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小情绪

    第55章小

    子平淡无奇却令人困倦。我们的生活总是那么出其不意的拥有点什么,失去点什么,我不是神仙,也会世俗的觉得,钱很重要。早上和一霓去打卡拿早饭,又是万恶的面条。我一下没端稳,碗摔在地上,一霓说:“这下可真是吃毛线了,我分点给你。”我摇头,捡起碗就上宿舍,心好抑郁。上到宿舍,发现宿舍门锁了(没有钥匙的),然后我蹲下来,拿起碗,愣了一下,“!”碗居然摔烂了,这么贵才用了这几天。我随手一扔,抓了抓头发,烦躁的想死。刚好风问我是不是出来工作了,一直质问我,还要我回家,本来心里就烦躁,他这么一说,瞬间我就生气了,他打电话我就不想接,看都不想看。一霓拿着酱香饼回来,我说:“不知道谁把门锁了。”一霓直接踹门,“我艹,什么意思啊?开门卧槽。这里还有两个上夜班的呢!”我淡淡的说:“没用的,她们上班了,里面没有人。”一霓说:“什么人嘛,。”我心里郁闷得不行。然后一霓怒气冲冲的下楼了,我们住五楼,宿管在一楼。我给连香发信息,我说:谁把门锁了?我们进不去了。连香回了个电话过来,果然是她锁的,说实话,这时候我真的太无奈,明明知道没钥匙,还锁门。我们上夜班的熬了十小时,累死了还没得门进,,今天真tm衰。一霓回来,说宿管待会就来,我说::“是连香锁的。”“妈的,她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一霓正在气头上,我说:“可能她怕丢东西吧。”一霓更火了,说:“那她怕丢东西就可以不用管我们啊?,那我待会把门锁了不让她们进看她们怎么想嘛,tmd。”我没说话,然后宿管上来了,她拿错了钥匙,一霓就跟下去拿钥匙。这时我气消了一点,风发信息叫我回家,我说:既然决定了出来,我就绝对不会就这样回去。确实,我的固执一直都在,从来没有为谁改变过。就算是易泽,轩和露儿,我也不会为了他们而改变。我一直都我行我素的要做我自己。想起我没来到这里上班,还是上课的时候,有一天上空间,看到有留言,本来呢,留言是没什么,基本每天都会有广告什么的。结果进去一看,是我很多次试图进她空间却没有权限的,离开的人。她说祝我当一个好护士。我当时心里五味杂陈,本来我自以为如我所想,只要她回来,我就会忘掉一切,原谅她,只要以后可以好好的,因为我她。可是当时我看到,心里却很难受,只是看到那个网名,看到那句话,就好难过,记忆一下子被全部打开,说不出的痛苦。这时一霓拿钥匙回来了,她开了门,我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去接了水,洗澡。那一天露儿重新在我脑海里出现,尘封的一切也被弃在风中。水流过我敏感的皮肤,因为度而有了浅浅的红色。洗澡间的雾气迷蒙了我的眼。我上qq时,刚好十四初恋女神回来找他聊天,他在那摇摆不定,我突然明白,这东西,真的不会因为时间过去多久而完全淡得看不见,像我这种人,居然也会动摇,像十四这种人,居然也会纠结得不行。最后十四先释然,和他女神聊天去了,只剩下我在凌乱。水渐渐的少了,冷冷的空气侵蚀着原本有了温度的洗澡间,我回过神来。洗完澡出来,我躺在上,第一次有想哭的感觉,这时候唯希如果在,她一定会陪我喝一杯吧。十四决定去聊天以后,我翻来覆去的不得安宁,想着露儿,想她给我一个解释,否则我的强迫症会让我像记住易泽一样记住她,一辈子都忘不掉。我拿起手机,给她发信息。她回了我的信息,我说想让她给我个解释,而露儿似乎真的很明白我想要什么,不肯解释。我不傻,当即说了永别,她说你还是这么固执。我笑了,回:嗯,没变。我想到她说的,有些东西,已经不在了。是不在了,可是不是我毁掉的,是她自己。就如我的依赖,我当初的信赖,也随着她的不辞而别而死去。在我打出永别两个字的时候,心还是在闹腾,在抗议。我苦笑着点了发送,我发过誓,不再为这个女人哭。既然不见的那些东西重要得你连句道歉都没有,连句解释都没有,那就不犯了,我突然有点想念小琪了,我突然后悔当初默默的为了她做了那么多,为了她忽略我的柳柳,忽略我的罗罗,忽略我的唯希。我为了她删掉千妞,尧尧,龟龟甚至更多。我为了她跟小白为敌,我为了她哭过那么多次。因为她申请的qq号每天对那个好诉说我的想念,每天的晚安,每天心灵的刺痛。因为她而写的歌,发的无数帖子,写的文章,志,说说。我那么当真,她那么狠心。转了个面对雪白的墙壁,说是雪白,其实有很多污渍,还掉了些墙皮。今天想起来,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个###。中午,一霓又想叫我起开门,我本来心就不好,于是没理她,门外的咋咋地,懒得理。结果一霓忙穿上衣服开门,我心想这姑娘心眼也不坏。下午起整理好自己,我和一霓下去吃晚饭,吃过后坐在散烟区,她那坐姿超强悍,岔开腿,一只在凳子上,一只在地下,看电视,我就看人家打篮球。差不多该上班的时候,球场上有个男的退场,经过我这里的时候,一直看着我,我也看着他,心想:瞎了我的眼,原来长得这么“**”-_-||结果那男的倒回来了,问我qq号。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他问了四次,走了。他走了以后我发现自己起了一鸡皮疙瘩啊,尼玛,太“**”了,lz要被他给吓得灵魂出窍了。当然评论别人相貌是非常不好的行为,各位小朋友不要模仿。再说一句,长得真心醒神,-_-||挂墙上估计可以辟邪!好了不说他了,继续。打卡上班,经过二楼的镜子,正想看看我帽子戴歪没有,结果从镜子里看到了个更加能辟邪的男的!当时我反应好快,立刻转就走,我估计这一个晚上我都不会犯困了,太tm醒神了!故事到这里,大家应该知道了一件事,我们这间厂绝对没有鬼。。。刚坐下来不久,我就开始叠泡棉,然后我听到龙上的钥匙声,我没回头,他扯了一下我的帽子,我就听到他哥们(前面贴大泡棉的)说:“大庭广众之下要注意一下影响。”我就说:“打架都不让啊?”这时刚好上班铃声响了,他就没说话。然后直接忽略我的话,说:“龙哥一直调戏人家小妹仔。”龙说:“tmd,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其实我想说,龙真的什么都没做。。谁调戏谁还不一定呢。龙说:“今天怎么贴这么慢?”我看了他一眼说:“状态不好。”确实是,感冒好几天了,然后今天还憋屈一整天,下午还看到两个丑八怪(不该这么说话的,应该是看到两个被毁容以后的潘安),心压抑,我决定明天给老爸打电话。(ps:苏玉璃读者后援群177867725.)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