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神样的我

    第94章神样的我

    我仍旧是个厕所控,在厕所里难受,直到有人敲响厕所门,我才整理了一下心走了出去。

    和柳柳坐在一起吃水果,她又说:“你不是当了代理吗?怎么还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我说:“额,本的事,不是这些可以改变的。”

    柳柳沉默了,我也跟着沉默,他们忙着打牌没理会我们的绪,柳柳说:“你几点回去?待会是跟他们一起坐面包车出去,还是我送你回去。”

    我说:“额。刚才给我爸打电话让他来接我,他说车子已经没油了。”

    柳柳笑了笑。我看着她,真的很想问她,现在的她明明混的比我好,为什么还这么稀罕我呢?虽然成绩和事业方面还不能下定论,但是她现在的人际应该可以跟以前的我相媲美。

    吃饱喝足该回家去了,我进柳柳房间拿包包,把礼物放在她的上,就走了出去,大家已经往外走了,我和柳柳慢慢的走着。

    我说:“最近怎么样?”

    柳柳说:“好的啊。”

    我说:“嗯,看出来了,恋中的女人很滋润啊。”

    柳柳笑着说:“她们都这么说。就是见面的时间少了点,一个月才见一次。”

    我说:“不错啦。”

    柳柳笑了笑说:“一次才两个小时左右我又要赶回家。”

    我也笑了笑说:“比我们这些单的强,我们放假都在家发霉,哪儿也去不了。”

    柳柳说:“你也会有这天的。”

    我说:“我?没有人要啊。”

    柳柳看着我说:“你怎么可能没有人要。”

    我苦笑着说:“我怎么不可能?真没有人要。”

    “你现在那么出名,追你的人肯定很多。”我有些讶异于她们的想法,其实我也没有名气,只是在朋友堆里混的有名气。

    我说:“其实越是这样,边单纯对你好的人越少。对了,医院好多护士是剩女。”

    柳柳惊讶的说:“怎么可能?”

    我说:“清一色女的。”

    这时车来了,柳柳说:“没事,以后我给你介绍,当兵的大把。”

    我和她朝面包车走去,我说:“帅不帅的?嘿嘿。不帅不要。”

    柳柳说:“放心啦,我会看的。”

    看她那么认真,我也认真的说:“最重要是人品一定要好啊。”

    柳柳笑着说:“肯定啦。”

    我坐在最外面的位置,柳柳跟司机说到路口放我下来,关上车门之前我说:“拜拜。”

    有点心酸,我们的学习工作会越来越忙,下次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小发拍了我一下说:“咦?你不是回家吗?”

    我回头说:“是啊,在路口下车转车啊。”

    小发喔了一声,我看着窗外,不死心再给老爸打了个电话,他还是说不来借我。听小发和他宿舍几个哥们在那扯,我好笑的扬起了嘴角。

    到了路口我说:“停一下车喔。”

    司机说:“知道的。”

    司机把车子停了下来,我打开车门,跳下车说:“拜拜!”

    小发应了一句:“拜拜。”玉芳只是冲我做了个拜拜的手势。

    我笑了笑,往小发坐的地方看了一下,车就开了。

    坐上回家的车子,我感觉有些怅然,开始回顾这一天所发生的事

    我不知道柳柳对我的关怀还能持续多久,不知道我们的友谊还能走多久,但我知道,想起过去,我真的觉得感动。

    我没有为她们付出过很多,也没有适时陪伴在她们的边,可是不代表我不在乎。

    叹了口气,发现已经到家了,我急忙喊了句:“有下!”

    车子停下来,我走下车,慢慢的走回家,一路上思绪万千。

    到家刚坐下不久,爸爸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家啊。”

    爸爸说:“那么快就回去了?”

    我说:“你不去接我啊,所以我就坐面包车出去然后坐车回来了。”

    爸爸说了句:“嗯。那就这样吧。”

    躺在上白做梦,老爸开着车回来了,我有点疑惑,不是说没有油了吗?怎么还可以开?不过我还是什么都没有问。都说好孩子应该学会闭嘴。

    下午二姐姐回来的时候弟弟跑去打开门说:“嘿嘿,我就知道是你。”

    我惊讶的看着弟弟,说:“你怎么知道她回来了?”

    弟弟神秘的笑了笑说:“我就是知道。”

    我摸了摸弟弟的头,这个人小鬼大的家伙。

    爸爸怕我们饿着似的,做了一桌子菜,说:“明天我不在家吃喔。”

    我说:“啊!?”

    爸爸说:“是喔,明天中午我不在家吃。”

    我嘟囔着说:“难怪做这么多菜呢。”

    弟弟吃了饭到一旁玩玩具,爸爸去洗澡时,我对二姐使了个眼色说:“你要买大姐姐的电脑啊?”

    二姐姐说:“我想买啊,她说不卖给我啊,说我是穷鬼。”

    我笑着说:“是吗?你买了干嘛?”

