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各个视界

    第96章各个视界

    出门的时候,我说:“达达。”

    他应了声,我说:“姐姐去上课咯。”

    弟弟扬起小手说:“喔。拜拜。”

    我刚想走,弟弟又说:“二姐姐呢?”

    我说:“大姐姐家里。”

    刚好一辆公车就过去了,我笑了,每次都是这样。

    考虑了一下,给二姐姐打电话。“喂?姐姐。”

    “嗯,干嘛。”

    “你去不去先?”

    “你在哪里?”

    “我在公路边。”

    突然看到车来了,我拦了车,“我已经拦到车了。”

    二姐姐说:“都拦到车了还打给我干什么?又不等我一起去。”

    我上了车说:“你现在来啊,我在步行街等你。”

    “好吧。”

    “嗯,拜拜。”

    “嗯拜拜。”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打电话给她,我现在心也不太好,好想找个人陪我。

    在车上我一直看着外面,一直看着,车厢里空气不好,让我的胃有些不舒服。

    忍不住又给二姐姐打电话,“喂?在哪里呢?”

    “喔,在车上了。”

    “嗯,挂了。”

    没想到二姐姐这么速度,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有时候二姐姐对我也好的,真的。

    只是有时候她做的事让我有点接受不了。比如当众读出我写给风的书,比如把我的秘密泄露出来还一副理所当然。

    下了车,又给二姐姐打了个电话,然后到精品店想买点东西,“妈

    我回头,看到信月,一眼就看到她短短的头发,我说:“额,怎么剪得这么短?”

    信月表有些不自然说:“嘿嘿,妈,你在这里干嘛?”

    我笑了笑说:“随便看看呢。你呢?怎么会在这里?”

    信月扬起手高兴的说:“陪我小弟来买手表,嘿嘿,顺便叫他给我买了一块。”

    我笑得有点勉强,说:“嗯,好看的。”

    信月说“你要买什么?”

    我说:“没看到想买的呢。”

    我看了一眼她后说:“咦?怎么一个人?”

    “是啊。”信月的笑容让我的心好了很多,我忍不住伸手摸她的头说:“你小弟呢?”

    信月说:“他回去啦,买完以后就各走各的。”

    我没说话,信月接着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我本来想开玩笑说所以你来找我来了,不过始终没说出来。

    信月说:“那我走了啊,你慢慢逛。”

    我说:“拜拜。”

    看着信月的影慢慢渺小不见,我清笑,这个家伙,虎头虎脑的,格倒是直得很,跟她来往不用担心被暗算。

    二姐姐出现在我后时我在挑鞋子,说是挑鞋子其实视线没有在鞋子上停留过。

    二姐姐搂着我说:“怎么样?去吃什么?”

    我突然觉得很想笑,我们每次都一起去吃东西,所以见面都是“去吃什么”。。

    我说:“不知道啊。”

    二姐姐看着我刚才在的鞋店,说:“挑鞋子啊?”

    我点头,二姐姐说:“怎么样?有没有看中的?”

    我笑了笑说:“我都没认真看。”

    “吃什么?”

    我转头看她,二姐姐说:“你想吃什么?”

    我在心里想:不是酸辣粉就好。。

    结果下一秒,二姐姐说:“不如我们去吃酸辣粉吧?”

    我一下就笑了,说:“我刚才还在想不是酸辣粉就好了呢。”

    二姐姐也笑了,说:“不是吧。那吃什么?”

    我没说话,心里想着带她吃馄饨去。

    走着走着,突然二姐姐指着一边说:“耶?”

    我回头说:“干嘛?”

    结果看到明林,他和一个女生走在一起,夸张的说:“嗨!去哪?”

    我说:“吃东西,一起吗?”

    明林说:“呵呵,你们吃啊!”

    我扭头对二姐姐说:“你眼睛真厉害。”

    二姐姐说:“那不是你同学吗?”

    我说:“是啊,上次一起吃麻辣烫那个。”

    她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走到那条小吃街,二姐姐说:“吃什么咧?”

    我说:“吃馄饨吧?”

    二姐姐摸着肚子说:“其实我很饱。”

    没等我说话,她自己在那里纠结起来,“吃吧,嫌饱,不吃吧,又不甘心,来都来了,唉,吃吧!”

    我在一旁憋笑差点内伤,我说:“走吧。”

    二姐姐说:“吃馄饨?去哪家吃啊?”

    我说:“之前带你来的那家。”

    跟姐姐走进店里点了馄饨,我说:“这里的辣椒好好吃。”

    二姐姐说:“是吗?”

    馄饨端上来后,我们就开始各吃各的,“呼,好饱。”

    我抬头,二姐姐已经吃完馄饨拿起手机了,我说:“饱了?”

    她点头,我继续慢慢咬我的馄饨。

    我觉得各方面看我们都不像姐妹,吃相都不像,我这个人吃东西喜欢小口小口吃,所以。。

    让我觉得我们几个是亲生的,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美食跟零食没有抵抗力,当然,偏的食物可能不一样。

    吃完后我们走出去,二姐姐说:“我想去买手链,觉得手里空空的。”

    我看着她,然后有点羡慕,我们这些学护理的是不可以戴东西的,所以即使现在黄金降价我很想去买几个戴手的,都没有去,咳咳,当然,如果买了我的,肯定少不了爸爸的,现在的我当然还木有那么多钱,而且如果随意去买假的戴,不小心出汗的话我的皮肤又会过敏。

    于是综合以上因素我决定,远离首饰,我要省钱。回过神来,我说:“你去哪里买?”

