向她这边近。她绝望了,对老天失望了,对凌雪衣生恨。那个没节的混蛋,为钱出卖良心,居然他用那么好伤药。这才几天,被太后重伤后就动动弹,四处乱跑,找她茬来了。

    “娘子,我们撤吧!”东方郁也看见东方宵,有点怕他,娘子体怪异,不适合和他动手。还有,边有南宫翼在。

    “东方宵,你怎么在这里?”南宫展看到东方宵后,脸变得更冷了,全透出杀气。

    唉呀,有机会呀,要不挑拨这两人打一架,让东方宵再躺着休息休息?施乾锦看着两人,得意地笑。

    “娘子,你别多事。”还没等到她行动,东方郁已经猜出她要做什么。被她的想法吓出一冷汗,一双手死死地抱住她,不让她出去惹祸,努力劝她离开,“娘子,不如我们抢先定下客栈里最好的房间,让他们挤大通铺去。听说大通铺里有各种像跳蚤之类的可小虫,不辞辛劳地为他们服务。”

    “好主意!”施乾锦脑子里想着皇室贵族被迫挤大通铺的窘样,乐了,决定采纳东方郁的意见。笑呵呵地翻下马,让店小二把马牵去马房顾,兴奋地跑进客栈实行计划。

    “南宫展,你小子怎么出宫了?”东方宵没有称他为陛下,目光一直落在施乾锦上,见她要开溜,赶紧骑马冲过去,喊道,“施乾锦,多不见,武功可有长进?”

    “你是施乾锦?”发问的是皇后娘娘萧碧篱,她惊诧地看着胖胖的女子。

    南宫展没说话,冷冷地目光像刀子一样,狠狠削着施乾锦。

    “尼马,东方宵,你丫故意的吧!”他这个没脑子的,居然当着南宫展的面叫她的名字,这不明显着当她面找难看嘛。

    唉,时也、运也、命也,她今天注定要与南宫展有个了断。

    施乾锦看向南宫展,一点也不害怕,拉过脸色苍白的东方郁,很自然地介绍着:“皇上,他是东方郁,我相公。非常对不起!皇上来迟了一步,我与他早有婚约。一女不侍二夫,这个道理皇上应该懂。还请皇上发发慈悲,收回圣命。”

    南宫展保持着同样的姿势,抱着萧皇后,骑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看得她心里一阵发毛,浑不舒服。

    东方郁更是紧张和害怕,向前走了半步,将她护在后,这一连串动作全在他无意识下进行,等他清醒时,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是理所当然。

    东方宵双手抱,一幅看好戏的样子,期待着南宫展会有什么反应。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