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此生凉薄

    第63章此生凉薄

    不断做着各种各样的梦,有些记得,有些已经忘了。在熟悉的闹钟铃声里醒来,我不愿的起,走到插头那(每个宿舍只有门边有个插座,大家都在那充,麻烦得很。)把闹钟铃声关掉。看了一眼一霓,她还在睡觉,我又躺了下去。。。直到七点多才匆忙起,洗漱好就去车间报道了。今晚是最后一晚,明天就放假了,想到这我又开心又无奈,开心的是可以回家了,无奈的是不知道有没有火车票。旁边已经不是昨天那个美女,而是另一个稍微要老一些的女人,她刚开始很安分。因为明天除夕,今天厂里当然有水果发,我们上夜班的还没发,倒是白班的已经发了,旁边的女人就是白班的。她给我们每人一颗果冻和一个有独立包装的红枣。一霓跟那个初中生迫不及待拆包装吃了,我把果冻放进口袋,吃了枣子。班长走过来说:“不要吃东西啊。”就在我们互相张望的时候,我看到达伟去丢垃圾,他嘴巴鼓鼓的,很明显含着一颗糖。我坏笑着说:“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一霓报以同样的笑容,“我也是。”然后看到班长也偷偷的往嘴里送东西,我们笑得不得了,被发现偷吃东西他们也只是对我们笑。又来了个女人,居然挤进两个人的工位来,然后那两个烦人的女人就聊起天了。“哎,在这里坐两个小时拿那16块钱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啊。”那个女人笑着和另一个女人开玩笑,我当时就火了,我一个线上的帮你检查产品你好歹跟着一块忙吧,我暗暗白了他一眼,不小心让后面的男生看到了,小伍不知道看到没有。我郁闷的想到:卖糕,亏大发了。。那个电工老男人又过来扰我们,我和一霓都不理他,看到就烦心。十点过后,那两个女人走了,品管部的女班长过来先帮着干活,其实也没啥可干的,就在那瞎扯淡。一会儿来了个女人,胖胖的,长相也不过关,她被安排在我旁边。秉承绝对不主动和没好感的人说话的原则,我没理她。突然她说:“这个表,是你写的吗?”我看了一眼,礼貌的笑了笑,说:“不是,是前面你们品管部的人写的。”她说:“你不是品管部的呀?”我点头。她跟张盼说:“这个表是谁写的呀?是这样写的吗?”张盼拿过来看了看说:“哪个人才写的?11点就到0点了啊?人才,太人才。”小伍开口了,他有些不屑的说:“就是刚才那两个白班的女的啊,,坐在那里吹水,什么都不干。”我向小伍投去赞许的目光,就差没鼓掌了,句句是精辟,连那句也说的那么动听。胖女人说:“该怎么写啊?”张盼挂起招牌笑容(超流氓很有范儿。)说“可以不写的啊,嘿嘿,全是良品,不用写。”要是换别人说这话,我肯定在心里鄙视他,不过张盼嘛,不行。张盼走了以后,胖女人就自己在那琢磨着怎么写,其实我会,我就是不太想说,因为想到品管部宁愿叫个啥都不会的人来监督我的工作,我就不爽,不信任就不要叫我嘛,真去他妈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一个人的工位安排那么多人来吃闲饭。真是越想就越气。一霓没看出我不高兴,还兴高采烈的和我开玩笑。她吹嘘她画画好,我把贴纸背面递给她,拿笔说“给姐画个看看?”她夺过笔说:“画就画嘛。”然后就在那“嚓嚓嚓”的画了起来。我双眼放空在那发呆,一霓把贴纸晃过来,我看着她画的画,老半天,“额?这是什么?”一霓推了我一下,说:“猪啊!”我一头黑线的取笑她,“这哪里像猪诶?我怎么没看出来?”她指着画说:“鼻子啊,多像啊!”我白了她一眼说:“没看出来。”一霓说:“谁让你笨呢?”我郁闷的看了她一眼,说:“我哪里笨了?”“那里都笨,嘿嘿。”一霓仍旧很不知死活。我说:“你才笨,你全家都笨。”气氛有点尴尬,我把画一推说:“丑死了。”一霓显然面子挂不住了,说:“那你画个来嘛!”我拿过纸想画,突然想到我也不会画画,然后我说:“不画了不画了。”一霓趁机打击我说:“你是不会画吧!还说我的丑。”我看了她一眼,轻蔑的说:“画画赢你还是足够的,不想画而已。”我说的也是实话,虽然我的画不足以拿出来卖弄,不过比起她那只不像样的猪,我画的还是很好看的。然后一霓不高兴了,她说:“你不会就不会嘛。”她拿过画了画的贴纸。我看了她一眼,一霓把纸往我眼前一晃,我看了瞬间气死了,她在那只猪旁边标了我的名字……我去抢,“给我,王八蛋。”