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夫妻大逃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17章夫妻大逃亡

    “爹爹,你在做什么?”逸儿咬着一块酥糖,圆圆的大眼睛,盯着满屋子忙碌的假爹爹,看着他将他们的衣服打包,并顺走一些不属于他们的东西。

    等包裹收拾妥当后,东方郁一把抱起端坐在上的逸儿,怕娘子突然返回来,失了逃走的机会,赶紧拿了包裹逃出绿林山庄。

    “爹爹,我们要去哪里?”逸儿似乎知道爹爹的打算,撅着小嘴一幅快哭的样子,“我们不等娘亲吗?逸儿要娘亲,要……”

    “闭嘴!”东方郁说话太过严厉,吓哭了逸儿,看着小家伙可怜的模样,心马上软了下来,轻声哄着,“现在不是闹绪的时候,逸儿。等那个吃人的狼外婆离开,我们再回来找娘亲和。”

    他将太后比喻成了狼外婆,成功地吓唬住了逸儿,让小家伙乖巧了阵子。

    “爹爹,狼外婆很凶,她会吃了和娘亲,还有爷爷,我们快点回去救他们。”短短几相处,让逸儿上了施盟主夫妇,还有新娘亲。小家伙很担心他们,催着假爹爹回去救人。

    东方郁有点后悔给逸儿讲睡前故事,让他牢记了狼外婆的可怕。还过,把太后比喻成狼外婆一点也不夸张,那人可是挥一挥纤手,带走无数人头。他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自难保,哪有闲管别人。大家还是自求多福!

    “不用怕,爷爷和是猎人,一定会杀死狼外婆。”东方郁越跑跑快,躲过无数仆人,成功地溜到绿林山庄的后门,心十分激动。

    当他推开后门,刚迈出一只脚时,脖子被人架上了锋利地剑刃,剑光寒气人。

    好家伙,后门外早被人围住,个个手拿长剑,神色淡漠。虽做了乔装,却掩不住他们浑的肃杀之气,危险地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各位大哥,有事好商量,先撤了剑,别伤了和气嘛!”东方郁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让脖子偏离剑刃。只是,随着他慢慢的移动,剑刃也跟着一起动,一点也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啊,娘亲!”逸儿爬在他肩上,看到脸上黑黑地娘亲慢慢走来,高兴地挥着小手向她打招呼。

    施乾锦背着包袱,手拿长剑,虽然她觉得没多大用处,但是,拂萝硬塞给她。太后姑姑目的明确,显然是来强带她入宫。以她现在的武功,与姑姑对上,定是讨不到好处,最后只会一败涂地,被她强行带走。不如,趁着爹爹将她拖住的时候,逃出千夜城。等姑姑离开后,再回来。

    因为是临时决定,她没来得急和东方郁商量,将他们父子送回房里,就去找指萝商量,让她备好快马和盘缠,准备出逃。

    等东西收拾好后,她让拂萝去带父子俩从后门出府,自己做先锋,先一步离开,去摆平太后安排在绿林山庄外的守卫。

    谁知,这家伙早有逃意,竟然想丢下她带着逸儿先逃。

    “东方郁,好大的胆子,成亲第一天,你就敢抛妻。”施乾锦一缕指风弹过去,走拿剑挟持东方郁的守卫,形微移,飘到父子俩前,将他们牢牢护在后,回头瞪了他一眼,恶狠狠道,“回头再收拾你!”

    东方郁打了个激灵,心里却是很高兴,矛盾地瞧着她与守卫缠斗。他有点搞不清楚她心里在想些什么,明明他都露出破绽了,她居然还是选择相信,毫不迟疑地保护他和逸儿。他明明想独善其,弃她不顾,她却不离不弃。

    心里一阵酸楚,东方郁瞧着三二下就摆平守卫施乾锦,感动地轻骂:“白痴女人!”

    “骂谁白痴?”施乾锦猛然靠近,脸贴着脸,沉沉地笑,双手交叉捏出数声关节的‘咔嘣’声。

    东方郁一点也不害怕,微笑地望着她,趁机吻上她的唇,三年逃亡终于结束了,他可以安定下来,她的出现总能让他安心,将生死交给她。这样就够了!

    “娘子,对不起!”他很真诚地道歉,为他曾经撒过的谎,和他的自私。

    他心里有个决定,无论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他都要陪在她在边,即使不是因为。他相信,只要他们能一直在一起,总有一天,他会上她!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等会自己买块搓衣板。”施乾锦被他突来的吻弄红了脸,气呼呼地瞪了一眼。

    “行,娘子以后的衣服都由我来洗。”东方郁故意歪曲她的话里的意思,抹了把冷汗。

    “谁让你洗衣服了。等会儿买二块搓衣板,一块用来洗衣服,一块用来罚跪。”她终于也体验一把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的快感,学习到榨取剩余价值的无血。睨了眼恹恹的东方郁,心大好。

    “小姐,不好了,姑爷和小少爷不见……”拂萝背着包裹匆匆跑来,瞧见找了许久都不见人影的两人,瞪大双眼惊讶道,“怎么会在这里?”

    “他想逃婚!”施乾锦毫不客气地点破,并鄙夷地看他。

    东方郁倍感压力和尴尬,不好意思看拂萝:“娘子,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走吧,别让太后回过神来围堵我们。”

    拂萝也是一脸鄙夷地瞧着她家新姑爷,鄙视他‘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庸俗。

    “娘样,抱抱,逸儿不喜欢坏坏爹爹!”最后,就连逸儿也对他噘着小嘴,气呼呼地要爬出他怀里。

    “乖逸儿!”施乾锦从没觉得小家伙这么贴心,欢喜地将他抱回怀中,挑衅地扫东方郁一眼,转让拂萝备马。

    拂萝吹一声口哨,唤出二匹快马,翻骑上去,扬鞭而去。

    施乾锦足尖一点,飞而,稳稳地落在马背上,向东方郁伸手:“上马!”

    东方郁只觉得头晕目眩,等回过神来,人早已经被丢上马背,马匹疾驰而去,开始大幅度颠簸,吓得他赶紧一把将驾马的施乾锦搂住。

    “小姐,我们要去哪里?”拂萝的控马技术没有施乾锦好,不到半个时辰,远远地落在后,赶紧挥鞭赶上去。

    “凤城!”半是戏谑的话,吓了东方郁一大跳,双手一松,子直直地从马背上摔下去。

    “找死啊!”施乾锦魂都吓飞了,伸手一把捞住东方郁,用力拉拉缰绳,让马儿停下来。然后将他丢在前面,让他抱着逸儿,由她将父子俩护在怀中,再驱马前行。

    这姿势好丢人!东方郁满头黑线,怎么看,都该由他这个男人护着娘子和逸儿。可是,他实在是没这勇气和能力,他不会驾马。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