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那很可爱 8.22

    第76章那很可8.22

    回到家吃了中午饭就去歇着,无聊就翻出《青檬》第二季杂志在那里看,虽然已经看过很多遍,书依旧崭新。看着那些美图和美文,整个人都沉浸进去了,以至于老爸喊我,我都没有听见。老爸走进来说:“达达呢?”我抬头说:“出去玩了吧。”爸爸白了我一眼说:“叫了你这么多次都没听见吗?”我说:“额……是没听见。”下午弟弟带着表弟回来玩,我万般无聊打开电视机,看有木有帅哥。我也就剩这么个好了。爸爸买了一大堆菜,跟我说价钱的事,我兴趣缺缺但还是拿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我说:“怎么没有鱼啊?”爸爸说:“没有买,你二姐不放假啊?”我说:“不知道,我打个电话给她。”然后我拨通姐姐电话,得知她已经在回家的路上。我抱着爸爸的胳膊说:“爸爸。”爸爸说:“怎么了?”我摇摇头说:“没事。”其实我只是觉得这样比较温暖。过几周是爸爸生,我还没准备好礼物,有点头大,男人的东西不好买啊。想了很久还是没想到买什么,我回了房间胡思乱想,不一会儿二姐姐走了进来,说:“爸爸呢?”我看了她一眼说:“不知道啊。不在外面吗?”二姐姐扔下包包去梳头,我说:“快爸爸生了啊。”二姐姐说:“看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看看买什么给他咯。”我说:“好啊。”晚上的时候爸爸给我们做了顿大餐,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南方乡下人,我喜欢的大餐无非就是白米饭加几个吃的菜,况且爸爸的菜我们从小吃到大,习惯了那个味道。餐桌上,弟弟还是吃他的小菜,他吃的东西,就一个鸡蛋,或者酱油拌饭,不然宁可吃白饭他都不会吃青菜和,偶尔赶上他心好还会吃点鱼,青菜叶跟鸡翅。爸爸说:“喝点汤啊,乖儿子。”弟弟把碗往旁边一移,说:“不要!”爸爸说:“就喝两口啊。”弟弟还是很坚决的说:“不要!”接着就出现全家人劝他吃菜的场景……“你不吃青菜又不吃不会高的!”“就是啊,以后打不过别人了。”“来,吃点青菜。”“要不要喝汤?”……对比我表示已经习惯了。每天几乎都会上演的,我们见怪不怪了。吃过饭,和二姐姐、弟弟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喜欢的电视。爸爸说:“你们谁快点去洗澡。”二姐姐立刻说:“我不洗!”弟弟说:“我也不洗!”我立刻闪得远远的,“爸爸你先洗嘛!”爸爸说:“我早就洗了,你们快点去,不是我就关掉电视。”“别关!!”三个人异口同声。最后弟弟很不愿一边生着闷气嘟嘟囔囔一边往浴室走去。等电视看完了,我和姐姐对视一眼,立刻抢着去洗澡,挤在门上,“我先!”“我先洗!”二姐姐转走了说:“我去找衣服!哼。”我没有迟疑,一个箭步冲进房间拿了换洗衣服冲进浴室锁上门说:“嘿嘿,都说了我先洗。”二姐姐生气了,说:“你先你先,洗死它去。”我吐了吐舌头,觉得有些心虚。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还是有点幼稚,比起和易泽在一起那会已经好了很多,他不在乎我的材和脸蛋的话,怎么可能再上别人呢。水只是静静的淌过我的体,整个浴室都有没有散尽的雾气,深深的呼吸一口空气,湿润的空气轻易的就通过气管快速到达我的肺里,肺泡充满空气的感觉不错,当二氧化碳离开我的体,我感觉舒畅多了。周下午,和二姐姐一起走,她去上班我去上课,但是可以坐一辆车到达。到解放路还没决定吃什么,姐姐说:“吃麻辣烫好不好?”我说:“嗯,好啊。”然后我们手牵手走进巷子里,这条巷子很短,里面全是这种小吃店。照例去买茶,我说:“喝什么?”“香港茶。”二姐姐坏笑,我白了她一眼说:“香港经典茶吧。”服务员是个戴眼镜的男生,他看着我,说:“现在没有,况且,”服务员把一个装茶的杯子往桌子上一盖说:“五块钱才这么小杯!”我愣了一下,就笑了,二姐姐也笑了,我说:“那就中杯招牌茶好了。”男生没再说什么,我们走出茶店笑得不行,我说:“想起他那个动作就好笑!”说着,我学了一遍那男生的动作,二姐姐和我都笑惨了。选了常去的那间店,点好菜,我上二楼去占座位。二姐姐端菜上来,后面是一对小侣,我们背对着。二姐姐坐下来说:“下面有位置诶。”我喝了口茶说:“管它呢。”二姐姐拿了两双筷子,顺手递给我一双。吃着吃着,二姐姐放下筷子说:“唉,撑死我了。”我笑着说:“吃这么少?”二姐姐不说话,只是打开了手机。从小吃店出来,我们撑得动都动不了。最后居然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来,谁也不愿意再起。纠结好久,二姐姐让我去买消食片,我撑得不得了,不肯去。二姐姐生气决定回去了,走着走着路过一家药店,我们俩好默契的牵着手就跑了进去,买了消食片立刻就吃了,二姐姐说:“好像没那么难受了。”我说:“我也是耶。”知道是心理作用,但是我们还是很惊喜。回学校后,发了条说说:跟二姐姐去吃麻辣烫,撑得我们动都动不了。很快,大姐姐就评论了:活该,让你们去吃,哼!怀孕中的大姐姐正在忌口,很多东西都不可以吃。我和二姐姐都回了她一个表五个字:-_-||你就是嫉妒。。和梅子在一块,听她说了一个人,我突然觉得,我也讨厌那个人,不过我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也不想去说些什么。姐姐进入预产期了,这代表她很快就能脱离苦海了,也很快就有一个新生命了,周六本来想早点回家,二姐姐打电话叫我去妇幼,说大姐姐可能今天会生。我说:“是在哪里?”二姐姐说:“那条桥那里啊!”我说:“五月花网吧那里的吗?”二姐姐迟疑了一下,说:“五月花……嗯,是啊。”我说:“知道了。”然后挂断电话,拿上东西就要往外走,淑梅进来说:“玉米你去哪?”我说:“回去啊。”淑梅说:“等等我好不好?”和淑梅走在一起我还是觉得我的决定是错误的,比如说我买了好几笼小笼包,淑梅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我无奈的说:“这是买给我姐吃的!!!”到五月花那里下车,我打电话给二姐姐,“哪里啊?”一通询问过后,我吼道:“你确定那里是五月花嘛?!”我听到姐夫说:“三月花。”二姐姐小心翼翼的说:“呵……呵呵……我还以为……是五月花……”我真想掐死她,我没好气的说“那现在是怎样?”二姐姐说:“你飞摩过来吧。”我要崩溃了。。。然后我发了句说说:cao。后来大姐姐发了句:妈。二姐姐发了句:他妈的!!有我们姐妹三个的大哥哥问二姐姐:你们三姐妹怎么了?是不是说好的?一人发一句。对此我只能说,这回我们是亲生的。话说飞摩,坐过一个个站,我心想:我艹,还好刚才没自己去找,真的要被她气死了。姐夫和二姐姐跟我去吃饭,说大姐姐生气了,我说:“生什么气?”二姐姐说:“昨天痛了一天,到今天没反应了,一点都不痛了,她就生气了。”我们哭笑不得,这……好吧,外甥,再不出来你妈妈的肺要气炸了……(ps:未完。。。)?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