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10章同是天涯沦落人

    古墓一事让张知府理亏欠下施府一个人,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就是皇上也不能蛮不讲理、强取豪夺,抢别人老婆。施家的事他不想管,也管不了。该说的说了,该做的做了,剩下的就知能听天由命,让皇上自己看着办。

    打离语回府衙后,张知府将布在绿林山庄外面的暗探全部撤掉,把抓来的黑衣人以杀人未遂罪收监。不料,在押送途中,黑衣人被戴着银狐面具的高手救走了。

    离语怕黑衣人再入绿林山庄刺杀东方郁,乔装混进山庄暗中保护并缉拿黑衣人归案。等了二天也没见黑衣人出现,明天就是成亲的子,到时人龙混杂,更容易得手。他担心黑衣人会趁机下手,他肯定防不住。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想了想只好找施乾锦商量,毕竟明天离东方郁最近的人是她。

    如此一想,离语不敢耽搁,快步向着沁心小筑而去。

    东方郁被打晕后,醒来时忘记了当天发生的所有事,他不记得怎么回绿林山府,只记得他和施乾锦落难,因祸得福到了处仙境和她拥有浪漫一夜。

    施乾锦觉得他忘掉也好,没打算让向他提及当天的事,只是怕他出事,天天没事抱着逸儿一直守着他,闲着无事就让人备了棋教他下五子棋。

    离语寻来时,她正和东方郁杀红眼。

    “等等,刚刚放错地方了,我要收回这枚棋子。”已经连输十几把,自认高手的施乾锦面子过不去,她已经小心小心再小心,竟然还是漏看一步,落错了子儿。眼瞅着就快败阵,急之下悔棋。

    “举棋不悔真君子,你懂不懂啊!”东方郁伸手,让她将交出收回的棋子,“拿来吧,赶紧放回去。”

    “我又不是男人,做什么君子。好了,该你了。”施乾锦没空理他,将棋子重新放回棋盘,然后仔细将所有棋子看一遍,脑补多种可能出现的死角,争取下一步给堵上。

    她这一手落得极其漂亮,直接断了东方郁步步为营布下的三连环,气得他吐血:“那有这样,摆明你欺负我。”

    “就欺负你,怎么着!我是娘子,做相公的本来就该事事让着我。”施乾锦说得理直气壮,催促道,“赶紧下,你这盘肯定死定了!”

    “娘亲坏坏,欺负爹爹。”眼瞅着东方郁哭无泪,逸儿正义的小心肝偏向他,噘着小嘴向施乾锦抗议。

    “逸儿,我发现你就是只白眼狼。吃我的,住我的,心还老向着你爹爹。瞧瞧,一直都是你爹爹在欺负娘亲我,都连赢十几次,偶尔输一下会死啊!”施乾锦发现这父子俩是来向她讨债的,自从遇上他俩,就没有过顺心事儿。连玩游戏都这么认真,不肯放半点水让她侥幸一次,满足她的好胜心。

    她一直不明白,明明这棋就只有她懂,是她教会东方郁五子棋,而且还留了手并,应该是她占上风赢的机会更多。可为什么,一直都只有东方郁赢,他根本就不像个新手,倒象是以前在网络里遇上的高手,布局坑爹,陷阱连连相扣,完全将对手牵制住,按着他的步调落子。

    “东方郁,你以前玩过五子棋吧?”施乾锦只是疑惑,随口问了句。

    因为她悔棋打乱了所有布局,东方郁心力全在棋上,没有留心她的话,只是凭着直觉点点头,得意道:“经常玩啊,我喜欢益智游戏,腾迅游戏里我就喜欢这款棋类游戏。”

    她听见什么了?腾迅啊,跨时代的东西!

    “**!”

