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梁上君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20章梁上君子

    最近她的心被人左右了,是种不好的预兆,有点烦躁和不安,每每看到东方郁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都会有团恼怒的火,没有宣泄的对象,憋得难受。

    瞧着速度节节高升的影,拂萝几乎跟不上她家小姐的速度,远远落在后,焦急地追赶。她有些担心,刚刚小姐来找她时,脸色很难看,还是第一次瞧见小姐那么冷的脸色,偏偏还压着心里的怒气,瞬间让周围的气息变得煞起来。

    小姐心里藏着事呢,她和姑爷之间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拂萝不敢开口询问,默默地跟在施乾锦后。

    “小姐,走错方向了,那些人住进了居来客栈,应该朝右边的南街走。”瞧着小姐拐错了方向,拂萝赶紧开口提醒。

    “客栈不是人满了吗,他们怎么会住进去?”施乾锦即时改变方向,转往南街而去。

    拂萝追上前回答:“他们份不简单,与居来客栈的老板有些关系。这些人里有位公子很独特,客栈老板见了他后变得格外客气,将最好的上房给了他,还特意招了几个丫环去伺候。”

    “你口里的公子可能是居来客栈正真的老板。”这事有点猜不透了,一个经商之人怎么会跟了她们一路?施乾锦停下来,落在一处屋顶,开始沉思。

    追上来的拂萝没敢打扰,站在一边轻轻喘气调息,等着她家小姐再次行动。人一闲下来,目光就会分散,无意地四处瞧瞧。

    这一瞧,瞧出问题了。拂萝大吃一惊,瞪大双目瞧着对面的悠然客栈。

    客栈外停着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马车两侧立着数名貌美的侍婢,恭恭敬敬地等着马车中的主子。桃红色绣金纱帘被挑开,马车里走出了她们最不想见到的人,一拽地紫裙,雍容华贵的太后。

    “小姐,我们赶紧逃吧。”拂萝脑子反应很快,怕被太后发现,快速拉着沉思中的施乾锦逃离。

    被人突然拉动,施乾锦换险些跌倒,一把拽住拂萝,稳住下盘,皱着眉问:“怎么了,这么冒失?”

    “是太后,太后追来了。”拂萝有些急,指指已经被人扶下马车的太后,很担心她猛然回头将她们抓个正着。

    施乾锦一听是太后,心里顿时一片寒凉,迅速向下望了一眼,看见太后走动的子突然停了下来,好像发现了她们,正要回头向她们看过来。

    “快闪!”施乾锦惊呼一声,一把抓住拂萝,腰一拧,脚下轻踩,纵跳进脚下的院子里。

    就在她们落下的瞬间,太后回头看向她们原来站立的地方,没看见任何东西后有点失望,疑惑地收回视线,转走过客栈。

    躲过一劫,两人连大气都不敢喘,对视很久才各自回过神来。

    “太后怎么追来了?”拂萝有点后怕,太后的武功和脾让人退避三舍,没有人能猜透她在想什么,她要做什么。对于一个完全不了解的人,遇上了也只能逃离,绝不轻易和他交手,这是常识。

    “来抓我?”施乾锦不确定,从小到大,她都不曾了解贵为亲姑姑的太后,而且很怕她。

    拂萝很生气,想起以前的某件事,有些怨恨道:“她还想怎么样,毁了小姐的幸福后还不放过,难道非要死小姐才甘心吗?”

    这话听着有此奇怪,她们走的这条路通往南翼的帝都洛遗,太后随来不一定是来捉人的,而是回宫。拂萝一口咬定太后之意在她,还有她对太后的态度很让人惊讶。施乾锦默默地看着陪她长大,交心置腹的丫环,揣测着她话中意思。

    太后似乎对她做了让人无法原谅的事,才会让拂萝那么失控,还有爹爹的态度,皇上的对旨,这些事看似寻常,劫透着古怪。她不记得曾经和太后姑姑有什么仇恨或过节。

    还是……

    施乾锦心里一紧,想起了些什么,脸色有点冷。

    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对那段时间里的记忆竟然是空的,好像被体的原主人抹去,努力回忆时,都会换来一阵锥心之痛,似乎是那段记忆太过痛苦,才会被刻意忘记。

    “拂萝,我们去看看。”心里有了层层疑团,激起了施乾锦的侦探之魂,事着七分好奇,三分好玩,决定一查究竟。

    “看什么?”拂萝没跟上她的思考,疑惑地瞧着有些兴奋的小姐,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施乾锦微微一笑,看见院主掌灯慢慢向着她们走来,没时间和拂萝多说,伸手环住拂萝的腰,脚下一踩,如鸟一般飞上屋顶,向着悠然客栈而去。

    看这去势,拂萝明白她家小姐要干什么,刹时脸色苍白,好言相劝:“小姐,别去,会被抓的。”

    “怕什么,她在明,我们在暗,小心行事就不会出错。”施乾锦是横了心要去,无论拂萝如何阻挠都无效。

    拂萝知道她家小姐心意已决,任她说什么都是徒劳。只好乖乖闭上嘴,心里暗暗决定,一会儿不幸让人发现,她要拼死掩护小姐撤离,不会让太后有机会抓住小姐。

    两人偷偷溜上悠然客栈的屋顶,没有一丝犹豫,轻轻爬伏在天字一号房的屋顶,小心翼翼地揭下一片青挖,谨慎地向下偷看。

    屋内,太后正在沐浴,几句貌美的丫环随侍在侧,有的提着装满花瓣的花蓝,优雅而缓慢地将花瓣放入调好水温的水里。有的熟练地为太后宽衣、顺理头发,有的正在向水里放玫瑰香油。有的捧着新取出的衣袍候在一旁。

    啧啧啧,太后和常人就是不一样,连洗个澡都要摆这么大排场。施乾锦心里啧啧有声,表面嫉妒地鄙视极度浪费的太后。

    等了一盏茶的时间,她们在屋顶上爬得辛苦,却连一点重要消息都没得到,甚至连太后的体都没瞧仔细。

    施乾锦落了一脸冷汗,滴,她可不是花时间来看老女人洗澡的,好歹你丫也出个声,漏一两个秘密慰劳慰劳啊。

    再这么看下去,她会从梁上君子降级为偷窥女人洗澡的变态。还是不看了吧,竖着耳朵听动静就好。

    正当施乾锦准备爬起子,从在一旁听动静时,屋里的人说话了。

    “主子,人来了。”是位丫环,隔着屏风回话。

    “让她候着。”太后微闭的双眼,慢慢睁开一丝隙缝,慵懒地样子,不将他人当作一回事,有意让来人久等。

    施乾锦双眼放光,兴奋地忽略太后,调好角度,眼巴巴地瞧向门口,看着回话的丫环打开门,从门走进一名少妇。

    只看了一眼,她就知道进来的少妇不简单。

    少妇姿容出众,虽比不得太后,却也算得上倾国倾城。一碧罗色衣裳,绣着百蝶穿花暗纹,腰系五色丝绦穿珍珠编织的腰带,腰侧系上一块幼儿手掌大小的美玉。随着她仪步轻摇,钗玉发出悦耳的锒铛声。

    此少妇心有不悦,压着一股怨气让随她入内的丫环搬来檀木椅,垫上软垫后,静静地坐下,等着摆大牌的太后。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