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我所说的 8.19

    第73章我所说的8.19

    所有痛苦都会过去,所有幸福也会远去,但值得庆幸的是,总有一个人不会离你而去。连香吐的稀里哗啦的,我在旁边满头大汗,我也很不舒服,后面的大叔还一直向我们两个小姑娘伸出罪恶的咸猪手,这会儿要是有刀就好了,给他开开光纹纹什么的,也算是做好事了。颠簸了几十分钟终于下了车,行李箱在铺了层沙子的公路上艰难前进,问过路以后,两个人有点懵懂的跑进高铁站,第一次坐高铁,有你想象不到的紧张,一进候车休息厅,连香开始夸高铁,我都有点腻烦了。和谐号很快就来到了脚边,我们上了车找座位,这次告诉了姐姐,让她来接我,几次联系以后,终于约好高铁站见。火车需要四个小时至五个小时,高铁只需要四十七分钟就到了。下了和谐号,跑出来,和二姐姐打电话,得知她已经到了,看到那熟悉的影,我开心的招手,这么晚只能飞摩回去了。和连香道别以后,我坐上摩托车,姐姐来的时候是这车,所以价格相对来说比较便宜。我说:“唉!终于回来了。”她说:“知道打工的辛苦了吧?”我说:“是啊。”然后我开始讲那会发生的事,磨磨唧唧的,突然我说:“我没给爸爸买礼物耶。”二姐姐说:“这么晚了,你想买什么?”我说:“戒指吧。”最后因为担心买的戴不上,我们放弃了这个想法。吹着风,韶关就是我最适宜的地方,这里很简单,虽然小偷会很多,但是生命还是不会太危险。虽然风土人可能也不算很好,虽然没有很发达,虽然没有漂亮的风景,也没有太多历史人物,甚至只是一座高楼大厦都不多的小城市,可是呼吸着这里的空气,都能让我好安心。曾经贤跟我说,只要我愿意,可以和他一起去新加坡,可是我深知以自己半死不活的成绩,和在高消费处无法生存的的经济条件,那明显不是我能过得有声色的生活。况且,我不会舍得丢下韶关,这里,有我等待归来的易泽,和我所有的记忆。张子雪曾经说我很土,有好的机会不懂得出去外面看看玩玩,我也承认我是土,我只喜欢待在我认为很好的这种小城市。“想什么?”二姐姐看着我,我笑了笑说:“没什么。”上了一辆出租车,和别人挤车,顺风车一般都比其他车要便宜些。车后座已经载了两个男生,他们也不反对和我们挤,就这样坐一块了。跟姐姐说家里话,旁边男生在猜测我们说的是什么话,我笑得哈哈的,我旁边的男生长得异常像我初三的同学光光。这时我发现前面还有一个帅哥在副驾驶座上,我说:“姐姐,我们有说我们去哪吗?”姐姐也才反应过来,“是喔。好像没有说。”我笑了笑说:“给人卖了你都不知道吧,那我们到底是亏了还是赚到。。”二姐姐又给了我个白眼说:“好不好看?”我伸出手说:“非常的……感!”说着我做了个擦口水的表。二姐姐玩心大起,冲我抛了个媚眼说:“是不是啊?”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二姐姐笑着扭着pp说:“那我就这样穿咯。”我白了她一眼后正想继续睡懒觉,果然二姐姐一巴掌就过来了,“快点起洗衣服啦!”内流满面好艰难才洗完衣服趁爸爸不在逃出去,该s的大姐姐和大姐夫居然已经去了,可怜我和二姐姐两个人在风中颤抖,还特么没有车。大姐姐说:“你们再不来我就自己去吃饭了!饿死了!”二姐姐唯唯诺诺的说:“没有车啊!”大姐姐潇洒的甩下一句,“我管你!”二姐姐看着我,说:“琴说不等我们了喔……”与此同时我们还在不死心的拦车。这时女神大人(大姐姐实在太有范儿)又来了个电话,声线慵懒的说:“到哪啦?”二姐姐心虚的说:“额……在车上了。”大姐姐果然是女神啊,立刻用甜甜的声音说:“那你们请客吧,快点来喔。”然后挂了电话,二姐姐一脸茫然的看着我,表真是萌透了。好不容易上了车,二姐姐晕车,就闭目养神,我还是老样子,试着睡觉,睡不着就沿途看风景,看了一年一年又一年,却还没有看腻,小时候经常和妈妈去赶集呢,那时候赶集可真是美妙,小孩子可以免费坐车,妈妈会带我去吃馄饨,给我买好吃的……可是后来有了弟弟,就很少再跟妈妈爸爸待在一起了,也很不喜欢回家了,因为看不得弟弟那么得宠,而当我终于不计较的时候,妈妈却再也回不来了。回过神来,又是满脸的泪水,这样的思念成灾,我要到死那天才可以解脱吧。二姐姐的头靠在我肩膀上,我也没有擦眼泪,只是闭上眼睛,风很快就帮我处理干净脸上的液体,留下了浅浅的泪痕。突然想起妈妈最喜欢的,是我的微笑。想着,我的嘴角开始上扬,“妈妈,我会照顾好自己,就算没有人陪着我奋斗,就算未来的路很难走,就算有时候真的很难受,就算我并不喜欢微笑,因为你,我会学会微笑的。”我可能很多时候只有一个人,无论在家或者在学校,开心或者伤心,但是我不会在别人面前哭泣,因为记得,有人会担心。妈妈,晓娅,易泽,顼哥,轩,贤,以及那些我过却狠心离开我的没有得到我原谅人,无论你们在哪里,着谁,请记得,我在这里,永远守候着曾经。(ps:我的,不就是最贴近我心的麽。)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