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绝不绝情

    第97章绝不绝

    偶尔,我会发现一些真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真相。

    这么多的人与事给我这么多的打击,我始终没有屈服,勇敢的站起来了,可是其实我真的在乎的,真的不得不在乎。本来很美好的东西,突然被一个所谓的真相击碎,突然发现你拥有过,憧憬过,努力过,过,在乎过,为之痛苦过,绝望过,难忘过,美好过,把它当成全世界过的东西,有一天被揭露出最丑恶的一面,你知道了那一切,其实是谋,利用,贪婪,背叛,自私,欺骗。有一天你一直觉得是事实,是真理,是梦的东西,被翻转,被判决,破碎,一切就跟你想像的完全相反,甚至,你发现你拥有的都是假的。

    又是一晚上的噩梦,醒来时觉得天好亮,应该很晚了,可是大家还在睡觉,我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居然才五点多,眼睛很累,一晚上的斗争让我觉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于是我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到六点二十分的时候,大家陆续起,今天升旗,起的早也理所当然,可怜的我。直到三十多分,我才心不甘不愿的起来,眼睛果然肿得很,我笑了笑,算了,反正也没几天是不肿的。伸了个懒腰,发现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只有我和丘紫燕了,我无奈,这种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刷牙的时候,看到墙壁上恶心的青苔,就是一阵干呕。

    最近敏感很多,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上次街上碰见晓云觉得很意外,但是很兴奋,也很不舍,不知道一向瘦弱的她现在过的如何。

    照样是在群里聊天。

    空白:无聊小城:有软妹子吗?

    我:不知道

    空白:玉璃如果你是女生我就泡你

    我:幸好我是男的

    空白:我收回那句话。。

    丽娜:/流汗

    小城:等等。[图片]

    空白:那是谁?

    小城:大软妹,我的

    我:……那不是我媳妇吗?

    小城:反正玉璃是我的,我给你打标签了

    空白:。。。

    我:搞基啊?

    小城:反正玉璃是我的

    我:没想到我二十好几的大男人还被一个小男生抢来搞基。

    空白、小城:……

    小城:你赢了

    我笑得像个疯子,我才不承认我是女生,我要用男生的份,在这个群里欺骗群众,也是为了防止被男生泡。

    妹妹跟糖果如胶似漆,晚上我们《青檬》开会,我离开了一会,回来的时候看到很少人在线,于是去群里聊天。

    子琼和花少哥还有唯希他们都在线,聊了一会儿,我想起5月21号就是我游戏跟涩涩结婚一周年了,突然觉得时间过的好快,一年前,易泽还是完美的,露儿还是我的,贤还是单的,我还是被人陪伴的。

    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该失去的不该失去的我都失去了。

    不知道这是不是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命。

    花少哥哥是涩涩游戏里的哥哥,记忆中的他,和我没什么交流,特别是退了游戏以后,交流更是少之又少,我们几乎没有再聊过天。

    因为《最潮季》的关系,我更加忙碌了,而为了保持《最潮季》的新鲜感,我不得不做很多工作,《最潮季》也算是我的心血,而且做了我就会尽量做得最好,为了《最潮季》,我甚至可以学习当记者。

    报名网络记者后,我心里还是不够踏实,于是去询问主编柳冰逸姐姐可不可以采访她,让我比较意外的是,柳冰逸姐姐居然一口答应了,这反而让我忐忑起来,她以前是个记者啊,我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家伙去采访一个记者会不会太大胆了?

    不过我定了定神,为了《最潮季》,拼了,就算一个人也没关系,我可以的。

    搞定主编姐姐这边以后,我就忙着拟采访稿,怎么写感觉怎么不对,非常烦闷。

    于是在群里和花少哥聊的嗨,子琼也参与进来,我们几个在那放松心

    看了一眼周街上接到的传单,是一个网络超市的,我突然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就是去拉广告试试,不过店主似乎不太乐意,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总算跨出了第一步,就觉得没什么好丢人的了。

    这会事正多的时候,偏偏总监给我交了几个任务,我做不来那么多,只能一个个能记住的就尽量去做了。

    晚上仍旧在不停的拟采访稿,虽然婷子和小言都说想帮忙,不过为了丰富自己,我打算自己拟采访稿。

    糖果突然跳出消息来,她说:我和你妹分手了。

    我想这时她还不知道我是个女生,所以不太乐意和我说话吧。

    我回:啊?

    然后立刻后台,打开电话簿找妹妹电话,发信息给他,问他心,没有回复。

    回到qq上,发现是妹妹甩了糖果,我有一种不敢相信的感觉,明明刚才还好好的呢,怎么现在…

    糖果:是他说分手的,他还说他是玩玩的。

    我:不会吧

    和糖果聊了很多,聊到很晚。

    发现她写的志,发现她和我居然有点像,难受时自残的表现与我简直是如出一辙!

