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抢我家孩子,找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三十五章抢我家孩子,找死

    东方郁得到答案,不再多问。他不想知道关于南宫展和娘子过去的痴痴缠,那些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娘子已经不是过去的施乾锦,跟那个人没有半点关系,就连中在娘子体内的古毒都被蛊毒清除了,在娘子心中他也将被清除。

    突然,东方郁发现对南宫展的恨变得可笑起来,一个陌生人,不值得他浪费那样深的感在他上。

    “拂萝,我希望你对娘子三年前的事保密。就算娘子问起,你也不可以告诉她。”东方郁笑了,中豁然开朗。

    感觉到他心态的变化,拂萝也笑了,点点头说:“不用你说,老爷和夫人早就交待过了。而且,我也讨厌那个人,才没兴趣提起他的事污小姐的耳朵。”

    两人达成共识,可怜施乾锦还不知道两人的心思。

    两天后,施乾锦赶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毛之地,还好在天黑时找到一处破庙,不过,已经被人捷足先登,庙里已经升起火堆,有人在烤,香味很浓,随着夜风飘香十里。她很感谢这股子香,让她几乎不费什么劲儿找到夜宿之地。

    施乾锦没进庙门时,就看见停在门外的马车,做工很奇怪,像只大黑匣子,只在两侧留着很小的通风口,而且还挂着布帘。车门是合叶型,被人用锁锁起来。用手敲敲,发现里面上半截是空的,发出地响声很通透,下面却很沉重实在,应该是装满了什么东西,将空间挤得很紧。

    “喂,死女人,干什么的?”突然,从庙里跑来一名壮汉,机警地看着她,用粗大的嗓门吆喝着。

    施乾锦被汉子吓了一跳,拉着马匹走到一边,寻颗树,将马绳牢,然后才一脸和蔼可亲地笑着回答壮汉的话:“大哥,奴家是名刚死了男人的可怜女,正要去凤城投亲。天色已晚,路径此地,想借破庙住一晚。希望大哥能行个方便。”

    汉子看了施乾锦一眼,吐了口痰,对着庙里叫声:“晦气,大哥,有个刚死了汉子的胖女人想借哥俩的破庙睡一晚。”

    他娘的,胖子有错吗,怎么个个都这么不留口德。施乾锦压着心里火气,脸上的笑有点僵,双手死死地相互扣着,她怕没忍住,动手削眼前这缺德玩意。

    听到汉子的叫声,另两名汉子也走出庙门,不怀好意地看向施乾锦,在见过她一团后,个个都没了邪念。

    被唤为大哥的汉子正是她要找的刘懒三,这家伙有些色心,以为会见到姿色不错的女,没想到会看到个坏人的死胖子。他有些失望和不厌烦地挥挥手:“把她赶……”

    “大哥,快看那匹马。”没等刘懒三把话说完,他边眼尖的汉子早看中了她的名驹落梅,知道是匹千里驹,即使将大哥拦下来,免得断了送上门的财路。

    刘懒三也是个识马的主,只看了一眼,就认准备落梅能卖大价钱。庆幸没把话说完,赶紧上前讨好施乾锦,地眯着他的小眼睛,豪爽地说:“大嫂客气了,大家出门在外多有不便,这破庙为所困难之人所开,您只管住下就是。”

    “谢谢各位大哥,你们都是好人!”施乾锦看见刘懒三后,眼前一亮,她终于知道外面的黑马车里装着什么了,逸儿和孩子都被锁在里面。这翻话说完后,把她狠狠地恶心了一把,胃里阵阵翻腾,很想吐。

    这些人都瞎狗眼了,居然一致认为她比不过落梅,公然对她人格侮辱。这仇,她记下了,等会儿,让他们好看。

    刘懒三把人引进破庙,殷勤地从架在火上翻烤的鸡上,扯下一支肥嫩多汁的鸡腿递给她:“一路赶来很辛苦吧,来,吃只鸡腿补补体力。”

    他有说这话前,能不把某种东西抹在鸡腿上,施乾锦或许能小小地相信他一下。只可惜,他抹蒙汗药动作虽快,但还是快不过习武之人的眼睛,被她抓个正着。她不点破,假意接过鸡腿,感激流了几滴泪说:“谢谢大哥,你真是个好人!”

