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顺不顺眼 8.28

    第82章顺不顺眼8.28

    我的灵魂或许不会变得肮脏,那我将永远不适合这个世界。<br/><br/>不服输不认命的结果,就是被命运耍的团团转,就像被猫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老鼠那么无助,反抗与不反抗都是死路一条,求助与不求助都是一个结局,逃与不逃始终会被抓住。命运很有自信,它觉得自己了不起,放的开你让你有点希望,就抓得住你让你绝望。<br/><br/>我是一个低着头走路,一天可以不说一句话,冷眼看别人生死,有自己梦想并为之奋斗,表面上谁都不在乎其实心里挂念得要死,什么从容淡定其实都是我觉得别人太假,跟我觉得真的人在一起我就是个疯子,比如张子雪。或者跟信任的人在一起我会毫无隐瞒的说出我的烦恼,比如唯希和二姐姐。跟我想保护的人在一起我喜欢安慰她们,倾听她们的话,充当心理医生,比如柳柳,罗罗,幻儿她们,还有妹妹们。<br/><br/>到我们班值周看大门了,我搞卫生那天中午因为要去换班了,所以急忙收了垃圾,有心看了一眼常挂垃圾袋的铁架,确定没有垃圾以后我才走了。去丢垃圾,丢过后和淑梅到校门口坐着,状态不错。<br/><br/>看完大门回宿舍,我打开门,大家都已经睡了,吃了点东西,我也睡了,一个噩梦醒来,现实的噩梦才宣布开始。陈芷莹是我们舍长,材高挑,可惜部平平,腿粗粗。她说:“玉米你要倒垃圾喔。”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说:“我不是倒了吗?”陈芷莹说:“可是也还是你的呀。”我说:“不是每个人倒一次吗?”邱紫燕也说:“可是那个是中午的啊。”我有些恼火,但还是尽量平静的说:“我走的时候根本没有垃圾在那里好不好!”陈芷莹恬不知耻的说:“在那里的!真的,你走之前就在那里的。”我真的觉得和这些神经病没办法沟通,于是我直接去上课了,懒得理她们。<br/><br/>下午回来还好好的,晚上就在我和梅子要下楼去吃饭的时候,陈芷莹突然喊:“玉米,你的垃圾。”我回头说:“我哪里有垃圾。”陈芷莹指着那袋垃圾说:“就是这袋,你要倒的。”我说:“再说一次,那不是我的。”然后说了好多还是说不通,她们一口咬定就是我的,我怒了,说:“我就不倒,怎样!!”陈芷莹说:“我就不管,你不倒就放在那里!”丘紫燕说:“这么凶干嘛?不就是问一下吗?”我好笑的说:“放就放,随便你!”然后用力一拍门我就走了,梅子转进去拿垃圾。我要去夺那垃圾,“倒什么倒,!”梅子闪了一下说:“没事啦。”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当时我真想打电话给张子雪让她带人来打她们一顿,让她们知道讲道理是什么意思。我说:“被这种人欺负,简直是丢我的脸。”梅子说:“可是你那样拍门不好的啊,我都听到陈芷莹在里面骂你。”我说:“她也只能在我后面骂了,,让她们来我跟前啊,来骂嘛,反正打起来最好,我都不想读了,打场架回家刚刚好。”梅子说:“你不要这么冲动啊,大家舍友一场。”我笑了笑,说:“我是这种人,别人对我好,我把她拿命来珍惜,别人对我不好,我拿命也要弄死她。”<br/><br/>晚上夜课过后我们去逛场,我心很差,最近这一些事让我很想杀人,本来抑郁症就犯了,再一激动我一个想不开会去把它们杀了然后自杀。我真的会这么做的。<br/><br/>我也真切知道她们说我的坏话,邓连香、丘紫燕和陈芷莹她们说我的,女人里就是八婆多,女人亏我吃多了所以我很清楚,但是对于她们我对她们不算差,这样我很生气,当即去发了条说说,大意就是有话来我面前说,再在我背后说我,被我听到的话,我不保证我不计较。<br/><br/>——这句话是真的,我是个做事只顾爽的人,我只活心不活人生,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谁他妈不是俩肩膀挑着一脑袋,谁他妈就比谁高贵多少么?这年代,其实我看你们都不那么顺眼,你们什么毛病什么死我会不知道么?我就是不想和那些八婆一样,成天除了买衣服说闲话在男生面前装,我才选择文学这条不归路。<br/><br/><br/>我当晚就发了篇骂狗志,特别针对,结尾我说:你觉得是谁那就是谁了,我不介意你们胡思乱想对号入座。