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我不爱他

    第84章我不

    打击够了么?不够是么?那继续啊。

    向来很容易想开却不容易释怀的我,复一晴不定着,淑梅总是那个受害者,看到她的懦弱我就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每次都有种奥特曼拯救地球的想法,最终看到她这个长得球一样←_←像地球一样圆,智商停留在小学,敢怒不敢言,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吞的死样子,我就绝望的发现,我拯救她的计划已经自动宣布破产了。

    外科课我们总是无聊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其实外科很重要,但是经过老师那若无其事我讲我的你干啥干啥的态度,我们潜移默化认为,我干啥干啥。

    跟淑梅聊起天来,犹豫了一下,告诉了她易泽已经回来了的事

    淑梅兴奋的说:“他回来啦?那怎么样?”

    我扯着书角假装没事,“没怎么样啊。”

    淑梅说:“有没有带回来一个男的?”

    我白了她一眼,说:“你说什么?”

    她急忙说:“没有没有,我什么也没有说。”

    我白了她一眼,没想到她又说了句:“他肯定带了个男的回来了。”

    这句话没有恶意,却刺痛了我的心,他没有带回来一个男的,可他带回来一个女的,难道我真的那么差劲么。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宿舍的,我只知道喉咙堵得很痛,让我有想死的心理,丘紫燕她们跟我说话的时候,我真的希望自己可以突然变成了哑巴,我不想再开口说话了。

    中午去看大门,我和淑梅坐在那。

    淑梅说:“其实我也蛮可的嘛。”

    我看着她,淑梅对着我猛眨眼,每次都这样,我瞪了她一眼,说:“如果让我大哥在大街上听到你说这句话,他肯定把你揪过来就是一个耳光。”

    淑梅说:“还好我不会见到他!”

    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说:“见到你也不知道。”

    叹了口气,我怎么就跟淑梅这个怪胎扯上关系了呢,真是造了八辈子孽。

    她突然说:“好想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啊。”

    看到有人对顼一脸期待花痴的脑残样我就莫名其妙的想打那个人。

    我好心提醒到:“我大哥最讨厌胖子和丑女了,你见了他估计就回不来了。”

    突然发现自己说得严重了,我又改口说:“不对,应该是可能就不完整的回来了。”

    淑梅一脸惊恐的说:“那我不要见到他了!我才不想见他!”

    我说:“也不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

    淑梅看了一眼手机说“我还不想见呢。”

    知道怒火中烧是什么意思么?只要看到现在和我你就会知道了。

    我恶狠狠的说:“你不许说他!”

    淑梅抬头说:“我没说他啊,我就是说我不想见他而已。”

    我突然很想让这个人消失在我的世界。

    “闭嘴!你没资格说他!”我瞪着这个让我生气的女人,有没搞错,早上说易泽,下午说顼哥,还想不想活了。

    淑梅说:“我没有说……”

    我差点就一巴掌挄过去了,强忍怒气,我说:“除了我,谁都不可以说他们,谁也不配说他们!”

    淑梅仍旧不知死活的说:“你不是说你恨死他们了吗?”

    脑袋轰的一声,我就失去理智了,吼道:“只有我可以恨他们!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们,你配吗?!”

    然后我一拉凳子离她有了一段距离,她说:“我没有……”

    我回头说:“除了这句话你还会说话吗?!”

    心很差,和梅子到饭堂,她吃汤粉。“玉米,你怎么了?”

    梅子有点担心的看着我,我不说话,她说:“不吃点东西吗?”于是我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说:“我去买东西。”

    知道自己感冒,还买了一袋子零食上宿舍去吃,我很想明天说不出话,我不想说话了。

    狂吃了很多,然后趴在被子上,无声的流眼泪,我不是个很坚强的女生,其实我也很普通,我也很累。

    我也为自己不值得,做了那么多好事,却得到那么多报应,做了那么多年好人,却总是一个人哭泣,我需要安慰需要陪伴需要支持,可是我更知道大家有各自的生活,大家忙的让我不敢打扰,她们都幸福的让我不能去打扰。

