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线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24章线索

    有希望!虽然施乾锦不知花娘口中的周扒皮是不是老山羊,但有希望总是好的,她可以慢慢确认。

    “姑娘认识住在隔壁宅里的猥琐男?”施乾锦很期待花娘的回答,半眯着眼睛。

    花娘润完嗓子后,这才放下茶杯瞧着突然闯进来的女客,于是她明白为什么刚走的客人会笑,她也想笑,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肥胖的女子。

    “姑娘对周扒皮的形容倒也贴切。”花娘捂着小嘴偷笑,见施乾锦脸色有所变化,才慢慢收了笑意,正径道,“这人风评不好,劝姑娘还是离他远一点好。”

    花娘在猜测,想这位女客是不是被媒人所骗,给她指了周扒皮那样的泼皮男人。如果真是,那还真是不幸!

    看来她们说的是同一个人,老山羊就是花娘口中所说的周扒皮。施乾锦心里乐了,不过,她有点疑惑,周扒皮不是形容吝啬抠门的人吗?

    “看来姑娘对此人很了解,可否请姑娘详细说说。”这活计本来是分给拂萝的,碰巧被她遇上了,机会难得,不如趁此办理了。

    “姑娘对他很好奇,为什么?”花娘确信自己的猜测,有点可惜和可怜地看看施乾锦。虽然她长得不怎么样,但是,任谁配了周扒皮都是糟蹋。

    “他劫了我相公和孩子,我得好好根他算算帐不是?”施乾锦看出了花娘对老山羊的反感,也不隐瞒自己的目的,将原因说出来,好借机取得花娘的同,让她将老山羊的老底全抖出来。

    花娘有点惊讶,重新打量起施乾锦,疑惑道:“你们怎么会跟他扯上关系?”

    “昨客栈客满,我们在他家借宿。”施乾锦觉得有戏,照实回答花娘。

    “你们真大胆,竟然想到去那贼小人家里借宿。也不想想……也对,你们是外地人,对此并不了解。”花娘更加吃惊,一双杏目瞪地圆圆地,好半时才缓过来,言语里有点担心有生气,也不知对谁。

    花街里有谁不知道周扒皮的坏名声,这人为人险狡诈,手段毒辣,常常利用借人方便之名,大开门户引游客商旅入室,有钱的劫钱,有色的劫色,没钱没色的也不打紧,直接把人买给人贩子。碰到有仇的,他也不会客气,直接将人分尸,扔进乱坟岗。

    这人还**,可耻的是,由于他经常给花楼填充货色,厚脸皮地**不给钱,惹得花娘和老鸨十分痛恨,却也莫可奈何。

    “你家相公生得相貌如何?”花娘心里有谱了,知道眼前这位女客遇上了什么样的麻烦,也知道她家相公只有两种可能,要么相貌出众,被卖去做小倌,要么与周扒皮有仇,被分尸扔到乱坟岗。不过,看这女客生得这般,他家相公也只能是最后一种可能了。唉!

    她在叹气,还唉得那么伤感。东方小子长得如何关她什么事,为什么要这么问?

    施乾锦心里发毛,背脊爬上一阵寒气:“姑娘不防有话直说,我家相公天生一张娃娃脸,算不上英气人,但也还算是个仙人边陪衬的金童。”

    咯噔,随着她的回答,花娘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万分同地望着她,叹道:“姑娘,我想你家相公可能已经被卖掉了。”

    “卖去哪里了?”施乾锦很茫然。

    “花楼?”

    “呃?”不太明白,她不确定地问,“花楼不是只收女人吗?”

    “也有收男人的那种。”花娘说起小倌的花楼,面色发红,有点不好意思。

    不用再点明了,施乾锦已经彻底知道了,怒火蹭的一下窜起老高,红着眼睛问:“姑娘知道他通常会将人卖进哪家花楼?”

    “这……这我就不知了。”花娘为难了,这事她也莫能助,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她真的不知道。周扒皮这人心眼多,不会常把人卖给一处,这条花街花楼少说也有几十家,她知道的不过几家而已,而且她还不知道哪家才是小倌的花楼。更别说周扒皮将人卖给其他地方的花楼。

    “哪家花楼是做小倌生意的,姑娘总该知道吧?”施乾锦有点受打击,不死心地问。

    花娘摇摇头,好意提醒:“姑娘不如报官吧,让官衙里的官差捉拿周扒皮,等抓到人后再问你相公和儿子的下落。这事要快,周扒皮不是什么善茬,你相公和儿子可能已经被卖掉了,或许在玉琼镇,也或许卖去了更远的地方。”

    报官是个好办法,除非她想让玉琼镇的太后发现,然后抓她回宫。此法很快被施乾锦摇摇头排除掉。

    “谢谢姑娘,打扰了!”施乾锦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起向花娘道谢,然后快速翻窗而出。

    花娘瞧着她肥胖的躯从小窗户挤了出去,愕然中捏了把冷汗,赶紧爬到窗前向下张望,见她稳稳地落地,知道她是个练家子的人,这才收回担心,朝着下面的她喊道:“祝你好运,希望你早点寻回相公和孩子。”

    “谢谢!”施乾锦向她挥挥手,翻手又进了另家花楼。

    施乾锦不是漫无目的瞎闯,她的计划依旧不变,试着从花娘嘴里探听到昨夜周扒皮架车去了何处。一连惊了好几家花楼的姑娘,也没问出个子丑丁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事已经脱离了她原来的猜测。当访问花楼的数量达到二位数后,她心里开始发慌,整个人变得焦急不安。与花楼的老鸨出现冲突,总得与楼里的壮汉打手打上一架,才能问得消息。刚开如,她拳头还留有余地,到后来,拳拳都变重,差点把人打死。

    已经过了二十一家,施乾锦绪有点失控了,一张脸沉得可怕。当她踢飞第二十二家院大门,惊来一群花样少年后,她眼前亮,随手抓住一位小倌道:“龟公在那?”

    院当家的是老鸨,小倌馆里当家的是龟公,这点施乾锦还是懂些。

    “姑娘快放了青伶,别伤了他,已经有人去请老板了。”另名小倌可能与她抓住的小倌有些交,害怕地上前向她求

    “我来有事,不会伤他。”施乾锦好奇地看了眼被她领小鸡一样,领在手中的男孩。

    乖乖,看这样子,顶多刚过十四岁,肯定是未成年小孩啊,古人真是变态。相比之下,她家东方小子好多了,已经过了二十,虽然看着像十三岁。

    对了,她发什么闲呆啊,现在是好机会,打听东方小子的下落。

    “喂,小家伙,你回答我的问题,部答让我满意,我就立即放了他。要是不满意……”还是放了他,不过这句话她故意不出来,以达到威胁的效果。

    小倌有点害怕:“姑娘请说!”

    “昨天夜里,你们店里是不是有新货到,你们老板是不是收了周扒皮供来的货?”施乾锦没抱多大希望,她也不相信自己运气会那么好,在第一家小倌馆里会找到东方小子。

    “姑娘是来砸我铺子吗?”没等小倌开口,一名青衫男子笑着走了过来,狭长的眼里揉着明媚的笑。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