    “女孩子不要这么粗鲁!”东方郁皱眉,终于将手里的棋子落下。

    连英语都懂?施乾锦愣住了,接着欣喜地拉住东方郁的手,激动道:“靠!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呃,他露馅儿了!东方郁呆呆地看着施乾锦。

    “东方郁,能遇上你真是太好了!”终于有人可以和她聊聊飞机、火车等高科技产品,不会担心别人将她当成疯子,认为她说的话都是疯言疯语。她也可以偶乐说上几句网络用语,而且会有人听得懂并做出回应。施乾锦真心觉得老天爷厚待她。

    “娘子你……”东方郁不敢相信,他等了十三年,居然能遇上一个21世纪的老乡。

    “叫老婆!”穿越时空这种事分两种模式,一种是魂穿,机率高达百分九十八;另一种是实体穿越,机率只有百分之一点九;剩下的其他模式特殊,仅占百分零点一。施乾锦很好奇东方郁是属于那种,“东方郁,你是怎么过来的?”

    说起这事儿,东方郁有些愁了,他实在是分不清自己是属于那种模式。想了会儿愤然道:“事很复杂,总之是我遇上了湘南路发生的车祸追尾,重伤之下死去,魂魄离体,然后稀里糊涂成了娘肚子里的婴儿,出生不到半个时辰被人丢到破庙被老乞丐收养。”

    湘南路,名字怎么那么熟悉。施乾锦想起来了,她也是在那场车祸里丧生,然后穿越时空。他们竟然在同一个城市,一起死于车祸,却穿越到同一个时空不同的年份,然后再次相遇。这完全没有逻辑,穿越神马滴果然矫,完全不给时间面子。

    “你原来叫什么名字?”她不是因斯坦,想不透堪称诡异的时间。施乾锦放弃纠结的思考,聊点有意义的事

    “方启明,中和贸易公司总裁。老婆是?”东方郁很嫉妒,责怪老天爷偏心,给了施乾锦所有穿越后的优惠,让她不用从娃娃做起。

    哇,不会吧!这家伙竟然是她顶头上司,那个资本主义吸血鬼,天天让她加班,却从来不给加班费的浑球,还天天亲自送同款肯德基餐---一个汉堡加一只鸡翅、一碗玉米粥荼毒她的肠胃,让她差点形变成肯定肯德基。她现在是不是应该揍他一顿,消消被长期被压迫的怨气呢?

    “娘子,你想什么呢?”东方郁摇摇神游远去的施乾锦,担心她看出破绽来。刚刚的话不全是真,他隐瞒了重生后很重要的世。他是商人,最懂权衡利益关系,在不清楚对方实力前,绝不暴露他的筹码。

    施乾锦回过神来,心里暗暗发笑,想着以后如何剥削东方郁这个大1boss的剩余价值,###他心。当然,前提是不让他知道她曾经是他手下的员工。

    “李萧萧,农行小职员,跟你一样死于湘南路车祸。”言多必失,施乾锦借用她姐姐李萧萧份简单说了一遍。

    两人也算缘分,在天灾**下完成同生共死的誓言。

    “施姑娘,在下有要事相商,可否借步说话?”离语寻到沁心下筑与人对弈的施乾锦,客地请她移步。

    他怎么来了?施乾锦收了笑容,郁闷地看着一仆人打扮的离语。好家伙,这次又来干什么,竟然混进府里为奴。

    “他来干什么?”离语在东方郁心里留下一点点影,他很不喜欢见到此人,抱着逸儿很紧张,戒备地盯着离语。

    “东方公子不必紧张,此次前来与你无关,不会对你出手。”离语向来孤高,不习惯向别人低头。

    “东方郁,你带逸儿回房吧!”施乾锦不想看东方郁战战兢兢,一脸害怕的样子,有意将他和离语调开。

    东方郁松了口气,看了眼施乾锦,担心道:“你自己小心点,我不喜欢他,别跟他聊太久。”

    “嗯,你们赶紧走。”施乾锦觉得他啰嗦,挥挥手将人推出凉亭。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