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谁在心碎

    第24章谁在心碎

    天气冷的,贤跟我逛街的时候,他带我去吃火锅,我想起易泽做的饭,也想到轩给我吃过的饺子。贤说:“笑什么呢?”我摇头说:“没事。”贤给锅里添了新菜,然后接电话,说:“草莓说要过来。”我抬起头说:“好啊。”贤没说话,只是用勺子搅拌了一下未熟透的青菜。

    这样平平淡淡有男朋友一起吃饭的子,似乎也好的。

    草莓姐带着她男朋友一块过来,我说:“石哥,草莓姐,来啦。”草莓姐笑着递给我一盒水果糖说:“喏。见面礼。”我笑着打了她一下。石哥也坐在她旁边,说:“玉璃,最近怎么样?”我点头,说:“一般般,好的。”贤叫人添了两副碗筷。

    聊着天吃着饭,我们这顿饭一直吃到了下午,付账以后,我们两对侣牵着手出门,贤帮我戴上手,牵着我走出去,石哥说:“小子很体贴嘛。”,草莓姐瞪了石哥一眼说:“还好意思说啊!”贤只是看着我笑了笑。我说:“他对谁都这么体贴的啊。”心里还是暖暖的,我也不过就是嘴硬。

    贤送我回家,我们坐李哥的车回去,草莓姐眼里有些忧愁。我明白,她是担心我和贤走不下去,但我现在已经喜欢边有个贤了,她多虑了。

    下车的时候,他说:“照顾好自己。”我点头说:“嗯,你回去吧。”他关上车门,说:“李哥,走吧。”车缓缓的开了,然后慢慢的开远,我手机震动了,是贤的短信,他说:快回去吧,小心着凉了。

    我感觉有点难过了,他这么好,我怎么能这么对他呢?可是我又难受于我现在的精神依赖,离不开。我给轩说我有男朋友了。他没回短信,一天过去…两天过去…三天过去…我受不了这种感觉,给他打电话,居然是关机。他在躲我吗?

    再去贤家是他下厨,他的家人都在,他妈妈很好,一直对我嘘寒问暖的,他爸爸虽然比较严肃,但还是不错。他爷爷对我也很好。不知道这样是不是见家长,总之我感觉我和贤,就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除了牵手拥抱,聊天吃饭,根本没有其他什么。连接吻都没有,其实我讨厌男生接近我,但是我不讨厌易泽和顼哥,也不讨厌轩和贤。当然还有在恩他们我也不讨厌,只是还是不想靠得太近。

    奇怪的是,他们都能理解我。

    有一次易泽送我根项链,白金的,他给我戴上的时候想亲我,我不自然的闪了一下,被他敏感的发现了,说:“怎么了?”我说:“我还不想这么小就跟人接吻。”易泽笑了,他说:“好,那我尊重你。”此后他没再想亲我。就是想,他也会先跟我开玩笑,我乐意就乐意不乐意就不乐意,其实我还是比较希望他不要问我的,女孩子多那啥啊。

    我以为我们感就这么稳定了,连家长都见了,当然,没见我家长,要是见我爸,我爸不抽死贤才怪呢,不定还得抽死我。

    然后我才知道,他还是要离开,还是要出国读书。最后,原来他要在十八岁的时候和妮妮订婚。

    他说,他只是不希望他的感,一片空白,他只是希望,能真正去喜欢一个人。他做到了。可是他说,他放不下了。

    他爷爷说:“这是订好的!不许胡来!”贤第一次冲动,他吼道:“我就是喜欢她,我不想和妮妮订婚!我不会同意的!”他爷爷气得坐在沙发上,原想向我发火,看到我后又转开头,只是沉沉的叹了口气。他说:“你以为我不喜欢小璃做我孙媳妇吗?只是,这些事不是我想就可以的啊!”我的头有些昏昏沉沉,我说:“爷爷,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站起来,贤惊慌失措的拉住我,失去他一向的镇定。

    我有些心疼,有些舍不得,我抱住他,忍不住哭了。很久,我的头更昏了,我推开他说:“分手吧!听爷爷的话,别气他了,我走了。”贤看着我,然后他的眼泪掉下来,砸进我的心脏里,痛得要我的命。贤说:“我可以不要所有,我想和你在一起!”我看到爷爷又怒了,我惨然一笑,说:“有那个必要吗?”全场默不作声。我说:“我不愿意为了你而抛弃所有,所以对不起。”

    我离开的时候,听到了心碎裂的声音,不知道是我的,还是他的。再见了,我的舍不得,不被祝福的,是留不住的。何况,我们怎么懂得什么是呢?不过是依赖。太当真。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到家的,我回到家就一头栽到上睡着了,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其实我以为我不喜欢他,我以为我会不难过,我以为我会深吸一口气,终于不是因为我的原因分手了。可是,为什么会那么难受…

    我咬住手臂想让自己好受点,直到血腥味占据我的口腔,我还是很难过。

    我打电话给轩,接通了。

    “喂?”

    “嗯,璃儿。”

    “我难受。”

    “我给你唱歌吧。”

    “好。”

    “你我跟随着节拍,哦,为自己喝采,哦,现在我主宰,让音乐把所有悲伤都替代。很痴的人太多,盲目得太深刻,比如说,曾经的你和我,onno,太多与恨交错,每次都难分难舍,到最后,不还都是过客。”

    我笑了,说:“是陈旭的启示录。”他说:“嗯,你也会?”

    我说:“嗯。我会。tellmewhyidon'wantsaygoodbay你为什么看不开,还有什么不明白,管他有没有人,哦,受不受伤害,哦,只要我自在一切烦恼全抛开,你我跟随着节拍,哦,为自己喝采,哦,现在我主宰,让音乐把所有悲伤都替代。”唱完后,我们都沉默了。

    轩说:“可是我们都做不到歌词里的那样。”我说:“嗯,我失恋了。”轩笑了,说:“看来这首歌适合慰藉你现在的心啊。”我流下眼泪,他说:“你哭了吗?”“喔,没有。”我还是嘴硬,轩说:“如果想哭…就哭出来吧。”然后我就哭了,哭得很壮烈。(ps:别问我为什么而哭,因为我也不知道。求支持求动力,勿拍啊亲。)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