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预警

    第117章预警

    莫名其妙的就要转科了,好像才刚来,就要走了。

    老师说要考试。

    中午的时候勤姐还在写记录,我等她,勤姐说:“行啦,你先走吧。”我说:“我等你。”当时这三个字说得非常小声,勤姐还是听到了,她说:“不用啦,你先走吧。”我站在原地不动。

    写了一会儿勤姐收起东西说:“哎呀不管了,饿死了,走吧,我们去吃东西吧。”我看着她,还是默默的跟着她的脚步。

    走出医院,勤姐说:“去过对面的xx鸭血粉丝店没有?”我说:“没有,我很少出门。”勤姐看着我说:“你连这里都没来过?”我点头,勤姐笑了,“服了你了。”

    到了店里,勤姐叫来服务员,说:“我要一份招牌。阿璃你呢?要吃什么?”我扫了一眼菜单,说:“跟你一样吧。”然后勤姐就说:“再要一份招牌。”“好!很快哈!”服务员远远的应了勤姐。勤姐拿出手机上网,我也拿着手机,发短信。

    等了一会儿,粉丝才上来,一大碗,当然,汤和粉的比例是有点问题的,这一碗粉丝就要十多块。要是我一个人来,我才不要呢。

    喝了一口老鸭汤,我说:“这汤不错的。”其实不算太好,不清甜,不够鲜,但是十几块的东西想要很好那就是不太可能的事了。

    勤姐吃完玩手机,我继续一口汤一口米线的。吃了会儿我说饱了,大碗也只剩下了汤渣。勤姐说:“早知道就给点给你啦。”我笑了笑没说话。

    一起往回走,勤姐说:“阿璃什么时候转科?”我说:“就快了。”

    看着凉鞋里露出的脚趾头,我说:“好舍不得啊。”勤姐笑了笑说:“都是这样的啦。”

    我还是笑了笑。

    回到宿舍当然是写记,然后睡大觉。

    拿出妈妈的照片抚摸她不变的笑容,在心里跟她对话。

    妈妈你知道吗?

    这三年我过的好辛苦。

    我有话不敢说,有苦不敢言。

    没有人再把我当成宝。

    被欺负只能忍着。

    我好累…好累…

    却只能一个人躲起来哭,我怕我不够坚强丢了你的脸,我怕别人看到笑话我。

    我背负着全家人的希望,我上压力好大,可是我只能一个人沉默,偶尔想要任想要随心,想起这个家就觉得伤感最终只能忍让。

    为什么要我一个孩子,像大人那样虚伪的活着。

    从小到大我都害怕失去什么,我都尽量装作大方,故意的去乖,乖乖的吃不吃的饭菜,乖乖的吃药,乖乖的。

    一直努力,想要让你们看到,可是都没有人在乎过。

    …

    不知何时,带着委屈跟眼泪,入睡了。

    午睡醒来就是体最无力的时候,刷了牙喝了一口凉开水,就去上班了。

    很没精神的穿着衣服,更衣室里的护长和各位师姐在聊天,说晚上去吃饭,我听到护长说这么多人就不带小同学去了(小同学指我跟蓝香。)。我听了什么也没说趁没人看见我默默的迅速的走出来,我关上门呼了口气,看了一眼更衣室的门走了,我真的是个很害怕尴尬的人,甚至都不知道要怎么去消除那种尴尬的感觉。

    听到铃响,我看了一眼,拿了药水、碘伏跟棉签就走了出去,刚好碰到护长,我表有点不自然得打了招呼,倒不是我嫌她们吃饭不带我,我这个人还巴不得别人不要带我。

    接了药水往回走的时候看到珊珊出院,我走过去放下碘伏扔了空的药瓶抱起珊珊(这是个病了很久的孩子,大家都认识。)说:“珊珊。”

    珊珊的教:“是啊。”珊珊跟着说:“是啊。”我笑了笑,说:“出院好啊,回家喽。”珊珊的对我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那个笑容里掺杂着无奈。

    看着珊珊一家子走进电梯消失在我的世界,我突然觉得,这tm像极了我的人生。

    脑袋有点想爆炸。

    我走进护长的办公室看排班表,明天早班,也就是说明天要带饭或者叫外卖。

    正在思考,勤姐走进来说:“不用看了,明天早班,你是要叫外卖还是什么?”我想了想说:“煮面吧。”

    勤姐倒了水到杯子里,她的杯子里是新泡的普洱,勤姐很喜欢喝茶。

    勤姐突然问我:“你都去哪里买菜?”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要么对面,要么就这条街里面那家超市。”

    勤姐喝了一口茶问:“你不知道菜市场在哪里吗?”我摇头。

    勤姐说:“那下班我带你去啊。”我说:“好啊。对了。”勤姐看着我说:“什么?”

    我说:“你知不知道dz在哪里?”勤姐说:“干嘛啊?”我说:“听说那里菜很便宜。”勤姐笑了笑说:“我就住那边啊,要去就跟我走咯。”

    我打了个ok的手势。

    (ps:哎哟喂,大国庆。真是糟糕透了的心啊。大家大乐。我去伤感了。。。)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