    二姐姐说:“随便买啊。你陪我去挑吧?”

    我说:“现在?”

    她点头,我说:“不要,现在那么晚了,不行。”

    二姐姐还是不死心,说:“你们几点上课?”

    我说:“七点二十。”

    二姐姐说:“坐车半小时也够了啊。”

    我还是坚决说不要,开玩笑,女孩子逛起街来会记得时间?你相信啊?我可不信。

    二姐姐没再勉强,就拉着我去坐车了,虽然每次跟二姐姐一起坐19路车都要忍受人挤人,没位置坐,被猥琐男挤,放弃我有位置的9路车,放弃我美好的空调,不过……

    我还是愿意陪着她挤。

    一会儿有人下车,那个人说:“上来一个。”

    我们没听懂,不知道姐姐哪里来的悟,走了上去,那男的说:“对了。”

    姐姐就这样捡了个位置坐。

    她把我的包包放在她腿上,我的包包真的很重,我的包包里虽然没有化妆品,不过我把书啊,水果什么的全塞里面了,沉得能把人砸扁。

    她看着我,眼睛很亮,“你快下车了。”

    我点头,她说:“你知道?”

    我说:“大概知道。”

    她笑了笑。

    然后我看了一眼旁边黑衣服男生,诶玛吓死姐了,怎么长成这样!我用家乡话跟姐姐说:“姐姐,你看我后面那个穿黑衣服那男的。”

    二姐姐看了一眼没看着,说:“怎么了?”

    我说:“刚才我一回头看他,你知道我第一反映是什么吗?”

    “是什么?”二姐姐的缺点就是笨,优点就是笨得

    我说:“卧槽,怎么长的这么丑!!”

    然后如果那天你也在车上你会看到两个笑得前俯后仰的女疯子。

    下车后往学校走去,面无表的,走到广告牌那里的时候,和两个老爷爷擦肩而过,突然觉得不对劲,我回头,有个老爷爷停下脚步很忧伤的看着我,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于是加快了脚步。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玉米。”

    “是玉米耶。”

    “玉米。”

    抬头好几张面孔装进我的瞳孔里,我说:“啊?”

    然后看到佩婷,和704的大家,我说:“哇,佩婷!”

    佩婷上前抱住我说:“玉米,啊,你怎么这么晚来。”

    她嘟着嘴说:“怎么每次都这么晚来。”

    我说:“呵呵。。佩婷,你怎么来了,回去了?”

    佩婷说:“是啊,玉米。”

    我说:“佩婷,好想你。”

    佩婷抱着我说:“嗯嗯我也好想你,臭玉米,每次都见不到你。”

    我笑了,纠结好久放她走了。

    佩婷以前也是704的,活泼开朗的,看起来很天真无邪,虽然了解得不算太多,但她跟大家感都很好,很讨人喜欢的小姑娘。

    (大家应该很了解我了,我是猥琐大叔,哈哈,专门就喜欢天真可的小姑娘。)

    肩膀痛的想死,我也不想上宿舍了,就直接去了课室,都没有人,我坐下来,拿出手机登qq,单九希后援总群里的大家在没心没肺的开玩笑。

    发现妹妹(十四,男的,下次看到我叫妹妹,然后用这个“他”的就肯定是十四。)和群里的糖果似乎在网恋。

    我们就在那瞎起哄。

    我在群里以男的自称,因为我头像和我名片上是自己照片别人不相信,我通常会来一句:那是我媳妇儿。。大家还真的信了。

    安心突然蹦出来,说:糖果,师傅(十四)好想你们。

    我就纳闷了,立刻回了句:偏心,就不想我/流汗。

    安心回:呵呵,玉璃别多想,我也想你,我上课了。

    我回:我要不说你还不知道把我扔哪儿了呢。

    大家又闹腾起来,小言和糖果在谈首饰的事,我突然来了句:护士不可以戴首饰,羡慕你们。

    糖果立刻抓话尾。

    糖果:女的,绝对女的,玉璃。

    我:男护士/流汗

    小言:啊,玉璃到底男的女的?

    小色:男的。(小色就是小可。他知道我是女生

    )

    我:嗯嗯,男的。

    大家再一次的凌乱,我发现我越来越有妹妹当初的作风了,好好玩。。

    他当时也是时男时女的,把我们耍着玩。

    下课跟淑梅说了几句话,梅子来找我,

    我们一起上宿舍。

    她说:“咦?这么少东西?没有带东西来吃啊?”

    我说:“没东西吃啊。”

    梅子说:“这个礼拜我倒是买了好多东西吃。”

    她递给我一杯水果果冻说:“唉,果冻忘记拿调羹,茶忘记拿吸管,凑合着吃吧。”

    我说:“啊?用牙齿咬啊?”

    她说:“不然用舌头tian啊?”

    直接晕菜,不过还是很感动,这丫的,平时饭都吃不起,这会还有钱买吃的,还这么大方分给我吃。

    递给她黑咖啡,知道她也喜欢喝咖啡,不过这种咖啡苦得很要命。我好心提醒了一下。

    (ps:其实朋友,就是比同学要深刻一点的普通人群。)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