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清明雨上 8.27

    第81章清明雨上8.27

    心痛是泻药,可以无色无味混进你的生活,时不时让你痛一阵子,然后不停的让你为之难受,生死不如。<br/><br/><br/>我就是心痛多的人,也就是泻药多的人,已经到了动不动就会难受会生不如死的地步。对于人生,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希望,多少时间,多少可以挥霍的青。<br/><br/>从学校回家幸运挤上第一趟到东站的公交车,然后等了好久,打电话给爸爸诉苦,爸爸幸灾乐祸的说:“嘿嘿,慢慢等,我先吃饭。”我嗷嗷叫,“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爸爸说:“不然能怎么样?再等等吧,会有车的。”还没说完车就来了,于是乎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我光荣上了车。然而在载我到半路下车去中站买票时居然告诉我们没有车也没有票了,当时我那个生气啊,二姐姐才刚坐车出来,我只好随意坐了辆车去汽车站。知道会很多人,没想到能这么多人!简直能和运相比嘛!<br/><br/><br/>下车时天下起了小雨,看到那长长的队伍我愣了一下,立刻去找队伍的末尾。排在后面的是一个二十几岁抱着小孩的妇女,刚开始我以为她后面打伞的是她先生,后面发现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br/><br/><br/>我和那个小朋友玩了起来,到差不多到我的时候,有个矮个子男生问我话,我知道他是我们那儿的,他让我帮他买票,虽然他长得矮又丑又是打工仔又很猥琐,不过秉承不歧视的互相帮助的原则我还是帮了他。没想到这货居然开始跟我搭讪,刚开始我不理他,后面他居然还要帮我提袋子,我不愿意,他说:“是不是信不过我?”没办法我只好给他,他走来走去的,说:“在我看来那些排队的都是傻子,哈哈,刚才我来到就到处去找有没有认识的,看到他们那些人排了几个小时我就想笑。”笑你妈啊,我个jian人怎么生了你这种玩意儿。见我不理他,他就又不说话,买了票拿了号码牌我去坐在候车室,本来以为给他买了票就完事儿了,没想到这个jian人还坐到我旁边,提着我的东西不给我,我进了厕所,出来他说:“还没那么快到我们,我们去走一走嘛!”我心想走你妈,离我远点。继续采取无视行动,他伸出手来拉我说:“走啊!”我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说:“去哪走?”男说:“就这周围啊!走嘛。”他又扯我,我甩开他的手没好气的说:“要走你不会自己去走啊!别烦我。”<br/><br/><br/>他嘟囔着说:“不走就不介意路上我会不会摔跤,跑的时候会不会让泥水弄脏衣物,只是我介意车子行驶得太慢,我介意别人比我先到达,我介意我没有办法说悄悄话,我介意我的思念成灾。<br/><br/><br/>堂弟钻着先去,我当时真想吼一句:够了!每年都这样!可不可以给我们一点时间叙旧!那是我妈妈!不是你们的妈妈!不要每年拿我们买的纸钱烧的很起劲,那是我应该做的!不是你们!——所以我讨厌出门,讨厌撞见他们,更讨厌被拦住问三问四,知道我不说话还要为难我。<br/><br/>看着黄色泥巴糊的坟墓我真的很想哭,妈妈活着的时候,我没能让她住上大的房子过上好的生活,妈妈现在已经死了,可我还是不能给她建个大的坟墓让她安息,我开始自责内疚。她活着时是我拖累着她,是我害死她,她死了是我牵挂她,是我没能力安顿她,是我让她这样的。我笑了笑,妈妈一定不快乐,否则我不会天天梦到她还在我边。<br/><br/>爸爸脱掉雨衣给妈妈的坟墓做修理,我看着好心痛,今年大姐姐嫁人不能来了,以后也都不能来了,我突然觉得嫁人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嫁人以后我就再也不能见到妈妈了……<br/><br/>回到家的时候换了衣服就睡觉,我真的扛不住。<br/><br/><br/>一如既往的梦,要么就是发现自己在跟鬼做斗争,要么梦到和妈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梦的末尾妈妈会无端消失,而我会哭着找她。爸爸说:“女儿,起了。”我心里堵堵的,什么也没说就起了。<br/><br/>我不知道是什么在纠缠着我,让我可以失去至亲,失去挚,失去挚友,失去那么多,诸事不顺。我不知道我该怎么样才能摆脱纠缠,我该怎么样可以不再做噩梦,怎么样不会再在半夜里孤独的醒来泪流不止,我不敢说,每个夜晚等待我的都是一次噩梦一次觉醒,就这样无助孤独度过了三年。<br/><br/>我发现的是,说我目光深邃的都是男生,说我行为诡异的也是男生,我每次拥有一个人,就会失去一点什么,噩梦会减少,有时加重。我发现我有时候真的不想说话,不想动,不想看见任何人,只想一个人静静地想着那些噩梦与我的纠缠不清。只想一个人痛苦。<br/><br/>清明,雨总是下个不停,连我呼出的气,都被节沾染上淡淡的忧伤,睫毛上的水滴告诉我,我又一个人淋湿在清明节的深夜里。泪珠总是比雨水来的有温度,我咬紧嘴唇,分不清它受伤几次,只是每次难过,它总是默默的承受我的痛苦。<br/><br/><br/>我想起妈妈死时那张青紫的脸,想起她说其实我才是最让人担心的孩子,因为她们要什么会说,而我从来不说。我想起易泽从前宠溺的表,他把我捧在手心里的时候,直到这次他回来带回来一个别人,直到他成为我最鄙视的瘾君子,直到我告诉他我们再也不可能。鱼鱼、紫紫、阿战,子雪,肖晟凌,墨案我们在一起胡闹的时候,后来鱼鱼和阿战分手,紫紫和墨案去了别的地方上学,子雪不再心疼我,肖晟凌被车撞死,我只剩下自己。晓娅和轩像阳光照进我灰暗的心里,一个给我纯洁的友谊,一个给我充满缘分的暗恋,一起陪伴我鼓励我,然后晓娅死因不明,轩失去联系。贤很适合我,很我,可以为我做很多事,我也很他,可是我们不能拥有对方,如今他已经和别的女人订婚。心儿给了我可以依赖的港湾,即使一通电话也让我毫无保留,孟琪、薇薇、美眉鸭,黑子,妖对我也都很重要,叁更是那时游戏里重要的人。可是叁成了骗子被驱逐谩骂,可是心儿狠心抛弃了我,可是琪和妖都不我,可是黑子本来就不重视我,可是美眉鸭与我也因为妖的吃醋有了些许改变。微暖是一道温暖的雷,给我带来一瞬间的光芒,然后把我炸的满伤痕。<br/><br/>我居然会嘤嘤而泣,我居然会无比绝望,我居然差点就坚信,这个世界不适合我。<br/>可是我哭的更伤心,因为那个神秘的男人曾经跟我说:“璃儿,你太容易对别人付出真心,被捅了一刀还傻呵呵的自己包扎,再去对###的人好。璃儿,你不适合这个世界,你的灵魂太干净。”当时我问他,“那我愿意把灵魂变肮脏啊。”他轻笑,说:“等有一天你可以恶狠狠的对每个伤害你的人说,内疚一辈子吧。然后还会若无其事的时候,再来跟我说你的灵魂会变肮脏吧。”<br/><br/>他容易看透我,却看不透他自己,不知道我和他说那句话时,伤他到底有多深。<br/><br/>(ps:这个清明,让我想起太多,流泪太多。)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