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干干净净

    第23章干干净净

    无限难过的那会我认了个哥,叫斌,他女朋友叫小丽,认识的时候他们是在一起的,然后我看他们分手了,又和好,又分手,然后小丽又另外的男朋友了。其实我们都还是网友,和斌哥见面的时候我带着唯希一起,我们在火车站碰面,见面后,我们就去吃饭。斌哥哥很温柔,他送我见面礼,是两件外。聊天聊了很多,具体是什么已经不记得。

    这时候顼哥给我打电话,我手机坏了,常自动关机,顼哥终于受不了一头黑线的说:“哥给你买个手机吧,这么用不是办法,这礼拜我去找你,你学校叫什么?”我说了后,又自动关机了,无奈啊。

    那天顼哥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出去,我那个激动,已经很久没见他了。走近大门,听到他说_喂!某班的某某某呢?!我赶紧跑过去,拽住大哥就走,我说:“哥,这是学校。”顼嘿嘿一笑,说:“别生气嘛,妹妹。”我白了他一眼,跟他走到河边。顼哥给了我一台手机说:“给你,看喜欢不。”我只是接下,并没有看。顼哥坐在那,说:“想哥没有?”我点头,说:“很想你,也很想在恩他们。在恩呢?”顼哥笑着说:“在恩那二匕啊,忙呢。”

    聊了会儿,顼哥说:“这礼拜哥带你出去玩,去吗?”我摇头说:“不去,家里走不开。”顼哥说:“鄙视。”我推了他一下说:“你说什么?”顼哥笑着说:“我真没说什么。”我又白了他一眼。

    顼哥送的手机太高科技玩不懂,没出一个礼拜就被偷了,如果被我知道是谁偷的我就灭了她全家。然后另一个人又给我邮了部手机过来,我找小丽姐姐跟我去南郊拿,也就是这时候,我喜欢听“活埋”这首歌。小丽姐姐帮我下载的,见到她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因为之前我在很伤心想死的况下给她打电话,她劝我的时候声音很甜,我以为是小清新的,没想到是个化妆的女生,但她还是不错的,牵上我的手,很亲切的和我说话。斌哥也知道我和小丽关系好,也没说什么,那时他们分手有一段子了。

    拿了手机是去小丽家,小丽给我炒面,她直率的,我感觉和她好。

    回家的时候我在车上和小丽聊天,我和斌哥说我去了小丽家,斌哥没多大反应。然后我给顼哥说手机丢了的事,他说:卡还在没有。我回:还在。他回:那就没问题了,我再给你买。我说:不用,我已经有手机了,别人又给我送了台。顼哥没再回。

    第一年没有妈妈的节到了,家里完全没有过年的气氛,草草吃完饭该干嘛就干嘛去了,我心里还是比较不好受的,因为有太多事压着,那会特别放不开,总是想着易泽,想着妈妈。烟花散在夜空里,点缀得很美,我呆呆的望着,眼角逐渐的有了泪光。暗暗发誓,过三年,给我三年时间,成年后,我就不再难过。我一定会愈合…一定。我低下头整理了一下自己,就给唯希她们发信息,然后出去玩,似乎这样疯狂能让我心里好受一点点。

    贤发来短信祝福我,他说已经回到我们这里了,我看了,就给他回说:什么时候出来见个面吧。他回了个电话过来。还是很温柔的那个声音,他说:“玉璃。”我说:“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说:“昨天回来的。你在家好吗?”我说:“呵呵,没什么好不好的,都差不多吧。”贤仍然不温不火,很柔和的,轻轻的,清晰的吐出每一个字。

    突然我又犯二了。

    我说:“诶我说,你还喜欢我吗?”贤大概是被我问愣了,他说:“别开玩笑了。”我说:“喔。有女朋友了?”贤笑了,说:“呵呵,没有。”呵呵似乎是很虚假的笑,你甚至能背出每一个音节,我们也能听出每一个起伏。

    贤正色道:“你呢?有男朋友没有?”我流氓病犯了,说:“不就是你吗?嗯?”然后他说:“嗯。”我们又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在一起了,就因为我犯病,然后我们在一起了。

    仍然在每个游戏里注册帐号找易泽的号,却仍旧一无所获,想来已经找了这么久,真的很累。

    和贤见面,他还是那副斯文模样,他的干净让我想起了轩。我就喜欢这种干净的男生,跟他们在一起时我才不会邪恶,偶尔也调戏一下他们。贤用电脑和他双胞胎弟弟视频,他弟弟很阳光,和他有差不多相同的脸,他叫真。

    觉得双胞胎真是好玩,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自己,真是美妙。然后我和他弟弟聊得很嗨,他坐在旁边轻笑。

    柳柳和欧欧都知道贤的存在,红茶应该早忘了。我们上了网就去他家的跳舞房,看他跳舞,只有在他跳舞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他是真实存在的,很动感,也很帅。我说:“贤,去打篮球吧。”我喜欢打篮球的男生,他关掉音乐说:“好啊。”

    我坐在一旁看他和他几个朋友在球场上雀跃,我托着下巴,幻想那是我的易泽,他还是他,他在我边,他没有离开,他在打篮球。可是,那是贤,我这样对他很不公平。我很喜欢贤,不管是不是,我还是不愿意让他受到伤害。忧伤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上贤的号和他号上的女孩聊天,发现他一如既往的遵循我以前说过的。我说不给开视频,不准问电话照片,不准和女生走太近。很感动。

    贤仍然是那么受欢迎,总是被追捧着,我想起了轩,想起了易泽,想起了很多。

    贤给我买巧克力,我买了一盒榛子的,一盒纯黑巧克力,贤说:“你喜欢这两样?”我点头说:“很好吃。”贤摸了摸我的头,我想起易泽也常摸我的头。这样是非常痛苦的,心里装一个,怀念着一个,拥有着一个。

    然而他说,他很幸福。

    (ps:我也不想说那种感觉有多纠结,这真的不是花不花心的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