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不靠谱的民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18章不靠谱的民宿

    三天后,他们顺利逃脱。一路上,施乾锦都不敢放松,她很疑惑,他们一路走来会那么顺利,半点阻碍都没有,她有些怀疑太后此次前来的目的并不是她抓她。正暗自庆幸时,无意中发现他们被人跟踪了。

    跟踪他们的人很聪明,一直尾随在后,与他们保持距离。要不是她怕太后耍暗招,让拂萝回千夜城了解况,到现都被人跟着。

    拂萝怕这些人对她不利,特意折回来告诉她。她怕打草惊蛇,让拂萝不要声张,并瞒着东方郁,装作没事一样前往凤城。

    越近凤城,东方郁心里越紧张,一直处在惊慌里,精神有些失常,成天没事抱着逸儿,不让小家伙离开他半步。

    他的怪异都被施乾锦看在眼里,聪明地没有多问,只是默默地暗中保护他和逸儿。她知道东方郁有事瞒着她,就算问,他也不会说实话。对她,他还没有十分信任。虽然有点受伤,但是,可以理解,反正她也骗过他,就当扯平了。

    “小姐,再走十里就到琼玉镇,因为靠海近,过往商旅很多,住宿很吃紧。找客栈很费时间,不如让我先去找客栈,你们随后慢慢来,到琼玉镇里有名的琼玉酒楼等我。”拂萝拉拉僵绳,让马慢慢靠过去,瞧了眼后,然后给施乾锦打了个眼神。

    琼玉镇是个不输皇城的地方,因为靠近海,是四国水路贸易的交集之地,人口密集而且复杂,在这里,很容易甩掉后的小尾巴,并反向调查他们的来历和目的。施乾锦明白拂萝的意思,点点头:“嗯,麻烦你了,拂萝。”

    “我先去了,小姐和姑爷慢慢跟来,离天黑还有些时辰,到了琼玉镇,你们可以四处去瞧瞧,等累了再去琼玉酒楼吧。”拂萝一边说话,一边挥着鞭子,打马而去。

    东方郁回过神来,瞧见拂萝越跑越快,不一会儿将他们丢在后。有些疑惑,不明白地问:“娘子,拂萝干什么去了,跑那么快?”

    “我们刚刚说话,你都没有听吗?”又来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走神。施乾锦扶额,无奈地摇摇头不想解释。

    好在他怀里逸儿懂事,拍着小手给他解惑:“拂萝姨找客栈去了,当然还会买逸儿最喜欢的花生酥。”

    “小贪吃,娘亲可不记得拂萝说过要给你买东西。花生酥吃多了会有蛀牙,你以后都不能多吃。就算吃,也要经过娘亲我的同意,知道不?”施乾锦驾着马儿慢慢走着,闲着无事,以逗弄逸儿为趣。

    “这是逸儿和拂萝姨的秘密,才不会让娘亲知道。”逸儿鄙夷地看了眼娘亲,嘟着小嘴,决定不理会欺负他的娘亲。

    “可是娘亲已经知道你和拂萝的秘密了。”施乾锦得意地取笑小家伙。

    “那……那你可以装作没听见。”逸儿气红了小脸,想了半天才气呼呼地吼着,“娘亲不可以欺负逸儿,偷听逸儿和拂萝姨的秘密。”

    东方郁完全被母子二人晾在一边,插不上半句话,只好听着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偶尔逸儿会被弄哭,然后他会狠狠瞪娘子,在她强势的目光里败下阵来,委屈地安抚小家伙。

    三人十分和睦,共乖一匹马,慢慢走在夕阳的余晖下,粉金色阳光柔为水一般的相框,柔柔地将他们镶嵌入画中,让人感觉到阵阵温馨和幸福。

    跟在他们后的东方宵,觉得那样的幸福很刺眼,好看的桃花眼里冷若寒冰,冷冷地看着他们进入琼玉镇。

    后的影卫猜不透主子的想法,就像他们猜不透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千夜城里,更不明白主子为何会听闻施小姐出逃后,会兴致满满地追来。谁也不敢多问,只能飞鸽传书给远在东雷的霓妃,向她奏明主子的况。

    琼玉镇的夜晚很闹,大街小巷挂满了灯笼,将整条街巷罩进朦胧地灯火中。来往的商旅多如繁星,拥拥挤挤地四处闲逛。琼玉镇的居民很有经商头脑,随意拿出些小玩意卖,竟也能招来客人光顾,大街上随处可见摆摊的小贩,嘴里用着琼玉镇的本乡调叫卖,听起来别有一翻风味。

    入镇后,行人渐多,不宜骑马前行。施乾锦只好翻下马,牵着马和东方郁徒步。本来,想直接去琼玉酒楼等拂萝,奈何小家伙缠着要去集市逛逛,买些小玩意耍玩。拗不过他,他们只好牵着马儿到琼玉镇闲逛。

    在拥挤的人群里,力理决定一切。一旦你弱势些,就可能被挤到十万八千里,随着人流而去。好在施乾锦体占了优势,没被人挤走。而东方郁就遭了,抱着逸儿被人挤来挤去,被迫和她分开好几次。

    “东方郁,你坐过公交吗?”施乾锦再一次伸手,将脱离的东方郁拉回边,累出一汗来。看看挤来挤去的人潮,她想起了久违的公交车,和她每上班时被人挤来挤去的子,有点怀念。

    “没有!”东方郁回答很干脆,他出生极好,一辈子也没挤过公交车。他被这些拥挤的人弄得心烦,很不习惯,皱皱眉说,“这里太挤了,我们还是先去琼玉酒楼等拂萝,然后回客栈休息。”

    “嗯,那你跟紧,别再被人挤飞出去。”不出意外,他还真是大1boss,过惯了优质生活。施乾锦心里犯嘀咕。

    “不会了,除非你能光着子走。”东方郁一边说话,一边用空出的手死死拽住系在她腰间的腰带。

    “你是猪吗,有手不牵?”施乾锦一脸黑线,用力掰开腰间的手,然后牢牢地握在手中。

    半个时辰后,他们历经艰辛,终于挤到琼玉酒楼,还没入楼,远远就瞧见拂萝等在门外,看见他们来了,快步走了过来。

    “小姐,你们终于来了。”拂萝迎上前,从施乾锦手中接过缰绳,调头离开酒楼,一脸为难地说,“楼里没空位,我们还是回客栈吧。镇里的客栈都满客了,我找了家干净的民宿,今晚就委屈小姐和姑爷了。”

    “没事,能住就行。”施乾锦走了太多的路,浑都出汗了,衣服黏着肌肤,说不出的恶心和难受,想早点回租来的客房梳洗一翻。

    拂萝知道她难受,也不多言,牵着马快速在前面带路。为了摆脱跟在后的人,拂萝一入琼玉楼后,左拐右出,转了好几圈,确定将人甩掉后才去租借民宿。怕再次被人缠上,她特意挑了条偏僻的小巷。

    她不知,这条偏僻的小巷是琼玉镇里有名的花街,白里冷冷清清,一入夜整个条街都会变得异常闹和喧哗,几乎达到笙歌平平的程度。

    “拂萝,这就是你找到民宿?”不是她夸大其词,一个住在花街柳巷的人,不可能是什么良善之辈。再见过老板后,施乾锦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