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妖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13章妖变

    “想走,把命留下!”施乾锦听声辨位,怒呵一声,如离弦之箭,瑶而上追着东方宵而去。

    混在仆人里的离语反应极快,跟着施乾锦同时而出,追着严屹。

    施正杰上前将东方郁护在后,吩咐跟来的仆人查看黑衣况,努力留下活口:“快看抓住他们,别让人跑了!”

    这些暗卫训练有素,手和武功都很利害,加上绿林山庄仆人武功不高,只是懂些皮毛,才会让暗卫三两下逃得没影。

    “看来这人早有准备。”施正杰面容严肃,看着着急的东方郁,连半句话也问不出口,慈地拍拍他双肩安抚道,“没事了,你先回屋陪逸儿睡吧。”

    东方郁回过神来,听仆人说那人利害,心里担心起施乾锦,拔腿就要去追,被施正杰拦下来:“贤婿要去哪里?”

    “娘子,我要去追她。”东方郁绕过拦在前的施正杰,向府外跑。

    “你不会武功,去了只会添乱。”拂萝一把将人抓住,推着关进屋里,拿出锁将门‘咔嚓’一声锁住,“你和小少爷安安心心睡觉,养足精神等着成亲。”

    “拂萝你快开门,为什么要锁我,快开门,我要去找娘子回来。”东方郁使劲拍打门,一颗心悬在嗓子眼里。

    拂萝自不理会,打理好父子两,转对施正杰说道:“老爷,有劳你在此保护姑父和小少爷,我去帮小姐。”

    “你去……”没等施正杰将话说话,拂萝已经融进夜色,只听几声夜风吹动树叶的婆娑之声。

    这丫头跟锦儿一个子,都是急脾气。

    “来人啊,去书房取些书,再搬把椅子来。”施正杰叹口气,吩咐仆人去书房搬把椅子拿本书,今夜在沁心小筑挑灯夜读,为屋里的女婿、孙儿当护院。

    东方宵被追得狼狈,瞧着后紧随而来的团,很难想象她会有这么快的速度。没有时间吃惊,施乾锦已经冲上来,双掌聚气为刃利落地向他劈来。刃气罡烈,削去东方宵耳侧一缕长发,若迟躲一点,整张脸就毁了。

    能他出剑的人不多!东方宵感到整个血在沸腾,双手在发颤,握在左手的青虹剑发出清澈的响鸣。

    与此同时施乾锦感到体有点怪异,好似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聚在掌上的气刃变得不稳定,忽大忽小,时长时短,根本无法与人交手。

    东方宵看她露出破绽,腕力一震,青虹剑长鸣一声飞出剑鞘,围着施乾锦飞绕一圈,最后才落在他手上。长剑挑了向朵剑花,直直杀将过去。

    瞬间,剑气如光,细而密,像捕捉小虾的细网,施乾锦被困在剑网中。看似简单的剑招,竟然能达到完美的攻势,她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男人的武功。气刃还不稳定,她不能反击,只能被动闪躲,将伤势降到最底。

    “嘶!”施乾锦被剑气刺伤手背,伤口像被猛兽用锋利爪勾撕开,裂得很深,鲜血喷洒而出。

    她不惯用兵器,与人打斗皆是聚气为刃,用着方便快捷。如今体好像出问题,聚刃困难,不得不另谋他法。急之下,取了头上两支珠钗应付剑气。

    “哦,终于要认真了?”东方宵见她收了不稳的气刃,用珠钗将他的剑气搁开,心中大喜,出手更快更狠,每招都变得简单狠毒起来。

    施乾锦忍着子的怪异,吃力地防守。突然,全痉挛,内力像做真空实验一样都被抽走。十指轻颤,丢了手中用于防守的珠钗,右臂硬生生接下一剑,借着东方宵的剑气向后倒退数米,与他拉开距离。

    “哈哈哈……”施乾锦满头大汗,痛苦地喘着大气,捂着发痛的口感到要晕厥过去,口的痛慢慢放大,直到突破她的忍耐的极限,出一声凄厉尖叫,“啊!”

    “小姐!”拂萝听到叫声,快速向施乾锦冲过去,上前就要将她抱住。

    不料,眼前发生的一切让她呆住了,更惊住了东方宵。银色月光下,施乾锦的体发生了诡异的变化,胖胖的体以眼的速度慢慢消瘦,头发疯长并染上月色变成银白色,原来的里衣像调皮的孩子偷穿大人肥大的衣服,空地挂在上,露出大片如雪肌肤。没人能解释这一现象。

    痛楚过后,施乾锦感觉浑舒畅,精神饱满,除了被伤的地方有点疼,伤口竟然消失不见。

    “哇,见鬼了!”施乾锦盯着受伤的手背,惊惧地叫着。天啊,她这是什么体,妖怪吗,自我修复也太快了点。

    “小姐,你的样子……”拂萝有些害怕,慢慢向后退几步,颤微微的手指抖个不停。好想晕掉,小姐的样子好吓人啊,虽然比以前美丽,材变得婀娜多姿。但是,她觉得妖气外露,好恐怖!