她做鬼脸说:“我就不给,玉米猪,嘿嘿。”我抢不来,气不过,在我自己那张标签(打不良品用的)纸背面写了她的大名和坏话,我得意的说:“你以为就你会啊?”两个人在那斗。胖女人原来叫雷家香,她说:“我没照过镜子。”我惊讶的看着她说:“啊?那你……早上起不用梳头啊?”她说:“我就这样梳。”我说:“你照相吗?”她指着厂牌说:“这个啊。”我看了看,照片比她真人好看多了。我友好的笑了笑说:“为什么你不照镜子呢?”她说:“不喜欢啊,我想我长得一定很丑。”我笑得很柔和,“你怎么知道呢?要对自己有信心。”雷家香不说话。突然她说:“如果有你漂亮就好了,嘿嘿嘿。”我愣了好久,说:“我?我也不漂亮啊,勉强能见人吧。”小伍微笑着看了我们一眼,我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雷家香笑着说:“你看你这么瘦,又这么好看。”我有些慌张的说:“额,不是不是,没有了啦!”雷家香又笑了笑。从流水线上留下来两张纸条,都是鼓励我们的。小伍拿起来要扔掉,我说:“小伍不要扔,给我。”他疑惑的看着我,说:“你要来干嘛?”我说:“叠东西啊。”小伍笑了笑,顺着对面的流水线给我放了下来。我拿起纸张,叠纸船。雷家香看着我,我不经意回头看她一眼,愣住了,她居然在挖鼻孔!我转头盯着对面,心想我是不是看错了?然后我又看了她一眼,她面对着我,还是在挖鼻孔,我感觉胃里在翻滚,于是立刻低头叠纸船,哭死,怎么这么不讲卫生啊!过了会,她说:“要不要吃饼干?”我回头,她掰了块饼干要往我嘴里送,我忙说:“不用了,你吃吧!”她也不推辞,就吃起来,我打了个寒战,干笑着,胃里的东西在翻滚不息,难受得不行,我郁闷的拆开叠了一半的纸船。中休终于到了,班长给我们发了那袋安慰水果。再三强调我们不要在流水线上吃,要吃就去茶水间,我才知道,原来车间有摄像头。跟一霓去了厕所,我说:“吃东西吗?”她看着手机,点头。我们走进茶水间,很多人都在吃饼干。我拿出自己带过去的巧克力,倚在门边。巧克力在嘴里慢慢的融化,我的眼眶有些湿润,想起和轩一起吃巧克力,讨论未来的子,已经过去很久了,画面却始终清晰,挥之不去。我调整了一下绪,说:“一霓,吃完没有?走吧。”她头也没有抬,捧着部手机跟在我后。雷家香问:“吃饱没有?”我点点头,她说:“你怎么不拿东西去吃啊?”我淡淡的说:“不想吃。”突然有点想家了。“你的脚好小啊。”她微笑着看我,雷家香的脸圆圆的,有一颗黑痣。我看了一眼我的鞋子说“还好。”她说:“我的脚就很大,我从小都是穿男孩子的鞋子,还没穿过高跟鞋,也不能穿像你们这些的鞋子。”我考虑了一下,说:“小时候很多大码的鞋吧。”雷家香憨厚的笑了笑说:“我爸爸一直给我买男孩子的鞋。”我耸了耸肩,说:“过年回家吗?”雷家香说:“不回。”我说:“你不是有老公和孩子了吗?为什么不回去陪他们啊?你不想他们吗?”雷家香异常冷淡的说:“不想。”我沉默。似乎看出我的不解,她说:“回去也没什么好玩的啊,还要花那么多钱。”我还是沉默,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说:“那你不回家在这里干嘛?”“跟朋友逛街啊。”雷家香语气还是有点冷淡,我说:“明天你去干嘛?”雷家香笑了笑,那颗黑痣在她脸上颤抖。“跟朋友逛街啊。”她依旧这么答。吃完夜宵回来,她说:“你吃了什么啊?”我说:“吃饭。”雷家香愣了一下说:“喔,对啊,你们包吃,呵呵。”我表很不自然的笑了笑。下班回到宿舍,梅子和连香她们已经起了,打算今天去买票,考虑到我刚上完班回来,她们打算去帮我买票。我说:“梅子,我告诉你一件事。”梅子边梳头边看着我,连香也看着我,我说:“微暖不要我了……”说完我居然趴在被子上哭了,她们在讨论,我哭完很想笑,有点想念安心,那个曾经告诉我,伤心即使告诉别人,别人也不会在乎的男生,他曾经警告我,以后要坚强。我的安心,对不起,我不坚强了,想起我们也很久没联系了,我又很想大笑,走着走着就散了,其实微暖也是,露儿也是,孟琪也是,易泽也是,顼哥也是,在恩也是,轩也是。十四或许也是。大家都是。如此凉薄的世界,谁还在顾忌谁会难受。(ps:我一直在努力适应这离开的节奏,最后拾起的记忆告诉我,不是所有努力都会成功。苏玉璃读者后援群177867725,心疼我还不加群安慰安慰我,你好意思麽。)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