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皇家女人不是东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21章皇家女人不是东西

    屋顶下的空间里充斥着压抑的气氛,依稀还有些火药味,随着时间的流逝,火药味越来越浓,到最后形成了一点就着的局面。

    这两人要是打起来,一定会精彩绝伦!施乾锦直觉一向很准,她很期待地作壁上观,等两人两败俱伤。

    拂萝一颗心悬到嗓子眼里,瞧瞧屋里突然来访的少妇,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主。一个太后,外加一个陌生妇人,危险成倍提高不少。再看看边的小姐,跟打了鸡血似的来劲,半点紧张感都没有。

    她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主!

    这时让她家小姐走,一定不成。拂萝抹了把冷汗,默默地等着,等着危机出现那一刻,心里祈祷着那一刻永远不会出现,她们平平安安离开。

    大半个时辰后,太后总算沐浴结束,穿戴整齐,由着两名丫环扶出内室,坐在备好的椅子上,随意瞥了一眼少妇。

    少妇似乎有点惧她,被那么一看,子微微轻抖了一下,很快又镇定下来,平静地起,平静地向太后福,按着丫环的规矩向太后行了个万福的礼,口里柔柔道:“剑奴给主子请安,主子万福!”

    太后没让少妇起,就让她保持着低腰的样子,冷冷地看她低眉顺眼、心含不满。

    少妇带来的丫环惊讶主子的行为,却没敢多嘴地发问,跟着自家主子向陌生的女人行礼。等了许久不见那人发话,主子也不敢动,保持着向人低头的样子。

    她家主子份尊贵,被人如此无礼对待,丫环心里叫屈,一时没忍住,想为主子出头,双眼含怒责斥太后:“喂,你够了!我家主子份尊贵,对你如此礼待,你竟然敢摆谱,也不想想自个儿的份……”

    “她很吵!”太后眼里在笑,看着出头的丫环,“不知死活的东西!”

    太后边的丫环甚知主子心意,影微动,眨眼移到少妇的丫环边,抬手一掌劈向她面门。

    “不劳主子费事!”少妇先丫环一步,纤长手指瞬间掐住了自己丫环的脖子,轻轻一拧,拧断了丫环的脖子,发出一声“咔”的骨头错位声。

    屋里多了具尸体,少妇没有一点愧疚和心疼,冷冷地看了眼死去的丫环,子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少妇的行为让太后很满意,淡淡道:“起来吧。”

    “谢主子!”得到许可后,少妇慢慢起,像名丫环似的乖乖地站到一旁,一幅听候他人差遣的样子。

    屋顶上,施乾锦看得真切,一双眼睛瞪大,眼珠子差点被少妇的举动惊落。这人有病吧,竟然甘心向她后姑姑请安问礼!

    有古怪呐!

    小姐,我们撤了吧,再看下去会惹祸上的。拂萝很担心,焦急地想办法拖走小姐。因为,接下来的事,太后不会想让他人知道。如果被发现,一定会被灭口的。

    “你们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让东雷的霓妃娘娘入座,一个个找死的东西,眼力越来越瞎,胆子越来越大,不将主子放在心眼。”太后明着骂边的丫环、仆人,目光却落在被唤作霓妃的上,意有所指。

    被太后一翻指桑骂槐后,霓妃脸色有点难看,奈何不能发作,只好硬生生地将怒火憋在心里,一双手隐在长袖中,指甲揉进了手心,借着点点痛意让她冷静。由着太后边的丫环,粗鲁地扶着她坐硬板凳。

    啧啧啧,还好她逃婚了,一看太后就是个恶婆婆啊!再说,她要真嫁给她儿子,关系就乱了,近亲什么滴果然还是不结合的好。

    看着太后恶行渐露,施乾锦暗自称庆,可怜地看看霓妃,脑子白光一闪,不由得心里大叫一声:他娘滴,怎么遇上个皇妃了?还是个外国皇妃,叫东雷的。

    两国皇家女人见面了,看这况,有隐啊!两人一见面就死人。果然,皇家女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拂萝一听少妇份,心都惊了,担心地看看小姐,发现某人竟然目露精光,口水都流出来了,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她心里那个气啊,眼见口水要流下去,怕打草惊蛇,她赶紧拿衣袖去抹。

    被拂萝这么一吓,施乾锦差点叫出声来,好在拂萝反应快,一把捂住了她的嘴,见她脑子清醒不少,这才慢慢放开手,好气地指着被口水沾湿的衣袖。

    施乾锦顿时脸红了,伸手抹抹嘴角,将残留的口水抹去,尴尬地笑笑,指指下面,接着偷看。

    看看大意的小姐,拂萝很想一掌劈晕她,架着人撤走。可想想自己的实力,只怕还没下手,就被小姐拦下了,劫人不成,惊动屋内的人就完了。量量轻重,她只好咬咬牙,陪着小姐继续看下去。

    “主子,剑怒不明白你的意思。”屋内,霓妃开口了,有点愤怒,语气中带上了责问,“为什么失踪……不对,应该是死去的皇后会出现在东雷的皇宫里,还有失踪的皇子。这些都是主子的意思吗?”

    霓妃很愤怒,想起不久前突然被人送进宫的皇后,这见人一回来就夺走了皇上,连着皇上对皇儿的宠。一个早该死在十几年前的女人,又回来和她挣宠了。

    还有她那个种,当年她大意,没能即时斩草除根,才会让皇儿的储君之位出现危机。想想皇上发了疯似地,不惜人力和物力,在四国遍布撒网,就是要寻那孽种回宫。怕是不久后,太子之位离皇儿越来越远了。

    这一切,她知道是谁在搞鬼。瞟了眼高高在上的太后,霓妃心里的怒火瞬间高涨。如果有可能,她很想杀了她。

    太后知道霓妃心里所想,一边品着上好的碧螺,一边玩味地看着她,试探着霓妃的忍耐,等着她原形毕露的那一刻。

    不过,有点小失望,她的忍耐已经超乎了想像。太后笑了,眸中一片清寒,搁下手中的茶杯,嗤笑道:“剑奴,你记住,你不过是我边的一个下人,就算飞上枝头变成凤凰,对我,你也该有奴才的样子。你了解我的脾,我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超出自己的掌控,更不喜欢有人背叛我。我能让你麻雀变成凤凰,也能让你变成不如鸡的落毛凤凰。别对我耍小聪明,以为有了儿子就可以高枕无忧,可以摆脱我的掌控,成为高高在上的贵妇人。你要是再敢耍小动作,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霓妃被恐吓了,失去该有的镇定,目光有点散乱,心神也混乱了,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阵阵苦水灌进心里,让她不能开口。她的满腔恨意更是无处发泄,眼前的女人,她昔的主子,她比任何人都了解,主子的武功无人能及,在主子面前,她的就像只蚂蚁,不堪一击。

    看霓妃的气势跌落,太后对恐吓后的效果很满意,觉得她有些晃眼,摆手道:“明白了就赶紧滚!”

    “是,奴婢告退!”霓妃知道了答案,也不想多留,施完礼后,匆匆退下。

    好戏落幕,施乾锦没等拂萝催促,拍拍拂萝的肩,悄无声息地离开悠然客栈,赶往居来客栈办正事。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