    二姐姐说:“学呗。”

    我想了想不再说话。

    弟弟洗完澡后就躺在沙发上了,二姐姐抱着弟弟打算给他吹头发,因为抱着弟弟空不出手来吹,她说:“快点来帮达达吹头发。”我说了句喔,就走了过去。

    吹着吹着我们想恶作剧,于是把弟弟的头发吹了起来,吹了个发型,看完我们笑得滚来滚去,爸爸一脸迷茫的看着我们说:“笑什么?”

    我们两姐妹指着弟弟的头发说:“哈哈哈,看他的头发。”

    二姐姐偷笑着说:“明天早上起来他肯定要哭。”

    于是我试着把他头发拨下来,我笑着说:“不行,弄不下来了。”

    二姐姐把弟弟抱到上。我去给弟弟盖被子的时候,顺手把他头发压了压。“晚安。”

    我轻轻的给他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被子,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我八岁的弟弟啊,转眼之间你已经这么大了呢。

    “唉。”

    突然有点伤感,不知道爸爸看着我们,会不会也有这种感觉。

    父女三个看电视,看歌手选秀节目。

    有个胖子唱歌不错,二姐姐说:“这个肯定是四个yes,你信不信?”

    爸爸说:“肯定是三个。”

    我想起爸爸说过这是重播,说:“不要那么肯定。”

    二姐姐却说:“那我们来打赌啊。如果是四个yes就你去睡觉。如果是三个yes就我去睡觉。”

    爸爸说:“是不是真的?”

    二姐姐立刻说:“真的!怎么样?”

    爸爸转而问我说:“你呢?”

    我摆手说:“多少个我都不睡。”

    爸爸笑了,说:“四个我就去睡觉,三个的话你就去睡觉的喔。”

    二姐姐斗志昂扬的说:“没问题!”结果是爸爸赢了,三个yes。

    爸爸收起笑脸说:“全都去睡觉。”

    第二天早上,二姐姐一大早出去买菜了,我在上其实已经醒了,就是不太想起

    二姐姐回来的时候我本来想起,她一喊我反而就不起来了。

    结果二姐姐说:“那你不要吃我买的菜。”

    我突然觉得她好幼稚,懒洋洋的转了个,其实我也不饿,饿了也可以煮面。

    二姐姐怒气冲天去洗衣服,不久跑进来吼到:“赶紧死起来洗衣服。”

    我一动不动,二姐姐扒了我的被子说:“起来!!”

    本来被噩梦缠这么久就没睡过几次好觉,这么一折腾我也生气了,干脆不理她。

    二姐姐很可的说了句:“你洗你自己的衣服!我可不洗。”我愣了一会,抽过被子继续睡觉。

    过了一会,听到大姐姐来了,貌似还带了外甥女心心,二姐姐忙着打小报告,我撇了撇嘴,反正都习惯了。

    大姐姐走进来,语气柔和的说:“心心,看你这个懒阿姨,都不起,以后我们家心心可不要像她啊。”

    我摸了摸心心柔软的小手,大姐姐说:“还不起。”

    然后走了出去,我有了一种幻觉,那个夏天妈妈的背影,妈妈替我穿上漂亮的裙子,跟我说:“我们家满女儿就是漂亮,来,起。”

    妈妈你知道吗?我经常梦见你,梦里我们仍然很幸福。

    我被噩梦缠几年了呢,可是每次天亮我就会没事了,所以不要担心我。

    妈妈,虽然没有人可以再保护我,虽然我受了很多委屈,可是我会学会保护自己,我会好好替你活下去。

    妈妈你不能再照顾弟弟,爸爸和你刚出生两个月的外甥女,没关系,我会努力变得强大,替你去做这些事,妈妈你放心,答应给你的一样都不会少,妈妈别担心,女儿过的虽然不快乐,可是看着大家幸福,女儿会觉得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存在真的很有意义。

    可是妈妈,我唯一痛的是我感到孤独,无助和寂寞,我怕我渐渐被现实吞噬,变成我、你最讨厌的那种人。

    记得妈妈说过,那个人,好假。我听话不会和那个人走近。

    可是妈妈,怎么办,你说那对夫妻对我有救命之恩,他们却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妈妈,这件事我不可以忍让不可以原谅甚至不可以当做不知道!他们救了我的命没错,可是,绝对不容许别人这样对待你。

    妈妈,你是我的神。

    泪水浸透枕巾,我想枕头的棉花已被我的泪水沾湿,慢慢的就会变得生硬。

    窗外阳光很明媚吧,即使我昨晚已经放下窗帘,也还是无法抵御刺眼的阳光洒满我的房间。

    我的心被蒙上厚厚的灰尘。

    妈妈,你是我的神,独一无二的神,我要为了你没有做完的事,活下去,我要过完你没有来得及过完的子。

    你是否看到,我在坚定的点头。

    “呵……”轻轻的笑出声,因为我看到了一个蜘蛛网,网边有一只蚊子,越是挣扎,越是被缠绕得更紧。

    我微笑,我永远不会被仇恨缠绕,因为我知道,只有淡然的掌控全大局,才会成为赢家。

    什么命运,什么霉运,我不会输的。

    忘了我是谁?我是苏玉璃啊,呵呵,神一样的苏玉璃啊。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