    我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我觉得我边的人应该都不会像我这样的,没想到好像是遇到了另外一个自己。

    我忍不住心疼她,想了很久很久,想了很多很多。

    第二天早上我为她发了第一篇志,分析她的格特点,糖果回复我的志后,也发表了一篇回复志,把我的分析全数证实,她说,全都承认,她说即使这样也不能安慰到她,可能是我有过同样痛苦的感受,虽然方式不一样,但是结局一样,都是男朋友没了吧。

    我居然为她再发了一篇志,我觉得自己脑子进水了,以前除非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我才会为那个人发志,可是这次,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促使我为她破例,我们好像突然变成很好的朋友。

    看到她从我空间转走我写给十四的志,看到她的动态,我的心很痛很痛,我那个扔掉很久的qq号码里有相似的内容,那时我的想念快把我疯,我愧疚,我苦闷,我无处可说,我只能利用网络申请一个没有任何人的qq号码,把空间对任何人关闭,然后一遍遍在里面发表我的,我的泪,我的想念,我的绝望。

    这一切很沉默,没有人知道,或许…一个也没有。

    糖果让我看到以前的自己,堕落,不求上进,得过且过,心碎不能自救,感觉什么都没有,没有朋友,没有恋人,没有家境…什么都没有。我们的好我们的坏,心很痛,怎么会为一个陌生人这样心痛。

    糖果向我询问十四的况,我说不知道,他不接电话,不知道死了没有。

    得知糖果连妹妹的电话都没有,我更加惊讶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小可和糖果想要妹妹的号码,不过却被我拒绝了,我不能随意给别人他的号码吧。

    又给妹妹发了条信息,然后课间给他打电话,他接了,我们这边吵,什么都没有听见,就依稀听见他喊了一声姐。

    糖果着急的问我,知道我什么都没听见以后,她拜托我一定要再打。

    我只好答应放学再打他电话。

    qq群里,糖果和大家聊的很开心的样子,一切从表面上看来都很平静和谐,甚至糖果说要当我媳妇,我们在群里瞎扯淡,糖果很认真的私聊我说:玉子,其实我知道你是女的。

    其实大家知不知道无所谓,因为很多人都知道,我也没多认真,反正也就聊聊天吹吹牛吧。

    发现有个叫琉璃的妹子,我一看就乐了,调戏她。

    我:琉璃男的女的?

    琉璃:纯天然妹子

    我:妹子?妹子那就是我的!!!!!妹子!还是纯天然的,基友们上

    空白:我只要丽娜和鸡蛋(糖果)

    小城:…

    丽娜:/抠鼻

    我:丽娜不给泡,糖果没空

    我:琉璃,你会不会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妹妹啊/害羞

    琉璃:/害羞有可能喔

    空白:她会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老婆?

    我:说得好,/害羞

    琉璃琉璃:嗯嗯

    我:你会不会是我失散多年的老婆?

    琉璃:这个嘛…

    糖果突然私我问妹妹的消息,她说只要一听到qq提示音就会以为是他,明明知道这样会受伤却还是忍不住。

    这个傻瓜,网恋里,认真你就输了。

    我劝她去睡觉,虽然她答应,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了,反正很久没有和我聊天。

    突然妹妹的出现打破了和谐。

    十四:玉璃姐找我?

    我:嗯,没事吧?

    十四:没事啊。

    群里不是聊天的好地方,于是我转移阵地,希望可以了解到他的想法。

    我私他问话他都没有回答,就在我要放弃,去睡觉的时候,他突然回话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感觉,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真实想法,可是心里还是咯噔一下,我突然觉得害怕了,糖果私我,她的话语里尽是落寞绝望,让我心慌。

    我:妹妹,问你个问题。

    妹妹:说我:你是不是不相信

    网络上的任何感

    妹妹:拒绝回答

    我:其实我猜到答案了,好了,头重脚轻/流汗,我要睡觉了,拜拜

    妹妹:嗯。

    拒绝回答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相信,绝对不相信,我晃了晃脑袋,强迫自己不去难受,发了条说说劝糖果休息,不要在意,然后我用小号抒发感

    于是出现了一条动态:栀安浅若转发了您的说说“…内容……不…编辑了…自行想象…”‖并说:“说了难受的都是傻子,又当了一回傻子”

    其实我难过,会不会有一天,十四也这样对待我。

    我想,与其那样子,不如现在开始不把他放的太重。

    (ps:有时候,懂得强颜欢笑的人更令人佩服。我是苏玉璃,最最最真的现实,你不敢说,我替你揭露。大家,看到这里的真的都很感谢。记得关注“苏玉璃”贴吧,里面有我的最新的动态,也有群号,谢谢大家。)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