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就像爱情

    第64章就像

    昨晚叠的纸船应该已经被收进垃圾桶里,小伍笑我叠的纸船像小学生叠的,王霆笑我这么大还叠纸船,而且叠得这样难看。梅子和连香已经出去买火车票,我把背包里的东西空出来,认认真真的收拾东西,我暗想:长这么大还没顺利过,搞不好才他妈的两张票,我没有份回家,所以还是先不告诉家里了。弄好已经11点多了,我困死了,于是开始睡觉,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点多的时候,连香她们回来了,果然只有两张票,不过是我和连香的,没有梅子的,她们说好,梅子用连香的票,回去,梅子去她男朋友那里,不是回家。无奈的是,三点多的火车,我们弄好决策好都已经差不多两点了,慌张的出去坐车,连香叫梅子帮她充话费,在手机店里。“老板不在,充不了。她很快回来的,你们等一下。”那个女人抱着个小孩,梅子说:“她什么时候回来啊?”“很快了。”女人有些不耐烦。我倒是气定神闲,我早知道我这趟回家之旅不会很顺利的。磨蹭好一会,实在等不了,我和梅子赶紧的往站牌跑去。坐上车以后,我在前座发呆,梅子在后面跟人搭讪问路。本来我就昨晚上夜班到今早,11点才睡,1点又起了,还晕车,我都无奈了。梅子听那个“本地人”说这辆车不到东莞东。慌慌张张问我怎么办,我淡定的看了她一眼,问售票员:“美女,这车到东莞东吗?”她看了我一眼说:“到啊。”我说:“还有多久到?”“半小时吧。”她眼神有些不耐烦,我礼貌的笑了笑,说:“麻烦到了告诉我一下。谢谢。”大概很久没人跟她说谢谢了,她显得很高兴,立刻答应了。我回头淡淡的说:“到的。”然后梅子旁边的女人又在那里催眠梅子,我当时真想说你他妈闭嘴好吗。看着车窗外,心里很无感,像来的那天一样。其实我心里也没底,我也不知道这车到不到东莞东火车站,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到,但是我不想那么慌张,我也没有力气那么慌张。到站的时候,售票员说:“东莞东到了!”我冲她微笑了一下,然后对梅子说:“下车吧。”两个人跑向检票口。“他妈的,那女的还说不能到东莞东的喔,还说是反方向的喔!”梅子有些气愤,我微微一笑。到检票口的时候,要份证,梅子都跑进去了,就在我找份证的时候她居然又跑了出来,而且是往外跑。我惊讶的看着她跑远,直到检票员说:“你快点进去呀,你的车还有十几分钟就要开了。”我回过神来,赶紧往里跑。可能大家已经忘记我是路痴的事,可能大家没有想象到我的路痴程度,我根本没有任何方向感。跟着一个穿衬衫的男人往里跑,到大厅的时候,我跑到二楼,抓到一个穿警服的人,把票给他说:“请问这张票在哪里上车?”警察忙说:“你快点下楼啊,这车要开啦!”我说:“几楼啊?”他说:“快去啊!”然后推我,我只好拔腿就跑,下楼。问了五六个人终于找到了火车,上车的时候我愣住了,,门口都挤满了人。我站在厕所那道门,不断张望,希望看到梅子的影。火车徐徐的开了,我的手机在背包里,本来想给梅子打个电话,无奈体真的很不舒服,所以放弃了那个想法。连香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有点昏昏沉沉的了。“喂?连香啊。”“玉米,你们上车了吗?”“梅子没上车。”“梅子怎么又没上车啊?”“不知道啊。”……刚清醒过来,由于站在厕所边,恶臭啊。我心想:我他妈真是疯了,放着好好的假期不过,非要跑去打工,运还要站几个小时回家,搞得自己这样辛苦。以往,我都在家吃好睡好,精神上和体都没有这样疲惫不堪过,我真是疯了,放着好好的子不过,为了义气跑去打工,吃苦受累还遭罪。戴上口罩,尽量把体往墙上靠,很想吐。由于我穿黑色衣服裤子,有一头齐腰直发,戴着个口罩,眼神冷冷的,周围的人都盯着我,我无奈,真不是美女,也不是想装神秘,这里太臭了好吗?实在受不了,n个人从厕所里出来以后,我闪进了厕所,希望可以吐出来,这样就不会那么难受。可我他妈就是吐不出来,干呕了好一阵,我站起来洗了把脸,戴好口罩整理好形象,走了出去。梅子借别人电话打过来,她说那张票废了,让我不要告诉连香,以免连香愧疚。我说:“那你自己小心点。”她应了声。我惆怅了,为什么我总要自己过得那么累呢?可是,我累的好开心,我知道,我自虐倾向。旁边看起来像是农民工的一堆人在聊天,两个看起来是夫妻的中年人,男人拿出一个袋子递给女人,女人拿出一个鸡蛋剥了壳后,把袋子递回去给男人,男人拿出一个剥了,狼吞虎咽的吃起来,鸡蛋很干,女人递过去一瓶水,看起来那个饮料瓶应该很久了,甚至可以看到水垢。男人喝过后把水递了回去,并且把那袋子鸡蛋递给女人,女人摇头,男人坚持把鸡蛋递给她,女人接过袋子,小心的打上结放好。