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与你无关 8.25

    第79章与你无关8.25

    我推开他吼道:“滚犊子!谁他妈认识你?我是你,不过,我你和你没关系!”(ps:我你与你无关,与我绪相关)易泽仿佛没有听懂我的话,怔怔的看着我。我看了这个表眼泪一下没忍住,哭了。他叹了口气,从口袋里取出一包古龙水味道的纸巾,递给我说:“不要闹了好吗?我你,你我,在一起就够了,其他不要再去想了,别伤脑筋了,过去的让它过去好吗?我还是我,你还是你,我们还是最初的自己。”我摇摇头,忽然抬起头说:“现在陪在你边的一定是个漂亮女孩,很有品味很知吧?”易泽皱起眉头,说:“小猫……”我把纸巾甩在他的脸上,被他刚好接住,“你干什么?小猫!”易泽很惊讶,我深吸了一口气,惨然一笑说:“我记得你并不会刻意去买生活用品的。”易泽看着纸巾,我说:“那你跟她好好过,我祝福你们。”说完我就要走,易泽说:“你疯了吗?凭这个就要否认我们的感吗?”我回头吼道:“我他妈什么时候和你有过感?你倒是说啊!”易泽愣住了,我继续猖狂的叫喊:“你在乎过我吗?我失去你的时候是我生啊,影你懂不懂啊?我找了你多久?我被人打,我喝酒,我堕落,你有心疼我吗?你他妈人在哪儿啊!我妈妈死了,我得了抑郁症,如果不是那时候碰巧有个心理医生帮助我,我早就死了!可你出现过吗?你在哪里跟哪个女人快活!”易泽红了眼圈,我捂着心脏,“每个晚上,我哭的多凄凉?我好朋友死了,好姐妹背叛我,兄弟不要我,大家都嫌弃我!他们说我是有故事的女人,说我城府深,说我不苟言笑不好相处我都忍了!因为我不想被污染因为我想还是最真实的我你才会喜欢!”嘴唇还是破了,一股腥甜。“小猫……”易泽动了动嘴唇,我说“够了,你知道,我从来只是想要倾诉而已,其实我对谁都很当真,你也别太在意了,我先走了。”“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易泽的声音显得很不知所措,他说:“我会尽量弥补这几年带给你的伤害,相信我好么?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回头,轻轻勾勒出一个笑容的模样,“你知道你离开我多少年了么?”易泽愣了,我说:“不用算了,我告诉你吧,五年。”……我真的好累。蹲在拐角处,泪水怎么如此汹涌,我舍不得告诉他,我会因为想他,而用刀放自己的血,我舍不得告诉他,我没有一天不在###我的心,我舍不得告诉他,他不在的子其实我有过逃课,有过抽烟喝酒,有过打架斗殴,有过男朋友。我舍不得告诉他我对酒精过敏,我抽烟每次都呛得死去活来,我总是受伤,一个人痛苦。我舍不得告诉他,为了找他和子雪被圈踢,为了他去救顼哥差点丧命,还在手上留下一条丑陋的疤。我舍不得告诉他,我不幸福,不好,一点也不。直到口唇破了几处,直到血液差不多塞满我的口腔,直到牙齿咬得发酸,直到泪水怎么都止不住,直到我心疲惫几乎要倒地而亡,直到我的泪眼婆娑里看到两道疼惜的目光。我才发现,我好像表现得太楚楚可怜了。易泽首先走了过来,说:“除了大哥我可以不要任何人,但我不能失去你,别哭了好么?”我笑了,说:“那她呢?”易泽陷入沉思,我苦涩的笑了笑,说:“她一定很有品味很知,一定很会做饭很时尚,一定温柔体贴对你又关心,一定长得漂亮材又好。”易泽说:“够了,我你,就够了。”我慢慢的站起来,易泽温暖白皙的手伸过来被我一把推开,我说:“我也你啊,不过那和你没关系。”说完我就走了,经过顼哥边的时候,发现他的表很让人纠结,我说:“lj顼,背着罪恶感过一辈子好吗?”回头,“易泽,后悔吧,你的行为。”在我假意潇洒离开的时候,眼泪却还是像个奔放的小孩,丝毫不顾及我的不欢迎,就那么肆无忌惮的徘徊在我的眼眶里,让我厌恶,让我无助,让我感到疲累。回家以后装作精神很好的样子,只是半夜的时候,洪水泛滥了,淹没了枕巾这亩良田。我开始怪我自己太武断,为什么还要这么怪罪顼哥,他已经因为我难过很多次了,我怎么能因为易泽迁怒于他呢?可是我不想道歉,一点都不想,也不敢。顼哥的qq突然亮了,他改了个签名:她让我内疚一辈子,我不敢不遵从。我咬住嘴唇,刚好一点的嘴唇又被撕裂,我甚至tian到了唇。