狗啊,估计你也看不懂人话,没事儿,你主人看了会告诉你的。——这句话有深意,大家自行想象。<br/><br/><br/>晚上回宿舍气氛还行,她们大概不想和我闹了,就没刁难我,我笑了笑,沉沉的想:你们觉得这就完了么?不可能,我说过,别人对我不好,我拿命都要把她干掉。除非,她做了什么事让我有原谅她的理由。<br/><br/>我还没冲动到去和她们起冲突,我一直沉默。不管谁叫我谁跟我说话,我始终认为,人是绝对不可以和狗说话的,否则我不也变成它们同类了?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连哥哥姐姐都没有说,我只想这样让它们有危机感。喧闹的对手不可怕,可怕的是沉默的敌人。<br/><br/><br/>这件事确实刺激到了我的绪,这会我也刚好感冒了,我突然希望那是h7n9,好把她们全传染了,大家抱做一团一起死,转念一想还是算了,不应该这样。我想,我应该冷静一下。<br/><br/>次中午,吃完午饭异常困倦,没有迟疑,我就睡了。梦里有一个穿黑色衣服的长发女人,出没在学生宿舍,带走一些学生,她的脚步很慢,却没有人能逃过她的双手,因为她是女鬼。后来我被她追杀,我杀死她三次,她都活了过来,第四次终于把她毁灭了。醒来后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明明做过很多更恐怖的梦,也不见得我这样害怕,但是她的脚步声一直在我耳边,绵延不绝,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很快我就又做梦了,妈妈和我坐在沙发上,她摸着我的头发对我说话,我知道这是梦,便使劲瞪大眼睛看着她,我害怕我一眨眼,妈妈突然就不见了。都说人死了,你梦到她的话,她一般是不会和你说话的,可是我的每个梦,都有和妈妈对话,而且内容都不一样,都是很常生活的东西,比如一起吃饭,坐着开玩笑,她帮我缝衣服等等,让我越来越不想醒来,让我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有一次换了新发型,在上课时居然想着回家要让妈妈看一下好不好看,很久后我才想起妈妈已经不在了……这种况出现不止一次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br/><br/><br/>为了不再经历失去的痛苦,我拼命想要醒过来,却发现自己根本醒不过来。我呆呆的看着地面,妈妈说:“怎么了?”我抬头笑着说:“没事啊。”突然那种感觉又来了,妈妈开始模糊起来,我有些慌张的想要抓住妈妈,“妈妈,我看不清了,妈妈!”妈妈只是在重复着那句:怎么了?直到我醒来,发现我正紧紧的抓着被子,颤抖。下午的课不用说表现都很糟糕,做什么都心不在焉的,总是很难受。<br/><br/>晚上和梅子去逛场,她告诉了我真相。在场的人告诉她,那天中午我走后,是丘紫燕拿了袋子装垃圾,陈芷莹她自己都知道的。我笑了笑,这就是现实,易泽,这就是现实。靠我自己的话永远只能被别人踩在脚下吗?拳头不自觉握紧,这个狗的世界什么时候才会正常一点呢?<br/><br/>做心理测试,想知道自己得高薪的潜力,测试结果大概如下:您得高薪的潜力很低,不要灰心,能力您是有的,但是以您这种食草职业格的小白兔靠自己是很难爬到高层的,因为要往上爬就必须具备恶魔的黑色指甲,如果您不愿意把别人别下来踩死往上垫脚,那么距离高薪就是有距离的。所以如果想成为有高薪潜力的人,就先改变您食草格吧。——此测试结果来自某心理测试网站,相信不止我一个人测试过,所以内容并非我胡诌,当然我只看了一遍,有些早已经忘记。看完后脑袋晕晕的,真的不适合吗?难道真的不能活着吗?没有钱爸爸跟弟弟怎么办呢?妈妈的坟墓怎么办呢?我的未来怎么办呢?难道一辈子都要这样饱受欺凌,让人想踩就踩?不,我不甘心。夜那么深,我的手都已经被夜风吹凉,一颗心却很温,然后我笑了笑,躺在上,我想:现在我不再害怕那个长发女人,也不再担心今晚噩梦继续,我是个没有明天的人。就过好今天就可以了。<br/><br/>(ps:面如死灰怎么比得过心如死灰呢?大家应该很清楚这章是真是假。反正她们不会有那么高档的品味也没有时间更没有想看的yu望来看我的小说,不如写出我的心声。心疼苏玉璃么?不必心疼,她说她很好。)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