    唉,这话她还是少吧,说一次吐一次,受不了啊!施乾锦默默叹气,借着长袖的掩盖,把鸡腿撒下一大块,制造出吃过的痕迹,然后算了算时间,觉得差不多后,怨念地望着刘懒三,手指无力地指着他,有气无力地说一句:“你……你们……下药……”

    然后很优雅地倒在地上,装昏迷,让人看不出一丝破绽。

    汉子们等她一晕倒后,都笑了。刘懒三朝着她吐了口口水,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妈的,这女人怎么那么恶心,看得老子想拉屎。她娘怎么生的?”

    你有种,我忍!施乾锦握紧拳头,忍住了。

    “大哥,这个女人虽然不怎么样,她的马倒是可以,居然是匹千里马。这么好的货色,能拥有它的主人份一定非富及贵。这个女人不简单。”先前发现千里马的汉子冷静地分析着,脑子里打着歪主意。

    “她肯定是富人家的逃妾,上一定有值钱的东西,我们把她脱光了搜。”最先看到她的汉子提出邪恶的意见。

    搜?老娘让你有命动手没命活,哼!

    施乾锦决定不装了,慢慢坐起来,客气道:“搜就不用,各位大哥不过是想要张投胎符,本姑娘就成全各位。不用谢谢我!”

    “大哥,不是善茬!”汉子大惊,张大一对眼睛,死死地盯着施乾锦。

    刘懒三倒还冷静,有些领导气质,胳膊一抡,叫了声:“抄家伙!”

    于是,四名彪形大汉,手拿几巴寒光闪闪的大刀,在破庙里围剿一名弱……呃,一名轻如燕,手敏捷的女子。

    “我本来不想杀人,可你们不长眼,动了我儿子。”施乾锦没跟汉子们客气,双手聚气为刃,第一个杀的是刘懒三,接着是其他三名汉子,都是一招毙命,割断颈动脉而死。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破庙里多出四俱尸体。施乾锦冷冷地看着地上的死人,找到开门的钥匙。简单地将四人尸体丢到庙外一处很隐蔽的地方,然后才打开锁,借着庙里的火光,向里看去。

    车内睡着十几个孩子,头挨着头,紧紧地挤在一起,连半点翻动的空间都没有。孩子们睡得很沉,应该是被人下了迷药。

    在车内,施乾锦很快找到逸儿,小家伙似乎挣扎过,有被人打过,小脸微微红肿。她很庆幸,刚刚已经把那群人抹杀了。

    “逸儿,快醒醒,娘亲来救你了。”施乾锦抱着逸儿,从怀中取出一只小瓷瓶,放在逸儿小鼻子下,让他闻闻气味。

    “咳咳,好臭,小猪,你又放啦!”逸儿用小手揉着眼睛,不高兴地睁开眼,看到他一心相要见到的娘亲,小嘴一嘟,抱着她哭起来,“娘亲坏坏,不理逸儿。娘亲,逸儿很想你,请不要生假爹爹的气,也不要生逸儿的气,不能不要逸儿。逸儿喜欢娘亲,非常非常喜欢娘亲。娘亲,那些叔叔长得好凶,对逸儿也很凶,他们生气时打逸儿,逸儿好害怕,你和假爹爹都不来救逸儿。呜呜呜……”

    小家伙哭得得凶,一边哭,一边向她诉苦,还小小地责怪她和东方郁。听着逸儿的哭声,施乾锦整颗心都柔了,对谁都凶不起来,好脾气地哄着:“逸儿是不是饿了,娘亲带你去吃东西。”

    “娘亲,车里还有好多大哥大姐,你也救救他们,他们和逸儿一样可怜。”逸儿没有忘记几里与他患难与共的同伴,眨巴着泪汪汪的大眼睛,博取同和宠

    “嗯,逸儿是个乖孩子,等回去后,娘亲给你颁发乖乖证书。”施乾锦摸着逸儿的小脑袋,觉得有这么懂事的孩子,很贴心,尽管,他非她所生。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