    “我知道,我也害怕啊!”施乾锦看着后退的拂萝,不用喝雪碧,体早已透心凉。抓了把银发,悲愤道,“我不是妖孽,别给这么妖的体好哇!”

    有谁减肥会像她这么成功,半个小时不到,直接由一百六的胖子瘦成九十的排骨,还免费染发,全纯天然,半点化学物不用。

    东方宵慢慢从惊讶中回过神,看着月光下妖美的施乾锦,打了个寒颤。前风光虽然美丽,却不敢久赏,瞟了眼后,转悄无声息地快速离开。

    “都是那个祸害害的,要不是他缠着我打架,我就不会……”施乾锦很生气,四下寻找东方宵,发现人早跑了,气得抓了缕银发咬在嘴里泄愤,口齿不清地吼着,“偶要瞎了他,瞎了他,娃八当!”(话中大意是:我要杀了他,杀了他,王八蛋!)

    “施姑娘……”离语瞧着一头银发,姿婀娜的施乾锦疑惑,他刚刚明明听到了施家小姐的声音,赶到此处却不见到人,去哪里了?

    “姑娘,有没有看到一个像团的姑娘从……”

    “你叫谁团?”施乾锦憋着一肚子火没处泄,离语无心之语招来杀之祸。长袖一挥,离语被拍飞,连撞几栋屋顶才止住冲力停下来。她没心瞧,转大暴走。

    离语被打懵了,爬起来看着月光下那抹影暴躁而去,每落脚之处定会发生崩坍,接着是灯火通明,屋主骂声震天。

    这些与他无关,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是谁,为什么对他出手?

    “小姐……”拂萝看着接二连三被她家小姐破坏的屋顶,心里很害怕,哭丧着脸追上去阻止。她不想,明天大喜之成为千夜城的百姓讨债,老爷和夫人会晕的。

    拂萝费了很大劲儿才追上施乾锦,用尽所有口水才将人劝回绿林山庄。

    施乾锦慢慢冷静下来,想着自己大难不死,借别人体活着。都是死过的人学别人那么干嘛,不就是妖一点,好在没啥变态的行为举止,没有想要喝人血挖人心。自我暗示一翻后,心慢慢好转,一点点接受现在的体。

    借着月光仔细将体打量一遍,其实这样也不错!施乾锦已经完全接受现在的她。

    回到沁心小筑,施乾锦看见施正杰坐在门外看书,屋里传来东方郁断断续续的喊叫声,伴着逸儿的哭声。

    “爹,怎么回事?”看着门上的锁,施乾锦伸手一握,将锁捏成粉末,扬扬撒撒从指缝间流进夜风中。

    东方郁听到她的声音,激动地使劲拽门想出去,结果门开了,自己摔了个后仰马。逸儿迈着小短腿,吃力地将他扶起来:“爹爹疼吗?”

    “逸儿乖,爹爹不疼。”东方郁抱着逸儿冲向门口,看着一头银发的施乾锦眼睛都直了。美人啊,他期待的美人!可是,为什么她有点像娘子呢?

    施正杰初见女儿的样子也是一愣,很快适应过来,收好书跟没事儿人似的说道:“回来就好,赶紧睡吧!明天就要成亲了,五更一过,喜娘要来给你梳妆。”

    “这么早?”五更她睡得正香,谁来谁死啊!

    “现在已是二更天,睡不上几个时辰了。”拂萝还是有点怕现在的小姐,见她皱眉的样子和以前一样,知道她讨厌被人打扰睡觉,心里微暖,觉得小姐只是样子变了,可依然还是以前那个小姐,贪睡贪吃。

    “爹,将成亲时间延后不行吗?五更太早,拂萝,到时别放喜娘进屋。打扰我睡觉的后果你是知道的嘛。哈,睡觉!”施乾锦打着呵欠从傻愣的东方郁边绕进屋,看着一动不动的人忤,问道,“东方郁,你不困吗?”

    “娘子!”东方郁小心肝在发颤,他很肯定眼前的人是他拐骗的娘子,看着她完美的材,双眼冒红星,抱着逸儿跟着进屋。他根本没想过一切是如何怪异。

    “小姐,嫁衣怎么办?”拂萝突然想起很重要的事,小姐现在的体怕是穿不下以前量定做的喜服了!

    “你看着办!”施乾锦已经睡下了,眯着眼喃喃道。

    东方郁满足地抱着施乾锦,一直直咧嘴傻笑地看着她,直到睡着。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