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娘子,背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晨凌 书名:一只皇子倒插门
    第9章娘子,背背

    休息一夜后,两人养足精神,就着流水梳洗打理一翻,决定回绿林山庄。施乾锦怕爹娘担心,一路走得飞快,苦了跟在后的东方郁。

    “娘子,你慢点,等等我!”眼看着粉团一闪没入林中,东方郁才知道胖子也能有这样的速度。怕跟丢被困在林子里出不去,赶紧追过去。

    施乾锦心里烦躁,都快一个时辰,他们竟然连十里路都没走到。都怪后名叫东方郁的小尾巴,叫魂似地嚷嚷着,求她一慢再慢都快赶上蜗牛的速度了。

    “东方郁,你能不能走快一点。慢吞吞的,乌龟都比你快。这次要是你敢在跟丢,我就把扔在林子里不管,让你自生自灭。”施乾锦一边放狠话,一边放慢脚步等着东方郁追上来。

    东方郁知道她不是在说笑,害怕被丢下,快速冲到她边,然后施展一招猴子上树,轻轻向上一纵,跳上她的后背,亲昵地环着她的脖子撒:“为了不让娘子久等,与娘子共进退,还是你背着我吧,这样快而安全,谁也不耽误。”

    “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竟然让女孩子出力背你。你还是不是男人?”施乾锦郁闷地骂着,此此景让她想起曾经看过的短片,一对新人结婚,胖新娘抱着瘦新郎入洞房。为什么胖女孩都享受不到被人公主抱的甜蜜,只能承受反抱男友的辛酸。可恶的东方郁,总有一天她要加倍讨回来,让他抱着她走万里长征。

    “娘子别生气嘛,等你累了,我也背你。当然,前提是我能背得动你。”东方郁舒舒服服地爬在施乾锦背上,枕着她的肩膀,像小时候睡在摇篮里的婴儿,将她的抱怨当成摇篮曲,体放松放松再放松,慢慢地睡着了。

    施乾锦将所有骂小白脸的词用来招呼东方郁,以为他多少有点脾气和傲气,不甘受此大辱要求放他下来,再不济也得回上两句嘴。没想到,最后等来的却是一串串细小的鼾眠之声。他到底有没有自尊心啊!

    “东方郁”一声虎吼,东方郁被人丢进绿林山庄,体像球一样在青石路上滚动几圈。

    “疼!”东方郁被摔醒,睁开眼瞧见熟悉的前院,知道他们已经回绿林山庄。揉揉摔疼的股和手臂,四周环顾发现整个院里披红挂彩却不见半个人影。

    “娘子,人都去哪里了?”不会是让官府的人全抓起来了吧,逸儿也被带走了!东方郁顿时慌起来,像没头苍蝇似的乱闯,嘴里喊着,“逸儿……”

    “别叫了,他们应该在后山。”后山桥被人劈断,这会儿正修着吧。古墓外的两个家伙也应该半死半伤了,正好抓来问问。施乾锦心很好,上前拉住东方郁拐向后通往后上的小道。

    后山已是人满为患,连插针的缝隙都没有。修桥是个体力活,男人倒还说得过去,怎么连府里的女人们也来了,她们能干什么,给修桥的人做饭,这不是给人添乱么?

    对于施盟主的安排,施乾锦十分不满:“爹,你带这么多人来做什么,叠人梯过桥吗?”

    “呃……”施盟主站在人群的最前面,听到熟悉的声音,激动地转向后面看,瞧见自己女儿安然无恙,一把老泪煽地落下来,“锦儿,爹爹的小宝贝!”

    施盟主也不做监工了,抱着娘子大人,从人群头顶华丽飞过,冲着施乾锦虎抱,一家人开开心心团聚在一起,丢下所有人欢天喜地回绿林山庄。

    仆人们也不怠慢,看着小姐和姑爷都平安归来,纷纷丢下手里修桥的活计,兴高采烈地回府忙喜事去了。

    看着蜂涌的人群慢慢散去,古墓另一边的两人急了,冷着嗓子道:“施盟主,别忘了还有我们!”