这个过程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我却感动得哭了,其实,我也想要这样的,不需要言语,只要互相扶持照顾,吃苦受累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想起爸爸妈妈,想起妈妈还在的时候,家里真的很幸福。擦了眼泪,我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对夫妻,女人见我望着她,有些戒备的盯着我,男人也看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们连戒备的表都很可。我摘了口罩,对女人甜甜的笑了一下,然后又戴上口罩,她愣了一下,也笑了笑,那一口不太整齐的牙齿露出来,却十分可。其实陌生人之间,一个真心的微笑就够了。我看着时间,才过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来得及气馁,我就忙着安慰自己,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很快就会到了。那对夫妻已经睡着了,卖东西的车子时有经过,我感觉我快饿残了,有点想吃鸡蛋。叹了口气,看见有个穿小西装的男生,顿时来了精神。(额,玉璃有怪癖,对小西装的男生特别有好感,然后我恋兄节很严重。)男生应该有175cm以上,连香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有点昏昏沉沉的了。“喂?连香啊。”“玉米,你们上车了吗?”“梅子没上车。”“梅子怎么又没上车啊?”“不知道啊。”……刚清醒过来,由于站在厕所边,恶臭啊。我心想:我他妈真是疯了,放着好好的假期不过,非要跑去打工,运还要站几个小时回家,搞得自己这样辛苦。以往,我都在家吃好睡好,精神上和体都没有这样疲惫不堪过,我真是疯了,放着好好的子不过,为了义气跑去打工,吃苦受累还遭罪。戴上口罩,尽量把体往墙上靠,很想吐。由于我穿黑色衣服裤子,有一头齐腰直发,戴着个口罩,眼神冷冷的,周围的人都盯着我,我无奈,真不是美女,也不是想装神秘,这里太臭了好吗?实在受不了,n个人从厕所里出来以后,我闪进了厕所,希望可以吐出来,这样就不会那么难受。可我他妈就是吐不出来,干呕了好一阵,我站起来洗了把脸,戴好口罩整理好形象,走了出去。梅子借别人电话打过来,她说那张票废了,让我不要告诉连香,以免连香愧疚。我说:“那你自己小心点。”她应了声。我惆怅了,为什么我总要自己过得那么累呢?可是,我累的好开心,我知道,我自虐倾向。旁边看起来像是农民工的一堆人在聊天,两个看起来是夫妻的中年人,男人拿出一个袋子递给女人,女人拿出一个鸡蛋剥了壳后,把袋子递回去给男人,男人拿出一个剥了,狼吞虎咽的吃起来,鸡蛋很干,女人递过去一瓶水,看起来那个饮料瓶应该很久了,甚至可以看到水垢。男人喝过后把水递了回去,并且把那袋子鸡蛋递给女人,女人摇头,男人坚持把鸡蛋递给她,女人接过袋子,小心的打上结放好。这个过程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我却感动得哭了,其实,我也想要这样的,不需要言语,只要互相扶持照顾,吃苦受累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想起爸爸妈妈,想起妈妈还在的时候,家里真的很幸福。擦了眼泪,我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对夫妻,女人见我望着她,有些戒备的盯着我,男人也看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们连戒备的表都很可。我摘了口罩,对女人甜甜的笑了一下,然后又戴上口罩,她愣了一下,也笑了笑,那一口不太整齐的牙齿露出来,却十分可。其实陌生人之间,一个真心的微笑就够了。我看着时间,才过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来得及气馁,我就忙着安慰自己,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很快就会到了。那对夫妻已经睡着了,卖东西的车子时有经过,我感觉我快饿残了,有点想吃鸡蛋。叹了口气,看见有个穿小西装的男生,顿时来了精神。(额,玉璃有怪癖,对小西装的男生特别有好感,然后我恋兄节很严重。)男生应该有175cm以上,有发型,黑色的小西装很合,最重要的是他背影特别像易泽那个混蛋。天知道我多想看他的脸,如果脸也像,估计我就不理智了。(ps:花痴团长的特长就是,任何环境都不会忘记观察附近有没有看上眼的帅哥。苏玉璃读者后援群177867725,我都背熟了,进群自己改马甲喔。琉璃是格式。)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