    不止一次哭的稀里哗啦,不止一次想继续堕落继续自残继续特立独行的生活,可是每当想到妈妈死时的惨状,想到爸爸为妈妈都快哭断肠,想到很多。

    我心里好沉重,好痛苦。大半夜的好想去洗冷水,已经到了柜子前,我却让人意外的犹豫了,我居然会想到家,想到如果感冒加重了,周末回家会不会传染了弟弟。

    手不自觉从柜子边缘缩了回来,就让我懦弱一次吧,为了我的弟弟。

    噩梦仍然没有因为我的伤心抑郁而放过我,反而更加猖狂的到来。

    我的梦里我失去了主权,只能一直在逃亡,永远在逃亡。

    暗的梦境让我就快要窒息,我找不到方向,为什么月亮会有一双恶魔才有的黑色的角。

    可是爸爸出现了,他抱住我说:“女儿你怎么了?”我的梦里我突然回到了小时候,用嫩嫩的带着哭腔说:“爸爸,我迷路了,爸爸,我好害怕!”爸爸牵着我的小手笑着说:“傻瓜,不是有爸爸在吗?爸爸牵你回家。”我擦干净眼泪说:“嗯!爸爸。”走了一段路程,爸爸说:“好黑啊。”

    我抬头的那一瞬间,爸爸就那样不见了,我尖叫了一声,“爸爸!爸爸不要丢下我!爸爸,你在哪里啊……爸爸……爸爸……”

    年幼和我绝望的坐在地上,迷茫的看着周围,我的爸爸呢?

    “呼……!”突然惊醒过来,发现我还躺在上,心里堵的慌,知道那是一个梦,却好像失去了什么似的。

    ——“爸爸,我迷路了,爸爸,我好害怕!”“傻瓜,不是有爸爸在吗?爸爸牵你回家。”“爸爸!爸爸不要丢下我!爸爸你在哪里啊……爸爸……爸爸……”

    一段对话,却让我痛彻心扉。

    我想起小时候,看完鬼片,半夜里醒来嗷嗷的哭,爸爸不耐烦的打开灯说:“你哭什么呀!”我站在边,说:“爸爸,我们家有鬼吗?”爸爸郁闷的说:“怎么会有鬼呢?傻瓜。睡觉吧。”我说:“爸爸,我想跟你睡。”爸爸拉开被子说:“上来吧。”

    我要躺下的时候说:“爸爸,真的没有鬼吗?”爸爸笑着说:“有爸爸在哪里会有鬼?鬼要是敢来,爸爸就把它抓住给我的乖女儿好不好?”我抱着爸爸的手臂说:“嗯,爸爸。”

    可是我长大了,再也不能粘着爸爸问他有没有鬼,爸爸也不会再温柔的告诉我有他在,爸爸再也不会带着我到处逛,爸爸再也不能抱着我,爸爸不会再说我是傻瓜,我再也不能抱着爸爸入睡,再也没有人像爸爸一样给我送早餐。

    这些爸爸对我的好如数给了弟弟,只是爸爸没有再像之前,因为我想吃,可以一大早开车到很远买来气腾腾的小笼包或者饺子,粉面,饮料,他没有这么对过姐姐和弟弟,这是我唯一不变的温暖。

    学心理的一个男生居然给我发信息,他就是我失去妈妈后遇到的所谓的“心理医生”之前他女朋友误会我和他的关系,我就删掉他的qq跟电话号码,与他断绝联系。

    但是因为联系许久,号码还是有些印象。

    聊了几句,他回:你他,还他?你是气他带回来一个女人,还是气他对你不诚实?

    我思考了一下,突然笑了,回:我不他,不他,我谁也不。……

    他回:等我出来工作,就可以给你做治疗了,要加油。

    歪着脖子看这句话,有点心酸的感觉,我一字一句的打出几个字:谢谢,我不需要。

    然后发送,完事拉黑该号码,关机睡觉。

    我不需要谁关心,不需要谁安慰,不需要谁担心,不需要谁我,我什么都不需要了……

    眼角很晶莹。

    我知道自己是一个脾气很怪的女孩,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ps:写这个时运气超差了钱掉光光,就这一小段,我写了三遍还是四遍,烦躁得不得了,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喜欢玉璃麻烦加群177867725)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