    “哦,对对对,我怎么连这事儿都忘了。”想起还有人等着救,施盟主笑着折回来,抱歉地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二位请耐心等着,等锦儿的婚事办完后,老夫再找人前来修桥。放心,食物和水等会有人送来。”

    “如此不劳烦施盟,请您派人和张大人说一声,让大人找些木匠工人前来修桥,也算是向你们赔罪。”离语眼角微微抽搐,不指望向施盟主求救。

    “想我救你过来也不难,你得答应为我做一件事。”施乾锦站在崖边,眯着双眼打量对崖上的人。看来双方伤得不轻,虽不确定是否有内伤,但至少外伤很明显。从伤势上看,离语占上风,没想到千夜城的捕快里也有手不错的家伙。

    离语没有回话,静静思量一翻,点头同意和谈谈条件:“你想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你只需要动动手指。”施乾锦看向右边靠在山石上的黑衣人,“封住他全上下的道,然后将人交给我。”

    “在下办不到!”离语一口否决。

    “为什么?”这倒好奇了,有不是什么重犯,值得他如此上心。施乾锦想不透离语的心思,哄道,“只要你给出合合理的理由,我也可以救你们。”

    她很想知道黑衣人的份,然后顺藤摸瓜查出东方郁的世。她不相信一个破庙里的小乞丐也值得被人惦记,又不是长得倾国倾城的美人,富甲天下的首富公子,劫他完全没意义。

    “这……”离语有些为难,在与黑衣人交手时,他发现了很多可疑的地方,对黑衣人的份大约猜出三四分。如果他的猜测是真的,眼前的这个就不是普通的杀手那么简单,就连绿林山庄突然冒出的新姑爷也就可疑了,都是很危险的人物。

    “总捕头,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他,很可疑!”隔着断崖,施乾锦将离语的为难看眼里,心里暗暗猜着另离语不肯放手的原因。

    “施姑娘,请别为难在下。这个人不能交给你,在下也不能告诉你什么。救与不救,全凭姑娘一句话,离语决无半句怨言。”离语咬咬牙决定沉默。他是个称职的捕头,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事该做,即使被人威胁也决不妥协。

    “爹,叫人把桥修好。”施乾锦知道再缠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只会打草惊蛇。急了,黑衣人可能会自绝。倒不如先放放线,跟着黑衣人钓出背后的大鱼。

    东方郁抱着逸儿立在崖边,疑惑地看着黑衣人,对上黑衣人的目光,他感到恐惧和绝望,全吓得瑟瑟发抖,双脚不停向后退离。不管他离多远,都没有安全感,感觉好像下一秒那人就要杀过来,用刀削去他的脑袋。

    这个绝对不是洛家派出的杀手,他的眼睛和气势跟以前追杀他们的人完全不同。那双眼睛没有一丝温度,冷冷冰冰,好像所有人在他眼里都是死人。

    黑衣人一直都看着东方郁,看着他一点点退后,看着他恐惧和绝望。很满意他对危险的感知很准确,这样猎杀他会变得有趣很多。

    他在笑!东方郁紧崩的神经随着黑衣人嘴角那抹冷笑断开,脚被凸起的石头绊倒,狠狠跌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黑衣人问到:“你……你是谁?”

    黑衣人没有回答,他嘴角边的笑慢慢扩大,整张脸变得狰狞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东方郁因为害怕,声音变得有点歇斯底里,吓哭了怀中的逸儿。

    “东方郁、东方郁……”施乾锦唤了好几声也没让东方郁回过神来,看着他抱着逸儿害怕地缩紧子,整个人已经失去神智。心里一阵心疼,咬牙使出手刀将人砍晕,把怀里的逸儿丢给边的拂萝,“拂萝,我们走。”

    说完,施乾锦用公主抱将东方郁抱在怀里,冷冷地看了眼对崖笑得邪气的黑衣人:“我不管你是谁,想杀我相公,除非你先从我尸体上踩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皇子倒插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