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黑暗的挣扎

    第34章黑暗的挣扎

    我想了很久很久,然后哭了出来。

    黑暗的角落里,我在瑟瑟发抖,可惜再也没有谁会像轩一样的安慰我,他会不会以为我是故意不理他,会不会…

    __我以为这样的生活就可以让我好过一点,可最终仍然逃不过痛苦的折磨。

    我深呼吸了好久,然后爬起来去洗手间洗脸。镜子里的自己还是那一副模样,有易泽喜欢的清纯,有轩喜欢的温柔。可是,没有人会再陪着我,我咬紧了嘴唇,以为这次也会见到鲜红的血液流出来,却没有。取下挂在墙上的毛巾擦脸,毛巾很干,摩擦得我的脸很疼。

    待了好一会,我才走回房间,爸爸的鼾声清晰的回响,我关了灯闭上眼,心想妈妈啊,你快出现吧,快回来找我吧!

    慢慢的睁开眼睛,月光洒满了房间,却只有我一个人的影子。我笑了,眼泪模糊我的视线,我仰起头想把它倒回去,可是,泪水从眼角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被月光忽略的那张桌子上,摆着一本缺了封面的新华字典,那是妈妈给我的。

    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晚上噩梦一个完了又一个,直到暖暖的阳光温柔抚摸大地,噩梦才弃我而去,我终于安逸的睡着了。此后每一晚都在噩梦中醒来,无数次,重复同一个场景,我梦到的,不过是妈妈死时的模样,一次次失去,每一个夜都成了我的噩梦。

    一声尖叫划破了夜空_“啊!”

    却不是我的,我也很想像那样子,大声的吼出来,可是,却没有。

    我听到狗开始狂叫起来,似乎在不满那个尖叫的人打扰了它的美梦,我倒是向往有一天,我能那样肆无忌惮的喊出来,不用担心那样会让朋友心疼。

    仍旧经常出去疯疯癫癫。

    然后在深夜里一个人失眠。

    没有人知道,我讨厌现在的子,无比的讨厌,我不喜欢爸爸对我漠不关心,我不想去医学院,我不想姐姐们鄙视我,我不想…我不想的太多,然而无力改变,想要嘶声叫喊,告诉大家,我不要。

    最终我也只是沉默的接受了,我懦弱…

    其实我们去找过暑假工,我和欧欧去找了两天,都没有结果,我没有办法,只好在家潇洒。这个世界真是你想做什么它就越不让你做什么。

    苏玉璃,你败了。

    在二姐姐的宿舍,我没找到工作,只好在那里住几天。那天我要去报名,我穿上姐姐那件黄色的t恤,青色的运动超短裤,一双白色布鞋,很奇怪的搭配,然而我也没办法。出门的时候,姐姐在上班。我走出来,漫无目的。我决定走路去找到我报名的地方,于是我开始走。

    我走了一会,那天下雨,我没有撑伞,在过马路时一个腿脚不方便的阿姨拿伞遮住我。她用粤语问我,怎么出门不带伞?我笑了笑,扶住阿姨说:“嗯。”过马路时她问:“你去哪里呀?”我愣了一下,因为心其实不太好,然后我还是说:“医学院。”阿姨心的告诉我在哪个方向,过完马路时,她语重心长的说:“丫头记住,嘴巴是用来说话的,很多东西,该问的一定要问。”

    我说:“知道了,阿姨你路上小心点。”阿姨转走,然后回头说:“记住等下要问其他人啊!”我点头,有些感动。等阿姨走远,我才开始继续走,很多人看着我,大概是觉得我是神经病吧,这么大的雨不带伞,走路不知道去哪里,衣着这么怪异。可我不在乎,我只希望我心里轻松一下,我想走,就走。

    我拦下一个路人就问:“叔叔你好,请问你知道医学院在哪里吗?”他看着我说:“喔!我不知道啊!你去问别人吧!”我说:“喔,谢谢。”我头也不回去问别人,问了好几个才问到大致方向。又有个阿姨说:“你这妹子这么不体,都淋湿了!你坐车去不好吗?从这里走到医学院至少还要一小时。”我笑了,说:“没关系的,偶尔淋淋雨走走路还能增强体质。阿姨,请问在哪个方向呀?”阿姨无奈的给我指了方向,然后说:“记得回来的时候要换衣服啊!”我礼貌的说了句:“谢谢阿姨关心。”没有走一个小时,我走得很快,走了两次错路,到的时候看表(我那会还戴表),也还差八分钟才到一个小时。雨已经差不多停了,旁人也收起了雨伞,我走进医学院大门,漠然的走进去,无视一切。找到报名处,上去填表交了一千元,然后往回走。

    一点都不觉得累,可能是从小在农村锻炼到的。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脚底就钻心的疼。第二天旧病复发,小腿疼,不觉得多疼,一点点而已。二姐姐回家了,我一个人在她宿舍。我要去某位同学那里拿行李,那会和那同学闹别扭,然后她叫晓云。

    还是走路去,提到行李我就走了,回来的时候,我迷路了,我跟唯希发信息,说我迷路了。她很着急的问我附近的标志建筑物,我也是轻描淡写。

    迷路就迷路---

    结果我忘记姐姐宿舍在哪里了,一干二净,我睁大眼睛看着一栋栋楼,没有我任何熟悉的地方,我很绝望的发现,我没记住什么,住了几天又如何,一丝一毫我也没记住。

    给二姐姐打电话的时候,我随便找了栋楼坐在楼梯口,有个二十岁左右男的开门出来,愣了一下,可能是看到我提着行李坐在他家门口吧,他表很奇怪。然后我无视他,他说:“小姑娘,你…”我说:“借坐一下。”

    不记得坐了多久,二姐姐让她同事把我带回去她宿舍,我记得那女生惊讶的看着我说:“住这么多天都不记得怎么回宿舍啊?”我只是一笑带过,这个地方,不值得我记住。

    我想着想着,趴在姐姐上哭了起来,那我怎么就清楚的记住了轩存在的那里,清楚的记住了那么多。

    给我一个如此美好的开头,过程也那么令人向往,然而结局却那么寂寥,我宁可轰轰烈烈一些的结束,尽的去伤怀,我也不要像现在这样,找不到,丢不掉,忘不了。如此折磨---易泽是这样,轩也是这样。

    为什么都要我来承受呢?

    无声

    心痛

    哭泣

    自残。

    我独自一人在黑暗中挣扎。

    (ps:这么平平淡淡出乎意料的失去,痛苦反而更恒久一些,因为你始终相信他会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