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新的朋友

    第44章新的朋友

    就这么让心碎着感觉也好的。可是有些时候,事与愿违。

    在我已经没任何心时,微暖加了我,他说他是青檬的,我不相信,于是让他证明。很快我就和这货成了哥们。

    他嫌弃他名字,让我给他取一个,我说:那我们取一个兄弟名吧!他说好。

    我微微一笑,说,那你叫微暖,我叫浅凉。

    原本微暖才是女生名,可我感如此凉薄,于是我选了浅凉。

    当初很要好的哥几个,现在他们也忙得不可开交,阿洛已经消失好几个月,小蜜蜂偶尔聊聊,迟雨实习去了,没空搭理我,小芒果高三了,正是紧张的时候。我感叹啊,曾经我们天天腻在群上聊天,眨眼就变成这样了。正是这时,微暖的出现也解救了我当时已经绝望的心。我们俩开始交心。

    我跟他聊到我的部分过往,他说浅凉好坚强。

    谈起理想,他说浅凉好善良。

    我笑得忧郁,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一定也会失去他,上天不会对我伸出援手给我幸福的,就算给了,也一定会收走的。

    每天晚上23点过后,我们在qq上说话,那种感觉很不错。

    有一天晚上,微暖说谢谢我,把他解救了。我问起,他说他一直放不下他前女友,因为我,他偷偷把她删了。

    其实忘不掉,又何必欺骗自己呢?

    微暖,我们是兄弟,我不在乎你有没有女朋友。

    高谈阔论间,已经形成一种习惯,一种依赖,一种默契。

    微暖说,他有点我了。

    看到这句话时,我的脑袋有点懵,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终究,我让他成了我其中一任老婆,我说过,我流氓。我告诉过自己,不要犯忌,跟老婆是不可以有其它愫的。越发依赖,这纯粹的兄弟越发变味。

    微暖说:浅凉,明年来武汉吧,我带你走遍整个武汉。

    我说:好啊,我的哥哥也在那里。

    我心想,等我有出息了,给爸爸买了房子了,就去找我的幻儿,梅梅和樱樱,还有宝贝残儿,薇薇她们。

    我说,明年你高考完,我就去找你。你一定要努力喔!

    他说,会的。

    整个世界,鲜花遍地的感觉,好久没有这么美好。

    轩,如果我去找你,你还会在原地等我吗?

    轩……

    当晚做了个梦,梦到轩和易泽回来了,他们伸出手,要我作选择。

    猛的睁眼,发现自己大汗淋漓,我拿过手机看时间,三点多。口渴难耐,爬下去饮水机那倒水喝,听到舍友讲梦话,水杯都差点扔地下了,我低咒:“妈的。”

    打开灯走进厕所,倚着墙壁叹了口气,这个世界和现在的生活让我好累,我还要撑到什么时候?

    蹲下来,抱住自己,这里才是梦境,等我醒来的时候,妈妈在边,一家人还很幸福,易泽会摸摸我的头发说,傻瓜,别怕,我不会离开你的。

    顼哥还是很疼我,张子雪没有背叛我,我没有伤害那些喜欢我的男生,贤没有喜欢我,我没有玩过那游戏认识那些人……

    直到手臂湿了,我笑了,在梦里哭了么。

    第二天,课室里的我异常郁闷,总感觉浑不舒服。我突然想起刚来那会,有人警告我别太拽了,否则就动我,那肯定是我们班的,我往周围看了看,皱起眉头,看谁都很有可能。动我……

    我笑了,真希望那个人快点出来动我,好久没打架,肌都他妈萎缩了。我和唯希说我有点喜欢微暖。她让我给自己点时间,看清自己的心。

    她知道,我不可能就这样忘记易泽。

    微暖说,每晚喝一杯牛,我周末立刻出去买来。

    他说要粉才好。

    我立刻买粉每晚积极的泡牛

    他说泡脚对女人好。

    我二话不说就去烧水,每天晚上睡前颠的去弄水泡脚。

    他说盖好被子,我总是小心的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谁都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

    我那么努力。

    也那么累。

    可是我愿意。

    如小琪所说,苏玉璃你就是犯。。

    我说,微暖,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请记得提前告诉我。

    微暖说:我不会的,不会有那一天的。

    世事难料不是么。

    然后微暖说,浅凉,我想给你写信。我笑了,把地址发给他。

    我说,微暖,我也想给你写信。

    微暖把地址给我。

    我打开信纸,戴上耳机写第一封信。

    第一封,写给微暖的书。

    写着写着我开心的捂着嘴偷笑,不知道微暖收到信会不会觉得我字丑,想着就好玩。

    芷莹看到,问:“玉米你在写什么啊??”我说:“写信。”梅子从上蹦起来,说:“哟,玉米还写起信了?是不是写给我的?”我说:“不是。”梅子笑着说:“那就是写给那个深暖的咯?”我白了她一眼说:“滚滚滚。”

    深暖。。。要是微暖听见了……然后我神经病似的笑起来,她们也跟着笑起来,笑到后面我都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笑-_-||

    破手机在被我摔了n+999次以后,终于坏了,我那个郁闷啊,不是耐摔么?骗纸……-_-||

    打电话给冷儿老婆,他接通说:“上课呢,怎么了。”我说:“什么时候回来?”“额……我今年不回去。”冷儿迟疑了一下。我说:“可是就快我生了……”冷儿说:“璃儿……”我打断他的话,“嗯,没关系,先这样吧!挂了。”我挂断电话就想哭,连冷儿,在有了女朋友后,也不想再跟我有来往吗?

    紧紧的握着那部已经被摔得不成样子的手机……“啪”的一声,手机摔在地上,用力的握紧,原来也会不自的放开。

    晚上心不好,在青檬读者群聊天,认识一个叫晴的女生,我们以姐妹相称。

    开会时,我静静的看着。

    微暖找我,我都有点不想搭理,心不好时,什么也不想干,就想发呆。微暖给我说带颜色的话,我郁闷的快死了。如果是别人和我说那些话,我就一句草泥马,然后拉黑删了。只是,是他就棘手了。

    迟疑了一下,叹了口气,我决定不发脾气。他不知道,我第一次不怪罪一个,触碰我原则的人。

    (ps:只有欺骗这里才是梦里,我才有勇气活下去。有些沉默的珍惜,却不被珍惜。)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