顼哥:在吗?我:……顼哥:你还是再听他解释吧我:……顼哥:自动回复?我:……顼哥:我艹。上了告诉我。我:我没说不在-_-||顼哥:给他次机会吧我:兄弟是不是最重要的?顼哥:……我:那时候你选择离开的理由,我懂了。顼哥:别瞎猜我:困了,拜拜,早点睡………………我才不会承认,我难过时就是这个鬼德。我当然不会答应和他见面,也不会答应跟易泽聊天,我只想我的生活恢复正常,可是,事与愿违。刚到校两天,我收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原本不想看的,后来还是决定看看,我不知道我又错了。我还很激动以为是谁呢,结果上面就一句话:怎么样?我们的帐是不是该算算了?真是踩了狗屎运,想破头没想明白到底是谁,我回:你是?……陌生号码:怎么,得罪的人多的认不过来了?我是你子雪大姐!子雪……心里一动,怎么易泽回来子雪就来找我了,难道她知道易泽回来了?子雪又说:有种出来吗?我回了两个字:呵呵。反正前途渺茫,我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下去,不如就答应吧。回复了信息,我猜想到两种结局:一,我非常悲惨的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二,我非常以残疾人份悲壮的活了下来。总之没有给好的出路,我已经打算好一个人去送死了。吃过午饭,睡午觉的时候,梦到妈妈又回来了,她还是以前那样子,温柔说话,带我逛街,梦里的一家子那么让我幸福。梦的末尾,却每次都是妈妈突然消失不见,我寻遍每条大街小巷,直到我的双腿再也迈不开步子,直到哭着从梦里醒来,我无助的抱紧了暖暖,心里一阵难过,我的妈妈不见了……暖暖对不起,我的妈妈不见了,我还把你的妈妈弄丢了,我们说好的,微暖是妈妈,我是爸爸,却在无意间,都不见了……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来,凉凉的。我爬起来到水龙头洗了把脸,心里隐约有些刺痛,以后不需要挂念易泽了,不需要担心顼哥了,不需要想着子雪了,可我的心为何这样沉重……咬了咬唇,我走进厕所,顺着墙壁蹲在墙边,泪水慢慢的流,我的视线很模糊,模糊不清里,似乎看到了谁的影子,谁的微笑。那是谁留给我无尽的孤单无助,那是谁刻意留下的伤悲,那是谁想象不到的心痛。我和唯希说我要去和子雪了结这恩怨,她说:她不敢随便动你,否则她会后悔的。……或许是唯希没有意识过来,现在的我,姐妹不在边,那些一起混过的人也都该全走了,别人想打自然就能打,安慰她说我会给她发地址,后来还是决定一个人去,梅子也劝我不去,我实在怕张子雪这神经病找到学校来,那样对我威胁更大。反正生无所恋,活着给家里增加负担,死了说不定还能让保险公司赔点钱。周六九点起回去,路上其实心里在打鼓,不可能不害怕,在解放路下车去买了把水果刀,藏在上,还买了一包粉剂。在我往火车站走去,经过大桥的时候,随意往对面看了一眼,我站住了,血液像凝固了,让我的手更加冰冷没有温度。心有灵犀似的,边带着一个女人的易泽也看到了我,由于我近视看不清那女人长相,但我知道她一定很漂亮,模糊的轮廓却让我念念不忘,我别过头继续走,像什么也没看到似的。没想到易泽跑了过来,我们分别在桥两边的人行道上,中间是车辆经过的公路,他竟然不顾往来的车辆,摔破两盆放在绿化带上的植物,一把将我拉住,“小猫。”易泽看着我,我一下子甩开他的手,说:“滚开!”易泽不可置信似的,看着我。我戏谑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女人,说:“艳福不浅啊?”易泽无奈的说:“不要这样好吗?”我有些生气,还是尽量克制,“那我要怎么样?像你一样横穿马路,然后拉住你和她,给她一个耳光,说她jian人,说你们夫yin妇?是吗?”易泽直直的看着我,然后看了一眼那女人说:“我说过我不她,我只是感激她对我的好。”易泽又抱住我的肩膀,说:“我说过我你,你也我,这就够了啊!”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